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四章 杨晟的消息

第五十四章 杨晟的消息

  面对我的要求,林辰首先是松了一口气,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有证明自己的机会。

  “放心吧,彩头会让你满意,我先把它收回,再不温养,恐怕会魂飞魄散。”林辰指的是那只白背黄鼠狼,我点点头,其实这些恩怨与这只白背黄鼠狼无关,落到这个下场,没有身死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说话间,林辰就已经开始掐诀,收回了白背黄鼠狼。

  我也该收回我的傻虎,我那傻虎不满的冲着林辰低吼的几声,大概是在骂娘威胁什么的吧,但是它还没有学会人类语言这门——外语,所以吼了也是白吼,我也掐诀收回了傻虎。

  虎魂回体,我感觉精力一下子充沛了起来,林辰过了一会儿,也完好了收回了白背黄鼠狼,然后把那截蛟骨也收了回去,他当然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温养白背黄鼠狼。

  做完了这一切琐事,林辰开口对我说到:“陈承一,当日事当日了,你的彩头我现在就给你。”

  说话间,林辰招呼来了他的跟班,取了下了装着艾琳残骸的那个链坠,外加他跟班也带来了两万块钱,我毫不客气的就收下了。

  哈哈哈...这下有钱了,三百年的老鬼你们等着我。

  我强行克制住当场数钱的冲动,对林辰说到:“说说你现在的彩头吧?”

  林辰说到:“刚才你我都损耗不少,已经不是最佳状态,各自休息一个小时吧。下一场斗法,就最直观的斗功力,不准借助任何的外物,法器。最多只能动用引符,你觉得如何?”

  所谓引符就是指不封存任何功力在其中的符箓,只是一个施术的引子或者道具,就比如封魂符,它本身对于术法没有任何帮助,只是在术法结束后,是一个封住鬼魂的道具。

  我打了个呵欠,说到:“彩头,彩头...”

  林辰微微一笑,对我吐露了两个字:“杨晟!”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晟哥!!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一年的荒村分别,那个决绝的,不曾回头的背影...我想说,我不稀罕,我不在乎,可是那悠远的竹林小筑的岁月,那回荡在长廊的笑声,那清晨雨中的离别....

  有的人只是短短的时间,你们就可以成为羁绊很深的朋友,那是缘。

  有的人你相处十年,你们也可能只是‘熟人’!那只有份!

  我的表情出卖了我,我没办法不在乎晟哥,林辰显然看出了我的在乎,已经悄然走到了我身边,在我耳边对我说到:“你赢了,我给你杨晟的消息,甚至是对你很重要的消息,怎么样?”

  妈的,你以为你这样就吃定我了?我转头,认真而又严肃的对林辰说到:“不加两万块钱,老子死都不答应。”

  “额...”林辰显然错愕了,也许钱对于他们那个组织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不明白我干嘛死要钱,但是只是错愕了一瞬间,他就挂着笑容说到:“没有问题。”

  那就没啥好说的了,我转头就走了,一个小时时间,我得好好休息一下,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承心哥。

  一下场,我就跳到承心哥跟前说到:“你买我赢没有?”

  “买了!”

  “快说,买了多少,赚了多少?”

  “嗯,买得不少了,我买了一百块,赚了十块。我怕亏本,还买了50块钱林辰的。”承心哥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到。

  “我X!”我骂了一句,下一刻我的一拳就锤在了承心哥的肚子上。

  接着,两人就傻笑了起来,两万块啊,我们有钱去见老鬼了,还有钱场场鬼市都参加了。

  可这时,沈星却走过来了,对我说到:“陈承一,你记得要给我钱啊,苹果是我进山之前买了几个,我不能一天不吃水果的。我说今天看怎么少了一个,原来你给我偷去了,还被我看到偷吃现场,苹果加上‘嚣张偷窃’罪,你给1000吧。”

  说完,沈星夹着她的书就走了,我无语的呆立当场,事实上吃那难吃的盒饭,让我嘴巴馋得很,我确实‘偷’了沈星一个苹果。

  看吧,因果,因果,这果不就来了?

