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四章 冯卫

第四十四章 冯卫

  这一通折腾下来,已经是下午5点多的样子,我和承心哥也没先急着回住的地方,而是径直走向了所谓的食堂。

  在食堂,根本就没有我们想象的学校食堂的样子,什么一盆盆的菜啊什么的,有的只是稀稀拉拉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饭盒。

  我和承心哥并没多说什么,而是走向前去买了三个饭盒,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个荤菜,一点儿榨菜,饭也不多。

  “这盒饭恐怕我一顿吃4盒也吃不饱吧?”我感慨的对承心哥说了一句,其实修者的食量很大,因为身体需要的能量比较高。

  承心哥还没来得及答话,这话却被卖饭盒的大师傅听见了,他大声说到:“爱买不买啊,反正每次开饭时间就提供4000个盒饭,你以为凭着外面那条快荒废的土路,拉东西进来容易吗?你以为掩人耳目的打点相关部门容易吗?这特么就是成本费!要吃饱吃好,可以,那边有小间,500块钱一桌,4菜一汤,随便你来几个人。”

  这大师傅的脾气还挺火爆,我和承心哥可不敢争辩,提着盒饭赶紧走了。其实细想起来我们也能理解,除了两大组织,其余人都是从山上绕行而来,为的是掩人耳目。

  而两大组织虽说利润丰厚,但在这荒郊野外的运送一些生活物资进来也不易,他们可不能掩人耳目,只能疏通关系......

  提着盒饭回了宿舍,沈星竟然没睡,还倚在床头看书,承心哥把盒饭递给了沈星,沈星笑吟吟的接过盒饭,问到:“买的肉疼吧?”

  “还好吧,幸好我们带了一些干粮,方便面什么的,饿了就用那个对付对付呗。”承心哥打开盒饭边吃边说到。

  “如果你想赚钱,这可是个好机会,我记得没错,每天午饭,晚饭时间总有人兜售这些东西的,不便宜,也比盒饭便宜很多吧。再说这些盒饭数量不多,卖完也就没有了,这里的富豪啊,修者有钱人那么多,还挺供不应求的了。”沈星斯文的吃了一口饭进去,然后评价到。

  “算了吧,我自己还吃不饱呢。再说,我们得罪人了,好像挺有权有势的,我们去干这个,说不定人家就逮着整我们了。”我一边吃也一边说到。

  这话引起了沈星的注意,她放下盒饭,说到:“不是告诉你们一切不要莽撞吗?你们怎么得罪人了?”

  这时,我已经吃完盒饭,随手把盒子扔到了一边,然后重重的往床上一躺,说到:“有些时候吧,不是你不去惹事儿,事儿就不来惹你的。遇见了咋办?难道装孙子?”

  沈星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说了一句:“等下吃晚饭,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儿吧。”

  承心哥埋头吃饭,闷声说到:“我们也说不清,等下有人会来给我们说一点儿情况,到时候一起说吧。”

  沈星倒也不急,就淡淡的说了一声好。

  ————————————————分割线————————————————

  晚上8点多,天已经是完全的黑了下来,整个营区也陷入了一片安静。

  在这里的鬼市是晚上11点以后开始准备,12点之后才正式开始的,所以在上午还有晚饭到12点以前这段时间是特别安静的时间,因为人们需要睡觉和休息。

  连日的奔波,让我已经很累了,原本说等着吴老二过来,却不想一躺下去就睡了过去,最后还是沈星把我推醒的,当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吴老二已经到了房间。

  “大哥,可是吓死我了,敲好几下都没人开门啊,幸好这位姑娘帮我开了门。”说完,吴老二咧嘴一笑,露出了黄黄的大板牙,那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可我知道这小子的人品还真的不‘猥琐’。

  起来擦了一把脸,我清醒了很多,刚转身想问吴老二话,却不想吴老二从怀里掏出一包干饼,说到:“两位大哥,照顾一下生意吧,这么大一袋干饼,就200块,比别人卖得便宜多了。”

  承心哥笑呵呵的掏出500块钱塞给了吴老二,接过了那袋干饼,吴老二一下子就高兴,就是眼睛盯着那袋干饼,咽了两口口水。

  我看见了,不禁打趣到:“你小子不会把自己的口粮卖了吧?”

