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一章 暗棋

第三十一章 暗棋

  其实那老大爷没说实话,我们也能理解,毕竟那么老还出来看门,那是一定很看中这饭碗的,而这饭碗在一定程度上是和他老板有关系的。

  他要直说这里闹鬼,砸老板的饭碗,也是砸自己的饭碗。

  所以,我们心里清楚,问题是一定有的,只是这老大爷说的挺委婉的。

  一行人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朝着A公司的仓库走去,按照资料上的说法,A公司在这片仓库区里占据了4个仓库,不算太大的主顾,也不算小主顾,总之是不显眼。

  这样,他们把仓库租在最僻静的角落也就显得不是那么奇怪的事儿,估计有得钱赚,谁还会在意你租在什么角落?

  在行走的过程中,一队保安和我们擦肩而过,没有过多的询问我们什么。

  虽说是深夜,这仓库区也不见得安静,因为时不时的还有来来往往的汽车,上货或者卸货,我们这一群人倒也不算显眼。

  “今天晚上闹腾吗?”在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见一个保安如是说到。

  另外一个保安回到:“你是新来的,就别问那么多了,这里安全还是不成问题的,我们也就走走过场,别闯到那里去倒霉啊,你知道老张吗?直接在那片儿心肌梗塞发作啊,说是病,谁知道看见什么了?”

  “那那个地方....”

  我敏感的注意到了他们的对话,但是也不能去询问什么,随着这几个保安渐行渐远,我也听不见什么了。

  “是有问题的。”元懿大哥显然也听见了这段对话。

  “没问题就意味着我们白跑一次,有问题又得危险。这人生还真是有些纠结!”老回抱怨了一句,但是脚步并没有停下,还是坚定的朝着A公司仓库的方向走去。

  这边是西边,走到这里,我们就感觉到了,这里几乎是这一片仓库区最安静,最黑暗的地方,在这里很明显的看出很多仓库没有租借出去,基本上就是A公司的4栋仓库孤零零的立在这里。

  我直觉这里的气场是很严重的不对劲儿,习惯性的就想要开天眼,可是老回拉住了我,他对我说到:“承一,别忙着开天眼,那无疑是打草惊蛇,告诉别人我们来了的信号。你也知道鬼物这东西,敏感之极,你在看见它的同时,它也就看见了你。”

  这应该就是经验吧?果然每一步的行动,看似随意,实际上很有两把刷子,上面也不是完全没照顾过,至少老回这根老油条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

  说话间,小北已经在行动了,他动作敏捷的跑到一个仓库,然后轻轻一跃,就抓住了仓库建筑旁边的楼梯,然后‘蹭蹭蹭’的向上爬去。

  老回倚在墙上,对我们说到:“让小北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吧,这小子是个道士,但是是道士里的侦查兵,对各种阵法极为熟悉,而且有一个很特殊的鼻子。”

  “怎么特殊了?”强子比较好奇。

  “哦,他能嗅到鬼味儿,你说特殊吗?”老回简短的说了一句,也没再解释。

  可是鬼有味儿吗?显然我是想象不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老回不愿意多说,我们也就闭嘴没有多问。

  老回在这里带着我们按兵不动,我们也就安静的等着小北,我估计着老回是个军师一般的人物,无疑,他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安排总是没错的。

  炎炎夏夜,是很燥热的,站在这片仓库区的阴影里,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凉,除了赵洪有一些不适应,低声骂了一句:“这地方邪性!”我们没有一个人开口,因为我们都心知肚明,表现出这样的气场,甚至可以战胜夏日的炎热,这个地方可不止是有问题,是问题大了!

  难道小鬼真的就在这里?我暗叹我的运气不是那么‘好’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仿佛这里的空气有一种特殊的功能,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越来越冷似的,慧根儿这小子有些烦躁的来回走了几步,说到:“这里太脏。”

  毕竟慧根儿是非常纯净的一个孩子,比我们敏感太多,说这里太脏肯定不会存在危言耸听的问题。

  我们听了,这只是沉默,赵洪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可接着目光又坚定起来,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就蹭到了我身旁,小声的对我说到:“承一,啥时候也教我学学道呗?”

  我....

  就在我无语的时候,小北有些颤抖的声音从上空传来:“老回,我腿软,叫个人来接我。”

  难道小北有恐高症?从他刚才灵活的身手来看不像啊,可一向淡定的老回这次不淡定了,原本他是懒洋洋的叼着一根烟的,听小北这么一叫,直接就扔了烟,低低的骂了一句:“我X,这次怕是有些麻烦。”

  老回在烦恼的时候,赵洪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爬上了那梯子,然后几乎是在梯子上,半把小北抱下来的,他是特工,这种技术性的体力活儿还是他出马最好。

  按说,小北在房顶上叫的声音已经够大声了,可愣是没有一个人过来看看动静,直接就无视了这里的一切,可见这里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是多么可怕。

  小北下来之后,脚步有一些不稳,脸色有一些苍白,好像是耗费了很大的心力,很承受了很大的恐惧一般。

  老回和小北毕竟是老搭档,感情颇深,他一把扶住了小北,然后让他坐下,元懿大哥细心的递过了一瓶水,小北接过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下去,才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显得好了一点儿。

  这时,我才注意到小北手上拿着一个看着很是复杂的阵盘,这和看风水的罗盘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东西,我猜测着小北的传承应该是‘阵’,严格的说起来也是属于山字脉五术。

  “拿出阵盘了,情况很严重吗?”老回叹息了一声。

  伴随着老回的叹息声,好像在我们背后的那栋仓库后面,响起了一步一步的脚步声,没有人害怕,包括赵洪在内。

  其实这是预料中的情况,如果一直那么安静,不发作点儿什么,才是不正常的情况吧。

  小北没有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支粉笔,借着手电的光亮,开始在地上画了起来,随着他下笔越来越快,我很快就看出来了,他画的是这一片儿地方的仓库地形图。

  画好地形图以后,小北在好几个地方打了几个叉,然后说到:“这几个地方,有很厉害的家伙蛰伏着,你们看位置是比较隐秘的,一般人也走不到那里去,可是不小心走到那里去了...”

  “心肌梗塞,是吗?”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显然我是想起那几个保安的对话了。

  “心肌梗塞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是真的身上味儿冲天的家伙,我们几个一起对付怕也要废一番手脚,到时候....”小北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的说到:“佩服A公司的那些混蛋,竟然那么大胆,把这些家伙藏在这里面,也不怕哪天血流成河了。”

  “只要避开这些地方就没问题吗?”赵洪现在就像一个好学生,不耻下问。

  “肯定不行,这里有高人布了阵法。”小北很是严肃的对我们说到。

  “布了阵法?”高宁有些好奇的问到,毕竟他也是道士,没道理一点儿都没感觉这里布了阵法啊。

  “是啊,如果不按照固定的路线接近仓库,那是会出问题的。”小北是这样对我们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