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章 赌斗

第五十章 赌斗

  回去的路上我和承心哥一路在说着交易的细节,说起这参精一事,真的是承心哥的运气,因为他是第一个闯进去的医字脉的人,而那老鬼找的就是医字脉。

  而且,让我惊叹的是,再差仅仅5年,这老鬼就三百岁了,就因为这5年促成了它见到承心哥的缘分。

  可这也是偶然中的必然,在道家里,最多的无疑是卜字脉和相字脉,因为这两样对天赋的要求低,入门容易,只要懂一些理论就可入门,不涉及到高深的术法一样可以混下去。

  排在最后的无疑是山字脉和医字脉,山字脉因为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民间流传的东西太多,有很多半吊子水,至于医字脉反而是最少的,一个医字是真的需要用时间去累积,学习起来也繁琐,还颇有些为他人做嫁衣的意思,真正的医字脉又要学习一些秘法,所以医字脉的人是最少的。

  由此,那个老鬼第一个遇见承心哥也不奇怪,算是他们共同的运气吧。

  而在路上,我也和承心哥讲了那个‘房中房’的事儿,承心哥也相当动容,无奈到现在我们加起来的钱也不够去那个什么‘房中房’,想着刘师傅要给我们的线索,也只能叹息一声作罢。

  要走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快凌晨2点的光景,但这里大多数的人还没回来,所以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只有一间屋子灯火通明的,我仔细一看,不是我们屋吗?

  承心哥摇头晃脑的说到:“大钱都花的麻木了,倒也不在乎5块钱一度的电了,女孩子一个人在宿舍,让她开着灯也好嘛。”

  我莫名其妙的望着承心哥:“没人在意她开不开灯啊,你在念叨什么?你是想对别人下手吧?”

  承心哥低头扶了扶眼镜,忽然转头眯眼望着我,眼中精光一闪而过,说到:“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我没准备下手,我只是想多了解了解。”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倒是前几天我多想了。

  结果,我刚走两步,一下子脖子就被掐住了,承心哥在我身后吼到:“不许和我抢!想当年,老子一不留神,你就把如雪抢去了!别给我说你也没得到,你们这样又是朋友又是暧昧的,也是一种一辈子。”

  也许修道之人对在一起的方式看得开一些,我哈哈大笑拨开了承心哥的手,两人一路笑闹着回答了宿舍。

  可是当我们进入宿舍的时候,却同时呆住了,因为我们看见一个人正大喇喇的坐在我们的屋子里,翘着腿,托着头,一手不耐烦的不停点在大腿上,等着我们——林辰。

  “是不是很惊奇我会在这里?”林辰望着我,忽然就张狂的笑了。

  我微微皱着眉头,干脆的倚在了门框上,对承心哥说到:“承心哥,你看,人和人就是有区别,你爱笑,那笑得叫一个春风拂面,有人爱笑,就笑得跟黄狗露牙似的,可怕的是他还自以为潇洒。”

  “是啊,我咋就笑得那么好看呢?改天教教那条黄狗吧?”承心哥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你们...”林辰‘霍’的一声站了起来,可恰好在这时,沈星不紧不慢的倒了两杯子水端给我们,说到:“看看你们,三十几岁的人了吗?还一路打闹着回来,我老远就听见了。”

  “你被狗咬了吗?”承心哥接过水,略微担心的问到。

  “没,我就一直在看书呢,没时间理会。爱进来就进来呗。”沈星根本就是无所谓,转身走进了屋子,我和承心哥也跟着进去了,根本无视林辰。

  林辰这个人或许张狂,但绝对不是傻X,面对我们的无视和调侃,他竟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整了整衣领,神色又恢复了瓶颈,其实他此刻的样子也颇有几分风度和男人气,艾琳会爱上他也不是没有原因。

  “陈承一,别老是做些嘴上无用的功夫,我来这里就是一件事儿问你,可敢一战?当然,按照规矩你也可以拒绝,但我就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出去说老李一脉山字脉的大弟子害怕了。”站在屋里,林辰就这样开口对我说到。

  我的心里早有准备,不然也不会问吴老二关于打斗的事情,就算林辰不提出来,为了可怜的艾琳我也会提出来,所以我内心是平静的,说过,事情找上门来,我们老李一脉没怕过。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对林辰说到:“你倒是好雅兴,鬼市不去,特地等着我,难为你了。”

  林辰说到:“排在后面,可没意思,我不着急。倒是你,陈承一,你应着还是不应着?”

