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六章 凶险

第十六章 凶险

  这样想着,我伸手在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卷红线,然后转身走到了大门,在这过程中,赵洪和慧根儿都跟着我,赵洪是纯粹被吓到了,而慧根儿则是和我一样,心知肚明,能带起如此气场的厉鬼,绝对是很‘凶’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气场可以影响物质,毕竟是可以带动气流的,刚才那门不就是证明吗?

  不要小看这种影响物质,关键时候会要人命的。

  这转身的一路走得并不愉快,背后总是飘荡着若有似无的笑声,眼角的余光也总是看见一个女人,我走在最前面,其实这种程度的‘小把戏’确实对我影响不大,对慧根儿也没什么影响,就是苦了赵洪。

  活生生的鬼屋之旅。

  我走到了大门口,赵洪充满希望的问我:“是要出去了吗?”

  我没有时间解释,显然是我们生人闯入,惹到了屋子里两个家伙,现在还是试探的阶段,等一下‘凶’起来了,就没时间做这些了,我和慧根儿倒是无所谓,总是能办法能脱身的,我还要想办法从这俩家伙嘴里掏点儿话出来,但是赵洪是普通人,虽然我把沉香给他戴在了手上,可他不小心中招了,还是麻烦啊!

  这样想着,我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想要打开大门,可这时,我的手莫名的一阵发冷,低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就搭在我的手上,在手电的光芒下,我能清楚的看见那只手被刀砍后,向两边翻卷着的肉,是一种惨败的颜色。

  尽管我不怕什么厉鬼,可是眼前的情形还是让我的鸡皮疙瘩从手臂一直冒到了脊背!

  赵洪在我的身后,已经尖叫了起来,至于慧根儿什么反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抬头,看见一张女人的脸,上面交错着刀口,根本看不出本来的容颜,由于下刀太狠,她的一只眼球几乎脱框!

  这几乎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厉鬼形象,怪不得赵洪一个大男人也会惊叫出声。

  这女鬼望着我笑了,其实牙齿很白,但是上面的血迹,和已经变形的嘴唇让人看起来真的不是很愉快,与此同时,一声飘忽低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脑海,我的耳中:“你是要出去吗?”

  一股怒火从我心中不自觉的升腾而起,这算什么,厉鬼挑衅道士吗?换普通人,这样会被吓死了!它们死的不甘,就想多造杀孽吗?

  几乎是不加考虑的,一口气息沉到丹田,我开口喝到:“滚开!”

  这种吼功,看似简单,其实我用出来也是颇为困难的,因为这是在瞬间集中精气神,然后功力一下子爆发的吼功,也就是说用自身的灵魂力生生的碾压,喝退厉鬼!

  因为调动了灵魂力,平日里一直沉睡的傻虎也一下子惊醒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虎啸威风凛凛的在屋子里咆哮开来。

  赵洪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傻乎乎的问了一句:“还有老虎吗?”

  在这样双重的作用下,那个女鬼惨叫了一声,然后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个男人重重的冷哼声传遍了全屋。

  我还会去理会这种冷哼声吗?我想也不想的打开大门,结果门口一片迷雾,刚才的院子已经看不见了,果然是一对厉鬼,我拿起红绳,拿出一头,快速的用特殊的办法在门把手系着红绳,一边绑一边把赵洪拉到我身边,然后把那捆红绳拿给慧根儿,说到:“准备大概30米,然后给我剪短。”

  慧根儿应了一声,而赵洪整个人完全处于半恍惚的状态,此时没有发疯都算着小子心理素质好了。

  很快,在门把手的绳结我绑好了,然后我逮着红绳朝前走了两步,大概一米多一些样子,就从慧根儿手里接过红绳的另外一头,从包里拿出一个铜钱快速的穿了过去,接着又打了一个绳结....如此,我几步一停的打着绳结,穿着铜钱,而一路上那两只厉鬼也没来骚扰。

