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九章 极度恐惧

第十九章 极度恐惧

  房间重新安静了下来,我和慧根儿竟然同时长吁了一口气,我们尽管有一些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本事,但从根本上来说,我们也是人,也有平凡之极的一面,面对这么一幕惨剧,难道心底就会平静吗?

  其实不知不觉中我的后背已经打湿了,是被汗水打湿的!这就是心理上带来的压力。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面对这个地狱一般的屋子,我心中紧张起来,如果说这场幻境是有目的的,那么接下来应该就是最关键的!

  我和慧根儿沉默着,死死的盯着这个凶杀现场,在下一刻,原本是下午,尽管阴沉沉还是明亮的房间,竟然开始出现一种不真实的颤抖感。

  这分明就是两个厉鬼都支撑不住幻境的表现,它们毕竟不是老村长,因为紫色的植物,变得强大,厉害无比。

  也可能这一段记忆是禁忌的,就算在幻境中重现,也有一种承受不住的感觉。

  就在整个幻境颤抖的厉害,我和慧根儿都感觉在跟着颤抖受不了的时候,终于,一个红彤彤的孩子从那个男人的身体里走了出来!

  是的,就是那么突兀的走了出来!

  说它是红彤彤的,其实并不尽然,是因为它的身上总透着一层模糊不清的血光,让人看着觉得红彤彤的,其实它本身的皮肤是惨白色的。

  这个孩子大概就2岁左右的样子,有一头黑发,它走出来之后,绕着尸体走了两步,仿佛是在研究什么好玩儿的事物,它始终背对着我们,但是手上,脚上都戴着明晃晃的金色圈子。

  当然它是灵体,只是本能的保持了一些身体情况的形貌,在那个时候,我的心就快要跳出胸膛,这是小鬼,这绝对是小鬼!培养小鬼是禁忌之术,几乎是人人得而诛之,因为小鬼太过怨气冲天,却没想到今天真的被我活生生的见到了。

  慧根儿估计心情也同样极其不平静,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很多。

  华夏绝对不允许存在这样的术法,只有南洋那一带,还保留了一些培养小鬼的方法,而这其中有一个关键的步骤,非得大能之士不能做到!

  如果说真的是小鬼,那么就绝对不是我和慧根儿两个人的事情了,这绝对是整个华夏修者圈子都要出手的事情,小鬼太过逆天,绝对不能允许存在。

  环境颤动的更加厉害,一个小孩儿清脆的笑声在屋内回荡着,仿佛是在它眼里这两个人死的很好玩,值得开心一般,这就是‘纯真的残忍’,也许这个词语说出来很难理解,但事实上放在小鬼身上就是。

  简单的说,就是在一张白纸上刻意了画满了残忍,也没有任何束缚和道德观,就是这个意思,把残忍,冷血,嗜杀变为本性!

  仅仅只是环境啊,我和慧根儿的心都颤抖的厉害,是的,我也会承认,我怕了小鬼,特别是亲眼所见之后。

  也许有比小鬼更厉害的存在,就如老村长,就如恶魔虫,但是它们绝对不能给我带来这种害怕的感觉,就如一个正常人会怕疯子。

  小鬼始终没有回头,而是在屋内蹦蹦跳跳,哼唱着一首我根本听不清楚的童谣,它雪白的脚踩在血泊中,竟然还能带起一个个的小脚印,怨气化雾,已经是极度了不起的事情,化成这样的实质?

  可毕竟这不是实质,只是怨气的影响,我和慧根儿就这样看着那小鬼的脚印,诡异的出现,又诡异的消失!

  传说阴间有能之鬼,能留下脚印,所以民间有头七在房间里洒生石灰,观看脚印的一种办法,这小鬼就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这房间里有生石灰,来办案的警察或许会脸色难看的看见,这房间里有诡异的小孩子的足迹。

  在颤抖的不真实的幻境中,诡异的童谣,这一切没有那种欧美恐怖片儿似的视觉震撼,却是一种十足的心理折磨,我和慧根儿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崩溃感,这是被那种恐怖的怨气气场影响,仅仅在幻境中只有形,而没有实的怨气气场都能把我和慧根儿影响成这样,可见是多么的可怕。

  可也就在这时,幻境仿佛支撑不住,快要崩溃了,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可我还没来得及轻松,那个小鬼忽然回头了,朝着我和慧根儿这边看了一眼,仿佛是知道我们在那里一样!

  不,我不想要看,那一瞬间,我就恐惧了,那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眼神,玩味儿,残忍,没有丝毫人类的感情,连动物眼中有的神采都没有!

  更恐怖的是,那是典型的小鬼眼,是纯粹的黑色,看不见一丝眼白,那黑色可不是眼珠子,那是怨气,深的可怕得怨气!

  另外,就是一张其实可爱,但你根本看不出哪点儿可爱的稚童的脸,因为那表情太过残忍,还有一种异样的浮肿!

  ‘吼’,慧根儿的身后陡然出现了一个金刚的法相,而身上鲜红的金刚纹一下子变得清晰无比,慧根儿身子都在颤抖,显然那金刚法相并不是慧根儿控制着出现的,而是自动的浮现了出来。

  要知道佛门怒目金刚,可是嫉恶如仇的,小鬼这么邪性儿的东西,终于是刺激了它。

  而慧根儿本人几乎是无意识的对我说到:“哥,它是看见我们了吗?”

  仿佛是一个水泡的破裂,在那小鬼这样看了我们一眼之后,这幻境竟然消失了,我们的眼前恢复成了一片的黑暗,只有手电的光在颤抖着,它的颤抖是因为我的手在颤抖。

  “不,不不,我们绝对对付不了它。”我几乎是无力的说到,甚至连宽慰慧根儿说这是幻境,那小鬼根本看不见我们这种话都说不出来。

  难道一定是看不见吗?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这个可怕的可能让我知道了,这个屋子里或许没有厉鬼要对付,或许有疯狂的厉鬼要对付,我不能多想,我只是知道这黑暗是让我如此的不安,连我也感觉到恐惧!

  “慧根儿,我破幻境了!”我喊了一声,然后从身后的黄布包里拿出了八张符纸,然后按照一定的方位,贴在了房间的八个位置!

  幻境看似破碎,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和慧根儿当然还是在幻境里,不然看见的应该天眼状态,不管以后是要遇见什么,当务之急是破除幻境,在幻境中,厉鬼比我们厉害,面对厉鬼,最怕的就是被控制。

  贴上去的符,只是最简单的对付鬼物的符,说白了,就是符上充满了阳气,正能量!鬼物阴气,怨气影响人的大脑才能形成幻境,用阳气和正能量克制它们,幻境自然就破了。

  八张符按照位置贴好,又是一个简单的聚阳阵,在这样的符的作用下,幻境不攻自破,整个房间那种安静消失了。

  血光刹那冲天,可八张符纸的位置还透着几丝清明。

  它们在哪里?我和慧根儿在天眼的状态下扫视着整个屋子,在角落里果然发现了站在那里的一双身影,是如此的模糊不清!

  “救我,救我....”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们看见了一切,救我们...”另外掺杂着一个男人的声音。

  它们的声音是如此的虚弱,仿佛如同大病了一场!

  我对这种情况并不惊奇,不是说变为了鬼物就不会虚弱,当它们消耗了自己的灵魂力,自然就会形成这样的现象。

  救它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一种本能的不安,可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它们走去,或许我会看见很可怕的画面,但是我必须要去验证一件事情。

  慧根儿跟在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