  “就这样应着你了?那多没意思?你是手下败将,我不怕你去说!去吧,顺便把咱们曾经的战绩也拿去说说吧。”我心里自然有我的打算,我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答应林辰,我得逼逼他。

  “你...”林辰一下子就被逼到无言了。

  其实,我不算了解林辰这个人,但有限的接触,我总觉得他具备一个枭雄的气质,就比如他能隐忍曾经在肖承乾之下,他能果断干脆的放下感情,他也能压制自己的情绪,就比如刚才。

  可有限的接触,也让我知道了他的弱点在哪里,他总是想急着证明自己,他有着太强的自尊心,对个人的能力看得太重,当然这也许也和他上位有关。

  他们那个组织,内斗的相当厉害。

  “我怎么了?林辰,说起来,我真的不怕和你打一场,可是没意思,你是手下败将!除非你能打动我。”面对林辰这种人,只能越张狂越好,要狠狠的戳他的痛处,他才会上钩吧。

  “什么意思?”林辰死死的看着我。

  “给点彩头吧,我们都各自出点彩头。”我歪着脑袋,掏着耳朵。

  沈星看我这样子,‘扑哧’就笑了,说了句:“装流氓还挺像。”

  我哪里是什么装流氓,这是和师父一脉相承的东西,这个也是传承,丢不得,我用这种方式说出,带着点儿不在乎,可以降低林辰的警惕,外加如果我不出彩头,他也不会上当,他又不是傻子。

  “哈哈,好啊,要钱要法器随你挑吧,你又能给我什么?”林辰果然接了我的话。

  “你的法器我看不上,能有我师父的好?这样吧,钱,我们都各自出两万!我再拿出一件儿我师父传给我的法器,你就把艾琳交出来吧,你知道的,她和我有故旧。这就是条件,你不答应就算了。”我说到。

  “艾琳?”林辰的表情微微变了变。

  “是的,艾琳,这是必须的条件。否则我不会答应和你打!林辰,你别算计的太好,这里圈中人云集,你想借我一战成名,不付出怎么可以?你不答应也可以,艾琳不是我的女人,我和她的交情能做到这一步,也算不留遗憾,你自己看着办吧。”最后一句话是我故意说的,只因为我要按照林辰的思考方式来说话。

  对于感情他看得薄淡,别人这样的程度也还算合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其实我还是在乎艾琳的残魂,艾琳去世在十年之内,我还能想办法,让她的残魂重新聚回,时间耽误不得。

  林辰的表情变幻不定,终于他点头说到:“好。那就明天上午10点,鬼市结束,我等你。”

  接着他自己像不能克制情绪似的,忽然大笑了起来,从脖颈间掏出那个链坠,对着那个链坠说到:“艾琳,傻女人,看吧,我又出卖了你一次。”

  说完,他转身就走,我和承心哥看着他,忽然心情都复杂起来,那句话的意思细细琢磨不来,那句话的举动却怎么掩饰,都有些伤感。

  林辰走到门口,忽然又转身,望着沈星说到:“你这女人,明明是个普通人,却让那该是的陈承一逃过一劫,不然连那讨厌的苏承心也可以收拾了。真是讨厌!”

  可是沈星根本头也不抬,像林辰说的不是她一般,只是静静的看书。

  林辰也不会自讨没趣,冷笑了一声,走掉了。

  而我和承心哥面面相觑,沈星让我们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