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七章 撞缘

第六十七章 撞缘

  “有多大?”面对我的问题,谷心道的表情有些怪异,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到:“这里有多大,没人能说得清楚,以我的资格,来到这里只有两次,但之前听过一些交流,那个...”

  谷心道说到这里,好像不知道要怎么去说,但这却把我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一连声的催促到:“心道兄,你倒是快说啊,我这被弄得心痒痒的。”

  “我先前不知道怎么形容,不如这样给你说几个事实,有人跨过了山门,所在是一片连绵的山脉之上,美景就如峨眉金顶,还有古时道士开坛传道,所讲之道,意义玄之又玄,让人不得甚解,却又心中恍然有所领悟,所得甚大。可有人跨过了山门,所在之地竟然是一片茫茫大漠,日升日落,也蕴含着天地道蕴....还有很多事实,总之这里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地方。”谷心道组织了很久的语言,才对我大概形容出这里有多大。

  我听闻这些就震惊了,我个人其实因为师父失踪,去追寻所谓的昆仑,让我遍寻不见,在内心是排斥所谓的空间说的,无奈的是,我偏偏还要去力证它,去追寻它。

  这一个鬼市,按照谷心道的说法,有如此广袤的空间,难道是在和我证明空间说吗?亦或者,这里的存在是心有多大,空间就有多大?暗含佛家的至理,唯心的世界,蕴含在沙砾中,在一叶中,它大或者小,在于你的心,世界的心,然后你才会看见什么?

  可是我不想吐露这份心事,只是对谷心道说到:“你说的那些人都在这里发现了道之存在,可是我们在这普通的小镇中,却没怎么发现呢?”

  谷心道笑着望了我一眼,说到:“你且放下交易的事情,静下心来体味这个小镇,未尝也不是没有天地之道在其中。”

  修心一向是我的弱点,师父说过那是我的性格导致牵挂羁绊太多,不果断,也看不透,看谷心道的表情,在心道上,他比我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我就听他所说,暂且放下了交易,放下了昆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开始细细的体味这个小镇,毕竟我是一个修者,是一个道士,我没办法不注重自己的道心,即使它圆满的可能性很小。

  就这样,我信步走在这个小镇,时而停留,时而沉思,在这里,我看见了平凡,看见了普通,看见了繁华热闹,看见了青灯寂寞.....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忽然发现,我看见了生活或者它是红尘,当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体会它时,我发现人生所有的轨迹,最终真的只是在平凡中求得内心的宁静。

  就如与父母的亲情,你要孝,才会内心宁静。

  就如与妻子的感情,你要爱,才会内心宁静。

  就如与朋友的感情,你要义,才会内心宁静。

  就如与儿女的感情,你要责任,才会内心宁静。

  所有的感情融合在一起,到最终无遗憾,无内疚,它们就会变成一种宁静的情绪,充斥在你的内心,最终超脱,因为你不再背负,你已经尽善尽美的做到,这才回归了一个圆满!

  而你还有一种宁静必须去做,那就是你对于整个人类的善,你不负人,你与人为善,你的内心自然是宁静而圆满的。

  这才是红尘练心,在感情中练归本心的真谛,不沾因果,不负人,做好自己的每一个角色.....

  这样的领悟让我一下子呆住了,我一下子明白师父为什么说我感情太重,难以道心圆满了,因为感情深重,难免就有执念和欲望,就如我对如雪,我爱她,我就会执意的想和她在一起,就算我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和她相守,那也是违背我本意的,这样就产生了牵挂和羁绊,一颗心根本就不洒脱,何以圆满?

  我根本就不能明白,我爱她,仅此而已,也就够了,其余的都是形式。

  我爱她,就是一种内心的宁静,因为我的爱本就是真挚的,没有负她也就够了,在一起反倒是一种欲望。

  在这个小镇,我竟然有了这样的领悟,可是领悟是一回事儿,做到对这件事情的宁静又是一回事。

  在这里,我看到了我心的差距,是的,就是一种差距。

  看见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谷心道笑着问我:“可是有所悟?”

  我点点头,说到:“是的,有所悟!忽然明白庄子为何会如此坦然的面对妻子的去世,因为他内心宁静,已经无所负,缘散,又有什么好看不开的?他没负她在此生,过世也不用用一个葬礼来表达自己的牵挂与执念。”

  谷心道忽然问我:“那你是否做得到?”

  我摇头,说到:“我,没那么洒脱。所以这也就是圣人与凡人心境上的区别。”

  谷心道幽幽一叹,对我说到:“走吧,我们已经快到那个市场了。”

  我很震惊,说到:“这明明就是清净小镇,哪里来得市场?”

  “你以为呢?那些在山脉,在大漠中的人,又怎么到的市场?这悟道的机会太珍贵,在这里很神奇,就算邪道也有他们的道可悟,但是也就注定你只能呆一小段时间。高层的核心人物来这鬼市,有时也并不是为了交易,只是为了悟道。我来过一次,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所以告诉你一声,我们快到市场了。”谷心道颇为神秘的对我说到。

  我心中疑惑,也只能随谷心道信布走去,走不了远以后,在一条小巷的尽头,出现了一道圆门,就像是一个普通园子的大门,但是那道门竟然和那进入的山门有着同样的气息。

  我说不上来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但的确它就是有同样的气息。

  我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谷心道已是说到:“应该就是那道门,过了那道门我们也就到市场了,看来,你我在这鬼市中皆是无缘之人,哎......”

  “为什么这样说?”我不解。

  “进入市场,交易无果,也就会自动的出了这鬼市,再无机会回到这些地方。也就是说,撞见自己缘分的机会只有在去市场前的时间里。在市场里就是纯粹的交易了,那里就不存在撞缘一说了,所有东西都是明码实价。”谷心道对我如此解释到。

  我哦了一声,心中也稍觉遗憾,只能把昆仑的消息寄托在那市场之中,毕竟这里这么神奇,我真的很有信心在这里找到昆仑的消息,尽管在这里交易之前,那骷髅官儿给我泼了N盆冷水。

  这条小巷很是冷清,但偶尔也有几个对我们不闻不理的行人,我没有那个信心我还能撞到什么缘分,可是就在离那道圆门还有十米不到的距离时,一个老头子和我擦肩而过了。

  同样是不闻不理的擦肩而过,我还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他是我在这个小镇里遇见的很现代的一个人了,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就是我师父那一辈的人,或许还早一些时候,毕竟还有一些民国的特征,所以我看了他一眼。

  然后我还是和谷心道朝着那扇圆门走去,可走了没两步,忽然我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我脑海(灵魂状态)中响起:“那个小子,你站住吧。”

  我心中忽然就惊喜非常,这里的人是无视我们的,谷心道说过,若有人跟你说话,那么就是缘分到了。

  我一下子回头,发现那老头儿就在我身后看着我,表情隐约还有些激动。

  而我也激动的问到:“先生,你可是在叫我?”

  “对,叫的就是你,叫别人难道你能听见?别叫什么先生,听着别扭。叫我老道即可!”那老头儿收起了激动的神色,淡定的对我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