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六章 一个告别

第八十六章 一个告别

  关锐在沈星的生命中消失了,沈星感觉自己几乎失去了生命的全部,她觉得自己没有陪着关锐去死,是因为还挂心关锐的父母。

  直到有一天,关锐的父母把沈星‘赶’出了家门。

  那不是恶意的要赶沈星出去,而是两个善良的老人觉得沈星对自己的儿子已近‘走火入魔’,会毁了她以后的生活的,所以硬着心肠,忍着悲痛,不再接受沈星的照顾,生生的把她‘赶’了出去。

  在那个时候沈星觉得自己的生命是要走到尽头了,可是她所在公司老板的一句话却带给了她新的希望。

  那是一次赌气般的争吵,因为沈星已近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什么也不在乎了。

  可也就是因为那一次争吵,她无意中听到了老板说出那么一句话:“人生总是有不如意的时候,你想事事如意,去鬼市啊,省得你在公司要死不活的样子,去鬼市啊,把你男人找回来。”

  沈星的公司是一家极大型的跨国公司,老板的发家经历神秘又充满传奇的色彩,那个老板看中能干的沈星,也许在他眼里为一段感情放弃大好前途,工作也不上心的下属是极其‘可恨’的,赌气般的吼出了这句话。

  也许普通人不会把这句话当真,或者想象中的鬼市无非就是一个交易市场,根本就不会上心,但是沈星上心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一些老板发家本后的故事,太过于传奇,她隐约就推断出了,这一切与鬼市有关系。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寻找岁月,整整半年,沈星都在寻找老板口中所谓的鬼市,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在那半年内,她的聪明更是发挥到了极致,本是隐秘无比的鬼市,竟然真的被沈星打听到了所在!

  细节不用详细的说明,总之,沈星历经千难万苦,总算是去到了鬼市,在那里,她通过十年寿命的代价,换来了重要的线索。

  根据线索的提示,她找到了刘师傅,又借出了十年的寿命,给刘师傅的女儿续了一年的命,她终于找回了关锐!

  刘师傅用秘术招来了关锐的魂魄,并且告诉沈星,关锐其实该入轮回的,因为他不是孤魂野鬼,已经快踏入轮回,他的秘术是一种欺骗的手段,关锐的魂魄必须有一个阳身承载才能骗过天道。

  而且最多两年,关锐就必须离开,否则他永世再无轮回的机会。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是关锐的魂魄见到了沈星,表示愿意再陪伴沈星两年,而沈星用自己的身体承载关锐的灵魂。

  在这段岁月,是一段痛苦的岁月,你无法去想象那样的相处,两个相爱的人共用一个身体,近在咫尺,却连拥抱都不可能做到,在这段岁月里,关锐劝沈星最多的就是放下自己,重新生活。

  而沈星总是笑着敷衍,其实在心底早就已经下定决心,关锐的灵魂一旦离开,她就会跟随着离开,就算不能相遇。

  因为刘师傅给沈星举过一个例子,人与人相遇是看缘分的,如果你们的缘分在这辈子就了结了,那就算再深的感情下辈子也不会相遇,不是说你情深深似海,就一定能彼此遇见的。

  沈星想离开,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今生今世,绝对不负关锐。第二,没有了关锐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沈星的场景,难怪我感觉不到鬼魂的存在,原来它在沈星的身体里,这种连天道都可以欺骗的秘术,欺骗到我也是正常。

  而她那聆听般怪异的笑容,是她的身体里,两个灵魂在对话!而她为什么在后来又会敏锐的察觉到我灵觉强大到不可思议,那是因为她身体里有一个真正的鬼物。

  在很小的时候,我听我妈给我说周寡妇的故事时,就知道鬼物有一双不同于人类的‘双眼’,它们能看见一些特别的!

  但无论如何,这是发生在城中何等诡异的事情啊?一个身体里藏着两个相爱的人的灵魂!

