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三章 我是什么身份

第七十三章 我是什么身份

  我几乎是一路恍惚着回到我所住的地方,宿舍里,承心哥和沈星都没有睡,看见我就这么恍恍惚惚的回来,两人都未免有些担心。

  这时,我也才知道,分不清梦境与现实是一件多么苦涩的事情。

  好在看见他们熟悉的脸庞,我总算慢慢适应了现实,也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这是在鬼市的最后一晚了,在沈星睡下以后,我和承心哥并无半分睡意,而是信步走到了宿舍区的外面。

  鬼市到此刻已经结束了,所有的监管也完全放松了下来,很多人都选择的连夜出发,毕竟在鬼市大家或多或少多有收获,而连夜出发,至少能给自己一些安全感,不被觊觎。

  所以,此刻在外漫步,忽然有一种繁华落尽的感觉,曾经的热闹刹那就会变成满眼的荒凉,而人要适应的永远不是那繁花似锦,而应该是繁花似锦后一个人该有的孤独。

  在这浓重的夜色下,繁星,残月,清风,虫鸣,想法也就太多,可现实总是不会容忍你的思绪飘得太远,倚着一棵大树,承心哥叼着他的烟斗,对我说到:“既然是这样,线索在老祖那里,看来我们就必须要常来鬼市了。但是,这条路艰难啊,以后昆仑不能拿到明面儿上说了,那老祖的事儿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打听,也不知道我们有生之年,要去几次鬼市才能把这个线索挖出来。”

  我也倚着一颗大树,双手插袋,说到:“师父当年是用一种秘法找到那个老祖的,我回去好好翻翻师父给我留下的东西,争取把那种秘法学会吧,靠打听是不行的。就这么几天,我像是经历了几年,这个圈子是很复杂的,我们万事儿小心把。”

  “秘法?你小子别张口秘法,闭口秘法的。那也需要功力来支撑,去找到参精吧,只要有那个,我就有办法!”承心哥的眼中闪烁着奇特的光芒,然后他接着说到:“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东北老林子?”

  “有几件事儿要办。第一,我要去找刘师傅,在他那里交换他承诺好的东西。第二,我要去为那个老太太的后人做风水局。第三,我要去找一个人,然后传他宣林家的秘术。这几件事儿办完了,我们就去东北老林子。”不自觉的,我也摸出一根烟点上了,人生就是事儿多,一根烟,同消万古愁吧。

  “那好,你去办这些事儿吧。这段时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就留在天津吧!没事儿就去北京,找承清哥喝茶,看啥时候把承真也过来,我得轻松一段日子。”承心哥说话的时候,又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一看就是一副别有所图的样子。

  我呵呵一乐,说到:“得了吧,你是想留在沈星身边吧。”

  “没有,你想到哪儿去了,我那么正直的人...”承心哥貌似害羞了,低下头,一只手不停的和他的衬衫下摆过不去,不过只是一秒,他就忽然抬起头来,眼睛一眯,‘凶光’一现,沉声对我说到:“不许和我抢,如雪的...”

  我异常无语的去捂住了他的嘴,又来了,不是?如雪的事儿到底在这家伙心里留下了多深的阴影啊?

  但接下来,我们两人就放声大笑起来。

  山影连绵,夜色清远,我们此刻那么快乐的计划着将来,可谁知道,两人分踏上不同的旅程之后,才发现人生不能预料,就如承清哥手中的卜算工具也算不尽这人生的酸甜苦辣!

  沈星的一切,遭遇最危险的真正小鬼,这人生在以后的以后太特么的操蛋.....

  ———————————————分割线————————————————

  我们是在第二天上午10点多离开鬼市的,一路的跋山涉水自然不必多说,只是没有当初到来时,那么赶了,在三天以后,我们重新回到了天津。

  沈星一路上还是那样,一个睿智,幽默有些小防备的女孩子,我们和她相处的很愉快。

  我以为,我和沈星是朋友了。

  但当跨入刘师傅那栋小楼的时候,沈星忽然回头对我和承心哥一笑,在灿烂的阳光下,沈星那一笑如同一朵盛放的鲜花,因为太美,显得有些不真实。

  我因为灵觉,心中一直都有一些类似预感的东西存在,她那一笑,莫名的把我的心笑得很忧伤,可是我不明白我在忧伤一些什么,是忧伤沈星回了这栋小屋,就会变成以前那种神叨叨的样子吗?

  承心哥或者没有我这种预感,只是有些发呆,可能这一笑是太美了。

  我想说点什么,可是我还没有开口,沈星却忽然很豪爽的拍了拍我和承心哥的肩膀,说到:“你们两个大小孩儿很不错的,太好玩了。和你们相处这段时光我很开心,我先进去了昂。”

  一切很正常!

  承心哥赶紧追了进去,在后面说到:“开心就完了啊?要请吃饭,请吃饭!”

  很生活化的场面,难道是我错觉?我心里也没再多想,而是径直上楼,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刘师傅的房间。

  这间房间一如既往的昏暗,刘师傅也同从前一样,佝偻着身子坐在那张大写字台的后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了,我总觉得好像今天的刘师傅更老了一些。

  面对我的到来,刘师傅没有多大的激动,只是咳嗽了两声,说了一句:“回来了啊?坐吧。”

  我背着背包,在刘师傅的对面坐下了,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我从背包里拿出那张记录了他需要的一切的纸张,推到了刘师傅的面前。

  “刘师傅,事情办成了,上面记载的人全部是符合你要求的人,你过目吧。”我平静的说到。

  刘师傅颤巍巍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应了一声,然后拿起那张纸,借着昏暗的油灯开始仔细看了起来,同时他也一边看,一边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这样,大概他看了有10几分钟以后,才发现了那张纸,然后把纸推到我的面前,指着上面的一个人名对我说到:“如果可以,把她给我带回来同我谈谈,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好处。”

  我摇头拒绝了,说到:“刘师傅,之前我答应你的就只有这件事情,其余的我不会再做。”

  我总觉得刘师傅要做的,一定是很逆天的事儿,我不想陷入其中。

  刘师傅倒也不介意,发出了几声难听的笑声以后,又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再次咳嗽了几声,才说到:“陈承一,我老了,也很虚弱!老到虚弱到身体已经不允许我走出去做些什么啦...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你可以听完我以下的话,再决定要不要帮我吧。”

  我沉默着没说话,其实关于昆仑我在鬼市已经得到了不少的线索,刘师傅能给我的线索,说不定还不如我在鬼市得到的线索,我之所以坚持完成和他的交易,是我一开始就应承了的。

  刘师傅却好像看出了我所想,轻声说到:“小娃娃,以你的性格,到了鬼市也不可能不收集昆仑的线索吧?是不是觉得收集昆仑的线索很危险呢?”

  说这话的时候,刘师傅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凌厉的光芒,就像是直插在我的心里,我一惊,忽然想到昆仑之后的说法,之前我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根本不知道给刘师傅透露的那些消息,会让我处于什么危险的境地。

  可现在我一下子想到了这个,脸色就变了!

  在鬼市,我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谨慎,却没想到,在去之前,我就留下了那么大的漏洞。

  我很想努力的镇定,可是刚才瞬间惊慌的表情已经出卖了我,恐怕只是看我这个表情,刘师傅这种人精就会明白,我至少已经知道了什么叫昆仑之后。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可是刘师傅却突然笑了,然后说到:“看来,你也知道了不少,你来猜猜我是什么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