  这一场决斗给两个组织也带来了一笔收入,毕竟不说门票,赌盘是他们开的,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赚了不少,所以他们又开着大喇叭,牛逼哄哄的去宣传下一场斗法以及赌盘了。

  这让我很不爽,看他们赚钱的样子,我就知道买我的比较少。

  回去的一路上,人们都用一种看移动ATM的眼神看着我,毕竟共生虎魂的诱惑对于修者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我无视这些目光,但也听见议论不绝于耳,都是在讨论虎魂的,甚至我还看见一对打架的人,听他们互相骂娘的意思,就是在争论我到底有没有本事。

  这很正常,毕竟这一场的胜利在外人看来都是虎魂的功劳,难道我还要去把那个正在宣传的口沫横飞的人的大喇叭抢过来,见人就吼一句,老子的灵魂力一半在虎魂身上吗?

  师父说,名利如浮云,淡定淡定。实在气不过,回去再偷沈星一个苹果吃。

  一个小时时间比较珍贵,而人类补神养神最经济实惠,唾手可得的办法就是睡觉,回到宿舍,我像塞猪食似的在嘴里硬塞进去了几个干饼,然后倒头就睡。

  一个小时以后,我和林辰再次去签订了一场斗法同意书,在下午又一次相遇在斗法场。

  这一次,依旧是冯卫和那个老头儿出面监场,但是不一样的是,有一个黑衣人上来宣布了规则,那就是我们只能动用本身功力的术法,其余的一切都不能用,更不能借助法器,外物,唯一可以使用的就是引符。

  那也就是说借力之术也不可以使用,比如请神术,比如上中下三茅之术。

  其实说起来,威力大的法术,能针对人的也就只有五行之术,诅咒术,控鬼术等等了,只有这些才涉及到本源的功力。

  在场中,林辰望着我说到:“陈承一,我刚才说了我的彩头,你还没有承诺你的彩头。”

  “你要什么?”我望着林辰干脆的问到,毕竟在这方面我和他是公平的。

  “什么都不要,这一次我赢了,我要要回艾琳,你应着吗?”林辰如此说到。

  我轻轻皱了皱眉头,我不愿意放弃艾琳,也不想放弃晟哥的消息,看来这一场我不能输,其实我也输不起,或许我会给林辰留一线生机,但他不见得会给我留一线生机的。

  果然,我还未答话,林辰又大声说到:“陈承一,大术都不好控制,而且威力奇大!到时候生死由命,你别怪我没提醒你。到底要不要应着?”

  林辰是在逼迫我,我不答应艾琳残魂的事儿,就可以让旁人理解为我怕了,我怕了,他至少也算个不战而胜,在旁人眼里,我就是一个依仗着传承犀利的人。

  我也许不在乎输赢的名声,可是我的心的确被晟哥那个于我很重要的消息吊着,于是我沉声应到:“那就开始吧,还废话什么?”

  我的话刚落音,就听见那闻鞋老头儿‘嘿嘿’笑了一声,说到:“我倒要看看这老李一脉的徒弟娃娃到底是个什么骡子?”

  我满头黑线,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说我是马也好啊!

  可惜,我却没时间跟他废话什么了,那一边,林辰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望着我一笑,然后开始踏起了步罡,那个步罡虽然和我们这一脉的步罡有些许的小区别,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我以前最爱用的一道大术——引雷术!

  林辰竟然真的可以!在不动用茅术加身的情况下动用落雷术!

  这让我很是震惊,也让我不得不承认,林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天才。

  看来,他是掐准了我的一切,想和我来个雷电对轰,看谁先扛不住,但是我曾经说过,你在进步,难道我没有进步吗?落雷术,那是哥哥玩剩下的。

  心里虽然这么轻松的想着,可是在下一刻,我同样踏起了步罡,斗法,斗得不仅是功力,还有对各种术法的熟悉程度和理解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