  但就算这样的相处也是不能长久的,沈星以为可以两年,但是灵魂是要和身体契合的,这要看命格什么的,显然,沈星的身体对关锐来说并不是那么契合,他每一天都过的难过,随时会再入轮回,是他悄悄恳求刘师傅不要告诉沈星,用秘术留住自己,他觉得沈星没有放下自己。

  可有一次,这样的对话却被沈星听见了,当然,她听不见关锐说什么,她只能听见刘师傅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可她总归能判断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听见了不小心就会魂飞魄散的字眼。

  那是她要带我们出发的前一天。

  在那个时候,沈星就决定要让关锐离开,可以说,和我们一起上路,是她规划的生命中的最后一站,她是如此的坚决。

  而我看见的她和刘师傅的对话,就是她在询问刘师傅这件事情,已经谈话到尾声,被我听见了。

  在日记的最后,有一段沈星写给承心哥的话,那才是沈星真正对承心哥的交代。

  苏承心:

  如果有一天,你看完了这本日记,也许就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了。

  可能你唯一不能理解的是,我既然决心去死,为何又要贪婪的决定和你快乐一天,这是我在询问刘师傅以前就做好的决定,和你快乐一天。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不能完整的回答你,因为这个世界有一件最没道理的事情,那就是一见钟情的事情。

  那不是建立在外貌或者外在条件上的事情,而是有那么一个人,他出现,你就是心跳。

  我是爱关锐的,我们的感情经历了时间,经历了苦难,它从来不轰烈,但它有着坚实的基础。

  我对你,是一见钟情吗?我想也许不能用情字,因为我的爱情已经给了关锐,我只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会心跳,那是动心吧?或者,我要是不结束生命,就注定有一段真正的激烈的爱情?是一见就已经决定彼此那种吗?

  我不知道,我很矛盾。

  可无论如何,我不能亵渎我和关锐的爱情,亵渎他对我深深的付出。

  可是,我还会幻想和你开始新的生活。

  有时,想想自己这样算不算一个坏女人?我总觉得是的吧....在我的生命里,怎么可以爱上除了关锐以外的男人?

  不,不,我不能接受!!!

  可是,生命重新开始,会很美好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

  这一段话就如此凌乱的结束了,因为主人的心情很乱,所以这一段话连字迹都有些凌乱,不同于沈星前些日记那样整洁干净!可以看出来直到最后,沈星都还没做出任何的决定....

  一见钟情的动心,那的确是很难以抗拒的感觉,人,可以理智,可以自我控制能力很强,但是人的感觉怎么可能自我控制得了?

  而相对的,是那段相濡以沫在岁月中的爱情,在那样的爱情面前,又要怎么亵渎?

  保持这段爱情的完成,或者,开始新的幸福的生活....?

  我拿着这本日记,设想自己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该怎么决定?可惜,我真的想不出来,只能说在那个时候,任何的决定都充满了偶然的因素,根本不能事前就给出答案。

  ——————————————————分割线————————————————————

  第二天的清晨,我和承心哥蹲在阶梯上,望着漫天的朝霞,都在沉默。

  在这之前,我已经把沈星的故事,还有最后沈星的那一段话也告诉了承心哥。

  接着,换来的就是这样的沉默。

  “真的很难选择啊,关凌很好,很好...”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承心哥。

  “怎么?是后悔插入别人的完美爱情了?”我问到。

  “没有啊,沈星第一眼见我心跳,我第一眼见她,何尝不是有特别的感觉?若不是如此,就算她再优秀,我爱上她也不会那么快吧?”

  “真没道理,还两个人同时一见钟情呢!”我说到,可是心里却老是想着如雪,想着那一句,相识非偶然,一见已相牵,我自己又何尝不是?

  “没道理也好,有道理也罢,她已经走啦。”

  “那下辈子还想遇见她吗?还是把机会让给关锐?”

  “能一见钟情的人,是多少世的累积啊,我和沈星才是下辈子要在一起的人,我不会让给任何人。我..我只想早一点见到她,给她关锐给她的温暖。”承心哥认真的说到。

  我诧异的望着承心哥,而承心哥却认真的对我说了四个字:“只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