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章 新生

第五章 新生

  在家的感觉是温暖的,恰逢暑假,两个姐姐也把我的两个侄儿送到了这里,四川人有些外甥侄儿不分,其实我觉得还挺好,加个外字不亲热了。

  这么几年过去,两个小家伙也长挺大了,到现在反倒是跟慧根儿亲跟我不亲,随便给我打了个招呼,拿了礼物后,俩小子就拉着慧根儿在别的屋嘀嘀咕咕的了。

  直到我喊慧根儿出来吃饭,这俩家伙才放过了慧根儿,自己跑出去玩儿了,说是要烤玉米。

  从小我就爱吃我妈做的红烧排骨,这一次饭桌上当然也少不了这个,和几样我爱吃的菜,另外还变着花样给慧根儿做了鸡蛋,和好吃的茄盒。

  我和慧根儿都吃的很香,就是想着要吃家里的饭,我和慧根儿在路上都故意没吃东西。

  我妈还是老习惯,我在吃饭的时候不停的给我和慧根儿夹菜,我爸就在旁边,一会儿就把酒瓶子摸出来了,在我妈的吵吵嚷嚷下,打着陪儿子喝两杯的借口,乐呵呵的给我和他各倒了一杯酒。

  饭桌上的气氛很是温馨,我妈和我拉着家常,说着说着她就说到:“三娃,你要不要上山去看看啊?我和你爸每年来都要上山去打扫一番呢,顺便拜祭拜祭你师叔师姑啥的。”

  我一愣,心里不自觉的涌起一股刺痛,都这样了吗?荒凉到要我爸妈去打扫了?曾经我也离开过竹林小筑,但事实上,我知道我们还会回去,或者有师父的地方就是竹林小筑,但如今...我不敢回去,因为这个每年李师叔的忌日,我都是自己在家拜祭,不单是我,我们这一脉都特别怕去那个地方,回忆太伤。

  我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放下了筷子,下意识的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辛辣的酒流过喉咙,胸腹一下子泛起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好歹压抑住了一些心痛。

  不只是我,连慧根儿吃东西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啪’的一声,我爸放下酒杯,重重的一拍桌子,吼到:“老太婆,你提啥不好,你提这个?儿子才回来,你就不能说点儿高兴的。”

  平日里,我爸哪里敢这样吼我妈,我妈也哪里能任他这样吼,可这次我爸一吼,我妈竟然讪讪的不敢说话,估计她也觉得自己多嘴了。

  我给慧根儿使了一个眼色,赶紧装出一个自然的笑容,对爸妈说到:“好了,爸,我不难过的,我刚才愣了一下,就是觉得自己太不尽本分了,竟然要麻烦你们去打扫。”

  “就是,就是,额也不乖咧。”慧根儿在旁边帮腔到。

  我妈的脸色这才好看点儿,赶紧说到:“唉哟,这就好,我还以为我这老太婆说错话了呢。”

  “什么老太婆,我妈是美女,不是老太婆。”我赶紧转移话题,逗妈开心。

  “什么美女,都这么老了,尽是瞎说。”我妈嘴上怪着我,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就是美女,妈,我走了那么多城市,就没见过哪个老太太比你漂亮,真的。”

  “哼哼,美女...”我爸在旁边表示‘不屑’,当然又挨我妈骂了。

  但气氛总算又再次回复了温馨。

  我在村子里呆了五天,每一天都尽量的陪着爸妈,虽然每天面对熟悉的景色总是会勾引很多回忆,但温暖的亲情总能给我以抚慰,我的内心是安宁的。

  慧根儿也很开心,因为这山野田间才是孩子们的天地,比起来公园啊,游乐园什么的一点儿都不差,他带着我两个侄儿玩的不亦乐乎,由此证明,这小子绝对不是早熟那一类的人,18岁的大孩子了,虽然读书读的晚,但好歹明年也要高考了,没见过他这样还要上树掏蛋,下河捞鱼的。

  五天以后,临近刘春燕孩子的预产期了,我带着爸妈一起去酥肉所在的城市,两个侄儿不肯离开这村子,因为和村子里的孩子们混熟了,倒也没事儿,爸妈反正也去不了几天,就干脆把俩侄儿拜托给邻居。

  虽然时代已经让人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但是这些老乡亲的情分总是还在的,也是值得让人放心的。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就接到了酥肉的电话,在电话里他声音都有点儿发抖,他对我说到:“春燕今天就要生了,就是今天啊,已经被推进去了,推进去了...三娃儿,我真的,我真的好紧张啊。”

