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六章 入山门

第六十六章 入山门

  我此时看见了什么?我不敢确定自己所看见的,因为我不知道一个如此清晰的山门是如何冒出来的,至于山门后的东西被迷雾笼罩着,我根本看不清楚。

  所以,我只能联想到海市蜃楼,却又想到师父跟我说的话,海市蜃楼未必是真的海市蜃楼。

  我在震惊中没有办法和任何人交流,我也理解了为什么谷心道会告诉我这是他一生所见的唯一奇迹!

  “承一,承一。”谷心道的声音不断的回荡在我的意识当中,我这才清醒过来。

  毕竟是灵魂状态,彼此之间根本没办法触碰,他只得不停的叫我,我回过神来说到:“不好意思,心道兄,接二连三的斗法让我的灵魂力有些虚弱,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就让反应变慢了。”

  “呵呵,无妨,这个怕不是关键,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你也觉得很震撼吧。我第一次也是如此啊。”谷心道倒是看出来了,我其实是在掩饰尴尬的情绪。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谷心道却对我说到:“山门已现,咱们快进去吧,这个阵法维持的山门并不稳定,如果不抓紧时间进去,咱们这一趟就白来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些漂浮的人影都按照一定的秩序进入了山门,当下我也不再啰嗦,怀着巨大的好奇心和谷心道一起进入了山门。

  ————————————————————分割线—————————————————————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进入所谓的山门的感觉,我只是觉得在靠近那座山门时,感觉那座山门很是巍峨,很是庞大的样子,在山门上挂着一个牌匾,也不知道是谁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对普通人来说很生僻的小篆文。

  我自小跟随师父学习过不少古文字,这小篆文说实在的,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难以辨认的字,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四个字的意思——容身之所。

  这让我莫名其妙,小篆的历史已经很古老,这个山门看起来也是很古老的样式,按说上面的牌匾所写之字应该古朴的山门名字,就比如这个山门总会让我联系起的中国神话传说里的——南天门。

  但写个容身之所是什么意思呢?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在谷心道的催促下,我只能同他一起迈入了山门,我说过我无法形容跨过山门那个感觉,要简单的说,就感觉好似陷入了一汪水中,整个视觉,整个意识都变得模糊一片。

  特别是在这一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你仿佛陷入一种清醒的沉睡,或是昏迷中,似乎是一瞬间,似乎又是永恒。

  我以为这样的感觉根本就没有结束的一刻,却想到清醒就像瞬间的事情,当我整个完全清醒的时候,我甚至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儿,一股子巨大的生活气息就朝我扑面而来。

  我瞪大了眼睛,简直不知道身处在什么地方,何种时代——我看见了青砖红瓦,祥和古镇,一条干净的青石街道就在我的脚下。

  这是古时的江南吗?我发现这里的天空青蒙蒙的,像随时就会飘下一网蒙蒙的细雨。

  但事实上这绝对不是江南,也不是任何我熟悉的历史朝代,虽然我说不上对历史多么的精通,可我至少还能对华夏曾有过的历史朝代那些很有特点的服饰穿着有认知。

  我不能想象,在这么一条街道中,有穿着唐朝服饰的人,有穿着明朝服饰的人,甚至还有穿着民国服饰的人,他们是如此和谐的交融在一起,在这条街道上随意漫步,神态平和,甚至根本无视我这个外来之客。

  虽然此时的我灵魂力已经在虚弱的状态,但灵觉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它总是在的,我只是瞬间就非常敏感的感觉到这些在街上游走的人们,个个都灵魂力不俗!

  这让我忽然想起谷心道对我说的,在这里的‘人’都是我道家之人的灵魂!所以,他们有如此出色的灵魂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站在这条古朴的街道上,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甚至不知道我该往哪儿走,这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商铺什么的,街道的两旁只是类似民居的建筑物,而街道上游走的‘人们’又根本无视于我。

  “承一,这里就是鬼市,真正的鬼市!其余的不过是简单的人鬼交易,算不得是鬼市,不是真正圈内的核心人根本就不会想到真正鬼市或许根本就不是这世间,只有一些古文献才有模糊的记载,却被解读为海市蜃楼,这倒是挺无奈的。”谷心道不知道怎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旁边,看来他还比我晚进入一些时间。

  关于这个,师父早在很多年前就和我讨论过,在这里我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因为人们总是觉得眼见为实,但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双眼的局限性,而在自己认知范围以内的事儿,就算眼见了,能当做是幻觉的,就当做是幻觉。

  不能当做是幻觉的,就去强行用科学来解释,即使这个科学解释缺乏足够的论据,大多的论据都只是猜测!

  真正科学能证实的事情,那就能通过科学的手段应用或者再现,有谁能在一定他们所谓的条件充分下,重现古文献中记载的海市蜃楼吗?要知道那些海市蜃楼可不是出现在沙漠或者海上,有时甚至是出现在人烟稠密的地方。

  而能‘看见’的人应该是灵觉出色的人,这是我的一个猜测。

  甚至我猜测,一些海市蜃楼根本不是鬼市,或者是....我不敢想象或者是什么,我承认我的认知也是有限的。

  由于不想和谷心道讨论这个话题,我就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心道兄,为什么这里的‘人’根本就无视我们?那我们来这应该怎么做?”

  谷心道摇摇头说到:“具体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个鬼市是需要撞缘的,如果在这里,能有人和你说话,那么就是你的缘分到了,你就可以开始你的交易,或是选择是否交易。”

  “选择是否交易?”我有些不解,按照谷心道这个说法,那么这个鬼市的交易是难得的,为什么还要选择是否交易?

  面对我的问题谷心道微微一笑,说到:“是啊,在这个鬼市,如果这样的缘分到了,你得到任何的好处,或许都不需要代价,但如果缘分未到,偏偏你又有那么一些机缘,遇见别人和你说话,那样给予你的好处,可能要你付出巨大的代价。”

  “唔...”我有些理解谷心道话里的意思了。

  “但这个鬼市这不是真的就如此交易,这里其实很大的,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市场,那里是正统交易的地方,但你也不要以为你能在这里买到什么东西。”谷心道热情的为我介绍到。

  我无法想象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意思,那代价是要有多大,所以才会让人无法在这里买到什么东西。

  一时间,我有些愣神,谷心道却对我说到:“走吧,这里其实很大的,你放眼四望,是不是看不见我们的人?”

  我和谷心道也就这样信步走在这青石街道上,正如他所说,在这里除了我和他,的确看不见有和我们一起参加鬼市的人。

  “正是因为我答应师叔要照看你,所以和你几乎是同时跨入山门,所以我们就恰好来到了同一个地方。但参加这个鬼市的人,几乎都有自己的秘密,在一般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选择和别人共同进入鬼市的。”谷心道如此给我解释到。

  “这里很大?这里有多大?”映入我眼帘的是那古代江南小镇的美景,在红墙绿瓦间,时不时就会看见桃花,杏花三两枝,拐过一条小巷,就会看见笼罩在薄薄雾气中的清澈流水,缓缓在布满了青苔的河道中流过。

  这一切美得让人窒息,却总是有一种虚幻而不真实的感觉,可它又是实在存在的。

  我很想知道,这里到底是有多大,是多大的一座江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