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四章 黑沉

第三十四章 黑沉

  魅灵就是这个阵法最后的杀招,它的存在恰恰好,让人陷入幻觉,一时间也不会闹出人命,最多让人们发现这里有一个痴痴傻傻的人罢了。

  而这种事情也最难解释,人们也难以去追根究底...最重要的是,也成功的为A公司拖住了‘心有不轨’的人,果然是步步算计。

  至于A公司的人,应该是核心成员才有自由进入仓库的资格吧,他们自然有克制魅灵的办法,因为魅灵这种东西只要破除了它的幻境,几乎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家伙,稍微重一些的阳气冲撞于它,也会让它陷入‘万劫不复’的状态。

  但在这之前,重要的是心志的清醒,这就是克制魅灵的东西,就比如我手腕上的沉香手窜,平日里戴上手上的时候它的作用并不明显,只是有一定的辟邪去秽的作用,那一次在别墅里遇见厉鬼,甚至赵洪还被上了身...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沉香手窜没什么用,事实上只是我一直舍不得发挥它的作用。

  因为沉香手窜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是装饰品,收藏品,但对于道家人来说,其实是消耗品,它的气味是醒神,宁心,破除幻境的最强‘武器’,越是珍贵的沉香,越是能发挥这样的作用,不说在遇见心魔,幻境的时候,就算是平日里的修行,能点燃一点儿沉香,也是非常好的。

  很奢侈不是吗?如果在知道是魅灵的情况下,我点燃一点儿我手中的沉香,没有一个人会中招,包括赵洪,要知道我这窜沉香珍贵倒也罢了,更重要的是它是我的祖师爷——老李温养了多年的沉香,其效果是异常强悍的,强悍到连吴立宇这样的高手毁我心神,它也可以抵挡。

  只是,我舍不得,它在我心中的意义不是一窜儿沉香,珍贵的发起,它,它只是我师父送给我的十岁生日礼物罢了。

  各种的想法让我出了一会儿神,手中的烟不知不觉就燃烧了一半,大家没有急着前行,是因为刚刚遭遇魅灵,还需要一个心情上的调整,然后再去面对那距离已经不远,或许更危险的仓库。

  “魅灵解决了吗?”这时,老回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我没有话说,就扯了一个话题。

  “解决了,你知道,哪种东西只要不受它魅惑,是非常好解决的,和解决普通的灵体没什么两样!一个菜鸟都可以解决,慧根儿弄的,没有下杀手,这一只魅灵怕是培养已久,对部门也是有价值的。”老回在我身边淡淡的说到。

  对部门有价值?所以留下一只魅灵那么危险的家伙?不过,我也不在意,甚至能理解,武器本身没有错,只是看它在谁的手里,魅灵因为被扭曲的培养过,已经失去了轮回的机会,这是一种普遍的认知,但如果能在正确的人手里,说不得还能累计一些功德,对它自身也是有好处的,毕竟不能轮回也不是失去了全部的机会。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存在叫鬼修,不是吗?

  我没有回话,只是理解的冲老回淡淡一笑,可是老回却分外严肃的看着我,这让我有些诧异,要知道老回是一个随时看起来都吊儿郎当的人,忽然这么严肃,到底是有什么事儿?

  看着老回这样的表情,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回已经开口了:“陈承一。”他直呼我的大名,让我又愣了一下。

  可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老回一定是有话要和我说了,所以我静静的听着。

  可这时,小北过来对老回说到:“回哥,已经凌晨1点多了,时间怕是耽误不起了。”

  老回点点头,然后说到:“我和承一说几句话就出发吧。”

  小北闻言,默默的走开了几步,老回转过头来看着我,忽然就说到:“承一,刚才你明明就清醒了瞬间,却又沉沦了下去,我是看在眼里的。我只希望你记住,不管你有多少原因,陷入了多么值得让人同情的回忆里,你都背负着这次行动的责任,甚至是我们这一队人的性命!要是今天没有慧根儿,而你自己却又不愿意醒来,你想想吧...”

  老回没有再多说,转身离开了,而我留在那里,一下子冷汗就布满了额头!

  执念,执念真的是很危险的东西,它正面可能会成为你的动力,反面也许就会让你万劫不复,在执念上求得一个心静,就如同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

  师父,也有执念,可是....是的,我比起师父来说,真的差远了,在心性上,不能比。

  “老回,下一次,我不会了。”我忽然大声对老回喊到。

  老回扬扬手,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我想这不是一句话能证明的,可我此刻已经在提醒自己,我还有责任。

  经过了魅灵的迷惑,队伍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沉默,可能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意识到了,这一次的行动有多么危险,这种性命的威胁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连慧根儿也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默默的拉过慧根儿在我身边,就如在很久以前,我拉着他一路去黑岩苗寨,那种带着浓烈个人意识的心情又浮现在心头,无论怎么样,我重要的人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

  至少,我可以用生命去保护他们。

  所幸,魅灵真的是这个阵法最后的一个杀招,剩下的几十米路,我们一路行来,再也没有遇见什么特别的情况,一路上很安静。

  仓库的门前,赵洪在忙碌着,A公司的仓库大门和这里别的仓库不同,就是那种一般的卷帘门,一般的门锁,按照赵洪的说法,是什么电子锁,需要破解。

  我们不懂这个,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赵洪的破解,术业有专攻,这的确不是我们能发挥的时候,而赵洪随身带的东西我也一件儿都看不懂,就如他现在正在破解所谓电子锁的工具。

  不过,他不是也不能看懂我们的法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吗?其实,真的并没有谁比较高贵厉害一些吧,在不同的事情面前,高贵厉害的人就有所不同,这句话想着倒是很有意思。

  夜,很宁静,除了赵洪破解那电子锁,偶尔弄出的声音,就只剩下了我们的呼吸声,这样的环境或许会让人放松警惕,也或许会让更加的紧绷。

  我们是后者!

  大概二十分钟以后,随着‘咔嗒’一声脆响,赵洪站起来带着微笑说到:“搞定,只要拉开卷帘门,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此时的赵洪眼神中多了几分自信,一路行来,他都是在看我们表演,这一次终于轮到了他去成功的为小队解决一件事情,这样的成功,是对自信最好的建立。

  “了不起!”我拍了拍赵洪的肩膀,然后第一个走上前去,轻轻的拉开了卷帘门,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这门后有惊天的秘密,或者,这仓库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安静,它里面有人在呢?

  就如老回所说,我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理所当然的该站在前面,因为我的背后,是别人的生命!

  ‘哗啦’,我的动作很轻,但卷帘门的声响依旧不小,我的心仿佛是被那声响控制了似的,随着声响的发出,跳动的厉害,在那一刻就像是要跳出喉咙一般。

  我不明白我为何会这样的紧张,紧张到后背都在冒汗,难道在今夜会有我生命中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想法很多,可是我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依然是一脸平静的,第一个跨入了仓库。

  仓库里,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这里面就是一片黑沉沉的空间,黑沉到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我也看不清楚里面有些什么!

  站在这样的黑沉里,我深呼吸了一下,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吧?我的手心在冒汗,就如前方的黑暗中,就有一个魔鬼在带着冷笑窥视着,等待着我一般,让我心生怯意,却不得后退。

  在这时,大家都纷纷进来了,也不知道是谁走在最后,‘哗啦’一声,又拉下了卷帘门。

  我们七个人陷入了完全的黑暗,周围安静的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