  “今天吗?”我不由自主的就露出了笑容,心中也是激动,这是我的人生中第一次迎接一个新的生命,还是我好兄弟的孩子,也算我的半个孩子,我几乎也是在电话里激动的大喊:“我快到了,今天一大早就出发呢,快到了,要等我啊。”

  “我X,这生孩子的事儿咋等?难道给医生说,叫我媳妇儿憋着,等你来了再生?”酥肉都被气笑了。

  在电话的旁边也有笑声,我听到了沁淮啊,如月啊的声音。

  我爸妈也在车后面笑我傻,连我自己都有些脸红,对酥肉说到:“那就别啰嗦了,我估计还有1个小时就到,赶紧挂了,我开快点儿。”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忍不住的就把车开快了一点儿,在这32年的生命中,我经历过生离,死别,但是就是没有面对过新生,我两个侄儿的出生也被我生生的错过,这一次我是不肯再错过,因为有什么感动能比过生命带来的感动。

  车子行驶的有些快,一向担心我开快车的妈妈这次竟然难得的没有抱怨,只是俩老人都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我妈更是说了一句:“酥肉生孩子咯,我是高兴啊,可是你啥时候让我抱孙子啊?”

  我默然了,我不敢接话,说实话我比谁都想让爸妈抱孙子,可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和一个不爱的女子去生一个孩子,我有时也会幻想如果我和如雪有一个孩子,那样的幸福只是想一下,嘴角都会挂起笑容,可是很快就会被现实击碎这样的想法,到最后干脆就是不敢想。

  但是面对父母,有一天我会妥协吗?我不知道....人生,难以两全的事情太多,换一句话来说,我又怎么舍得父母抱憾终生?

  可我又怎么能负了我的爱情?

  这样的事情想来太过心烦,我皱起了眉头,在开车的中途,就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我是我妈的儿子,我真的烦躁了,她怎么看不出来,她没说话了,连同我爸也是半句没说。

  我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他们的眼神,那是一种多么渴望又多么失望的眼神啊,我的心又狠狠的痛了一下。

  再说我立志追寻师父的脚步,我有资格要个孩子吗?

  随着车子的行驶,我还是渐渐忘却了这件事情,我们连家都没有回一趟,就匆忙赶到了刘春燕待产的医院,问清楚了酥肉所在的地方,我让慧根儿带着我爸妈,我几乎是一路小跑上去的。

  一去到那里,就看见酥肉焦急的走来走去的身影,沁淮懒洋洋的靠在墙上,不过时不时的看手表的样子出卖了他还是很在意,至于如月算是最淡定的一个,只是目光盯着手术室,连我来了,都没有看见。

  其他还有酥肉的几个朋友,我都认识,倒是他们先看见了我。

  这让我不得不感慨,酥肉这小子那么爱热闹,连媳妇儿生孩子都叫那么多人。

  酥肉的朋友先招呼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酥肉的父母风风火火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了,手上拿着一些婴儿的必需品,一边跑酥肉的妈妈还一边说:“看我高兴的,连一些东西都忘了带。”

  在这时,我爸妈连同慧根儿也到了。

  一番寒暄招呼以后,大家都陷入了焦急的等待,酥肉在我旁边,跟我念叨着:“就是你,让我媳妇儿等你,这不憋住了?”

  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这个时候就不和这个要当爸爸的家伙斗嘴了。

  沁淮过来揽住我们俩,说到:“没说的,承清哥给取名字,我们当干爹,给小家伙的礼物可不能少。”

  如月也走了过来,刚想说话,酥肉就对如月说到:“如月丫头,我警告你啊,别送我孩子一只蜘蛛啥的。”

  如月没好气的说到:“我还想安慰你两句别急来着,你倒挤兑起我来了,我绝对不会送我干女儿或者干儿子这个的,送你一只蜘蛛好了。”

  “可别,我脆弱,心脏承受不起。”酥肉说完,我们一阵大笑,紧张的气氛倒是冲淡不少。

  只是笑完之后,酥肉有点儿想哭的说到:“我孩子真幸运,还没出生,就有那么多干爹,干妈了,那么多人疼。”

  是啊,酥肉可以算是我们这一群人当中,最早有孩子的人了。

  也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啼哭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每个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诞生..生命...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感动,酥肉哭了,如月也流泪了,连我和沁淮的眼圈都红了。

  往日的各种冒险岁月挤入脑海,那时我们都还小,都还年轻,如今我们竟然一起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

  新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