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一章 斗法

第五十一章 斗法

  我和承心哥探寻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沈星的身上,沈星淡淡的合上书,伸了一个懒腰,说到:“什么也别过问,事情有了结果,就不必去探寻过程。我要睡了,你们还要在那儿傻站着吗?”

  我和承心哥无言以对,沈星这人,她不想说的事儿,你用千斤顶也撬不开她的嘴的,我和承心哥面对淡定的沈星,干脆连问题都憋回了肚子里,问了也白问。

  沈星和衣躺下了,承心哥一个回头就掐住了我的脖子,小声嘶吼到:“你个缺脑子的,输了我们哪来两万块给那什么林辰。”

  我被掐得咳嗽,推开承心哥说到:“老子长得比他帅,个子比他高,怎么看也没有输得理由,你别在那给我泄气啊。”

  承心哥听我这样一说,摸着下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了我半天,然后才说到:“唔,我还是去联系几个人吧。”

  “什么人?”我有些不解。

  “哦,我认识几个有钱的,寂寞的女人,我先联系好她们,免得输了没钱给。她们如果愿意帮忙付账,我就把你洗干净了送过去,总之是年轻小伙子嘛,精壮还是有的。”承心哥一本正经的说到。

  “我X!”我一下子扑过去,反掐住了承心哥的脖子,吼到:“说,哥们是不是比林辰帅?是不是比你帅?你就不要逃避现实了。”

  “宁死不屈。”承心哥‘咬牙切齿’的说到。

  然后我俩同时放声大笑起来,惹得在另外一张床的沈星叹息了一声,说到:“和小孩儿一起住,就是不省心。”

  我俩笑闹了一阵,同时半躺着挤在下铺的单人床上,承心忽然对我说到:“承一啊,可别输,那个斗法台生死勿论,林辰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说到:“你放心好了,这五年他在进步,我也在进步。没有把握,我是不会这样胡乱做决定的。”

  “嗯,我相信你。”

  “刚才谁说要把我卖给富婆的?”

  “哈哈....”

  ————————————————————分割线——————————————————————

  第二天我是被‘咚咚咚’的敲门声弄醒的,我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呢,沈星就已经起床开门了,但就我和承心哥睡得那跟猪似的模样,让沈星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真能,今天还要决斗的人呢。”

  门打开后,是林辰带着人来了,看我和承心哥还大喇喇的睡在床上,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愠色,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他说到:“陈承一,你不会忘记你昨天说的话了吧?”

  我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说到:“慌什么?既然是要斗法,我还不能来一个养精蓄锐,然后闪亮登场啊?去去去,出去等着,等我‘梳洗打扮’一番再来。”

  林辰听了我的话,估计满头的黑线,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然后我感觉我的上铺在剧烈的颤抖,接着‘猥亵’无比的笑声从我上铺传来,接着我听见那个笑声的主人承心哥一边笑的喘息一边对沈星说到:“沈星,麻烦你借个粉饼,口红什么的给我们吧,我要和承一一起梳洗打扮,然后闪亮登场。”

  “哦,我没带啊,不然你们找点红泥巴糊在脸上,也能勉强当腮红使使。”沈星清亮的声音从那边床传来,然后三人一起大笑,这哪里有什么要决斗的气氛?

  申请斗法的过程其实很简单,我在收拾好以后,和林辰一起去了一个地方,估计是两个组织的临时办事处那样的地方,去一起起草了一份斗法同意书,内容无非就是公平斗法,生死不论,不牵涉他人什么的,两人签字,交了上去,接着两个组织的代表各签一个字就算完成。

  只是在过程中,有一个大概是暗组织的人唯恐不乱的问了句:“秘密斗法?还是需要我们去通知一下来个公开斗法?”

  一听这话,林辰的眼睛都红了,他咬着牙说到:“斗法哪有畏畏缩缩的,大男人斗法就是要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来个痛痛快快的决斗!”

  我不置可否,林辰的选择还用问吗?他不就想借着我一战成名吗?老李弟子,姜立淳弟子,这个名头的含金量想必在圈内人心中不低吧。

  林辰这样选择了,那暗组织的人立刻组织人去展开所谓的‘宣传’了,那‘宣传’手法挺无语的,竟然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吼,然后我就知道了他们那么积极的原因,来看我们斗法的还收50块钱门票,另外还设置一个买谁胜利的盘口,他们来做庄家。

  其实大喇叭吼的宣传方式不得不说还是挺有效的,毕竟大家都集中在了营地,而且也参加鬼市归来了,一听都这热闹看,门票不过五十,还可以赌博,哪个不积极?

  最重要的是,参加的当事人一个是背后极有势力的林辰,另外一个是最近才冒头的,人们议论纷纷的老李一脉的山字脉大弟子,他们更是积极。

  斗法台是两个组织临时选出来的一块空地,为了安全,明暗组织都派出了斗法监管人,免得伤及无辜,让我比较无语的是,暗组织派出的监管人竟然是冯卫。

  而明组织派出的监管人也是我的熟人,就是那个看门的老头儿,这是我第三次看见他了,他此刻懒洋洋的坐在为我和林辰斗法划出的那个大圈子外,嗯,正在闻自己的鞋子,他周围1米内没有一个人存在,估计那鞋子的杀伤力太大了。

  买票来看我们斗法的人极多,黑压压的一大片,在两个组织的协调下,蹲着的蹲着,坐着的坐着,站着的站着,倒也保证了每个人都能看见。

  只是这样一番耽误下来,我和林辰走进斗法台,已经是上午快接近12点的时间了。

  我和林辰曾经交过手,彼此也算熟悉彼此的手段,所以没有多余的废话,在上斗法台的第一时间,林辰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截怪异的骨器,放在场中,下一刻就开始掐动手诀念起了咒语。

  原来是这样的?!我一下子心就提了起来,因为林辰的这一套动作也瞒不了谁,他是在请自己养的‘助力’,这是比请神术,下茅之术更为厉害的术法。

  因为不管是请神术还是下茅之术都是有时限的事情,过了时限就会威力全无,甚至会让人虚弱不已。

  而这个术法就没有这样的弊端,只要你能操控的了,承受的住,就可以无限制的使用,而且施术时间极为短暂,这个术法唯一的缺点就是你养的‘助力’需要不停的供养,相当于是一个需要时间很长的大术,因为供养的时间越长,你的‘助力’的威力也才越大,能帮助到你的也才越多。

  这是一个厉害的术法!根据你的‘助力’不同,术法威力也不同,也就是说你的‘助力’是逆天的存在,这个术法也就逆天了。

  就比如说,上古的道士可供养瑞兽之灵!

  而且,林辰出这个准备时间极短的术法,就是为了防止我使用中茅之术!

  林辰快速的念动着咒语,脸上却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估计他觉得已经吃定我,看透我了,也可能是他的‘助力’极为强大吧。

  但是他料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一样东西我从来没在他面前暴露过,而且经过了五年,这件和我共生的东西,我在掌控上已经极为的纯熟了。

  下一刻,我也闭眼念起了咒语,这个咒语就是当年师父在黑岩苗寨对付怨母,婴灵时传给我的掌控虎魂的咒语,后来师父离去后,我在翻阅他留下的术法书籍时,发现了这个咒语各种掌控的全版本。

  这个时候,是时候让我的傻虎逞威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