  就这样一路走到楼上,却发现楼梯什么的已经看不见了,也不是看不见,确切的说是明明简单的路,就是一个楼梯直上直下的路变得乱七八糟,回头竟然是一条两边都是门的走廊!不知道的人一脚踏空,那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此时,红绳已经到了尽头,和我估算的一样,我快速的把红绳往赵洪的手腕上绑着,对他简单的解释到:“这条红绳就是你的指路绳,这个位置是我判断的这栋房子里唯一比较安全的位置,你站在这里别动,如果等一下我叫你跑,你就抖动这条红绳,就能清楚的看见路,你逮着这条红绳朝前走,它还是不敢靠近里,因为红绳上的铜钱都是特别的铜钱,是万人钱,阳气十足!足以撑到你跑出去!”

  赵洪毕竟是一个特种兵战士,他是很害怕,可对环境他竟然有惊人的适应能力,他声音发颤的问我:“刚才你打开门,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我在背包里翻找着东西,简单的说到:“你刚才看见那院子里的情形了,你一个人出得去吗?而且,这样让你出去,我也不知道你出去以后,会不会安全?万一其中一个跟上你了呢?只有你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而等一下,我叫你跑,肯定是我和慧根儿拖住了那两个家伙!你再跑,跑到院子里的时候,你看不清楚,就朝着空中洒一点儿这个,你会走出去的。出去以后,在别墅区的大门口等我,要有人气儿的地方,不要一个人呆着,就是这样。”

  说话间,我塞了一个瓶子在赵洪的手里,我很后悔带他来,如果不是怕麻烦,自己找地方,想他带路的话,怎么可能让他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中。

  赵洪深吸了一口气,捏紧了瓶子问到:“这里面是什么?”

  “克制阴气的东西,主料是公鸡冠子血,满意了吗?”我快速的说到。

  赵洪嗯了一声,竟然在栋屋子里站得笔直,仿佛这样他才不会害怕!

  做完这一切,我转头对慧根儿说到:“我们去那间凶杀的现场。”慧根儿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上衣,他好像很热的样子,其实在调动某种功力,气血沸腾之下,一个血红色的金刚像若隐若现。

  我看着觉得奇怪,这种暗纹身如果我猜得不错,是要用特殊的血还有特殊的方式才能纹出来,我不知道慧大爷这一脉是不是都有一个自己的纹身,但是对比起慧大爷那栩栩如生的恶罗汉的纹身,慧根儿这纹身显得等级更加的高等。

  没来得及问慧根儿什么,身后已经传来了赵洪那强壮镇定的声音:“你们这就走了吗?”

  我无奈的回头对赵洪说到:“你在这里,手上还带着沉香珠子,你又不是我这样的倒霉体质,你是不会被幻觉影响的,安心的呆着吧,这里最安全。”

  看得出来赵洪其实是很不想呆在这里,只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点点头。

  我在转身的瞬间,就已经开了天眼,慧根儿也是同样,在天眼之下,整栋屋子笼罩在一片血光之下,这栋别墅很大,我们同时都看见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那血红色的凶光几乎已呈实际,一个男人的影子就停留在那扇屋门的前面,只是影影烁烁的看不清楚!

  我也没有那个看清楚的意思,那男人仿佛是感觉到了我和慧根儿的走近,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房间里。

  “慧根儿,你身上的是什么?”

  “金刚纹啊!”

  “我是说,是鸽子血弄的?”

  “那多容易感染啊,这是我们这一脉的宝贝,是祖上一位高僧留下的鲜血,用特殊方法保存下来,这鲜血和我极为契合,是用那鲜血为主才纹上去的。”

  “我X,这不就是血型一样吗?你们还真先进,那么早就想到了这种办法!”我嘴上调侃着,却也知道这其实是十分严肃的传承。

  两个人说话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扇大门前,那血红色的凶光几乎刺得我和慧根儿眼睛发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