  “那算什么,最多饿三天,谁不想在鬼市有点儿收获啊?”吴老二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装作满不在乎的说到。

  承心哥打开那袋干饼,拿了两个给他,说到:“吃吧,不够还有啊。”我也顺便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吴老二感动的接过饼和水,使劲咬了一大口,又‘咕咚咕咚’灌了一口水,才含糊不清的说到:“两位大哥,你们对我真好,是真的好。我是孤儿,从小没人疼,师父打骂也厉害,别人瞧我这副样子不爱理我和我交朋友,客户一见我大多都觉得我是骗子。我还从来没遇见有萍水相逢的人,对我那么好的。”

  这小子,我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忽然就觉得自己拥有很多。人,在抱怨的时候,真的不妨想想自己拥有的,那样真的心态会平静很多。

  那么大的干饼,吴老二一共吃了三个才停嘴,我们也不催促他,等他吃完了,才说到:“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吧?”

  吴老二也不啰嗦,开口就说到:“两位大哥,你们这次惹上的人叫冯卫,平日里喜欢别人叫他狂世上人。他自认为功力高深,手段厉害,所以当得起上人这个称号。两位大哥,你们也知道,在这世上吧,不论为人怎么样,修习正统功法的人还是居多,不过走捷径,修邪功的人也不少,他们怕弱势,就组织了一个类似于邪修组织,这冯卫在邪修组织的地位可不低啊,属于比较高层的人了。”

  吴老二一口气就说出了冯卫的个人信息,我想起了黑衣人叫他师叔的场景,于是问到:“他和暗组织是什么关系?”

  “所谓暗组织只是一个临时的组织,反正都是一些行事不怎么光明磊落,做事喜欢不择手段的人组成的吧,就是为了怕利益被所谓正道的人独占了,这个圈子其实很复杂的,大家互相看不惯,互相没办法的事儿多了去了...总之冯卫所在的组织也是构成暗组织的一部分吧,所以他在暗组织也有一定的地位,所以说得罪了他在鬼市的日子不好过,你知道鬼市真正交易的时候很特殊的,你躲过了鬼市,出去他也必然报复你,修那些功法的人,总是有些心理变态吧,你别指望他是宽宏大量的人。”吴老二清楚的解释到。

  我和承心哥皱着眉头听着,沈星也在一旁托着下巴安安静静的听着,但都从吴老二的话里咂摸出来了滋味,一句话,就是抛开冯卫的个人能力不说,他的权势也是极其厉害的,总之惹上他,就如惹上了跗骨之蛆。

  我内心不停的在分析着,但当务之急根本就不是冯卫,而是林辰,于是我问到:“老二,你在下午告诉我的可以打架什么的是咋回事儿?”

  “你说斗法台啊?你不会要跟冯卫决斗吧?”吴老二大吃一惊,在他看来我那么年轻,去和冯卫斗,无疑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没有,是遇见一个仇人,他和我过不去,那就不如上决斗台解决了吧。”我淡淡的说到。

  的确,我不爱玩什么阴谋诡计,对于林辰这种人,不如就和他打一场算了,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就是了,当然我也不指望他能手下留情。

  “这个简单,其实圈子里的恩恩怨怨复杂,鬼市每次几乎是圈子里的聚会,难免就有仇人。你说仇人相见都是分外眼红的,这种事情你强行去制止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为了维护秩序,也不知道从哪次鬼市开始,就有了斗法台,交钱,只要双方愿意,完全可以上斗法台解决恩怨。大哥,你真决定上要斗法台?在那里是生死勿论的啊,你知道我们圈子里的人有圈子的规矩,这种死人,总是有人擦屁股,有人掩盖的,万一...”吴老二担心的说到。

  我无所谓的拿起一个干饼,咬了一口,说到:“没事儿,没有万一,快刀斩乱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