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六章 环环相扣

第三十六章 环环相扣

封僵尸,永远是那个办法,封住口鼻,糯米为底,上面贴符,封住僵尸支撑自己活动的一口阳气。

这怪异的僵尸,不似传统意义上的僵尸,更不是国外所谓的丧尸,它只会让我想起一个存在——老村长,很多相似的地方啊,我说不上来,自己就是有这种怪异的感觉。

老村长是变异的僵尸,但它始终逃不出僵尸这种范畴,当年孙魁爷爷能用赶尸的办法驱赶它就是证明。

面对我用糯米封住它的口鼻,那怪异的僵尸表现出了一种异样的暴露,挣扎的尤其厉害,赵洪和慧根儿这两个那么生猛的肌肉男,都被它挣扎的很痛苦,差点就要撑不住。

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明明是用糯米封住了它的口鼻,它竟然开始含含糊糊的吼叫,就像人在说话,我努力的不想去多想,可是分明听见它模糊吼叫的是几个字——陌生人,杀!

可是我懒得去想那么多,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了这只僵尸的口鼻处,这僵尸稍微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这一招办法虽然古老,但还是极其有用的!

不过,这僵尸也够厉害,就算封住口鼻,它还能挣扎几下。

慧根儿和赵洪筋疲力尽的站起来,长吁了一口气,他们总算不用当苦力了。

而我则对其它人说到:“除了放火,还有很多弄死僵尸的办法,封口鼻的办法不见得能支撑多久,你们尽情发挥吧,怎么弄死都行,僵尸这种东西有多大的害处,你们都知道,下手不用留情。”

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语气都是平静的,没有在众人面前表露出一点儿沉重的意思,可天知道我的内心有多那么沉重!这只僵尸竟然还能说话,也就是说它是有自主思维的,有多少我不知道,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无论怎么样,都只能让我想起老村长那逆天般的存在,竟然是要耗费老一辈那么大的心力才能制服,可就算这样,最后我还中了招,如果不是我无意中解开了他心中的死结,天知道,荒村几十年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老村长会不会再恢复!

动作灵活,自主思维,这里的僵尸莫非和老村长有联系?我心里阴沉,面上却神色不变,在那边动手的是强子,他对僵尸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恨,刚才如果不是我喝止,恐怕他会发疯。

和道家人不同,强子拿出的东西是七根桃木钉,他的手有些颤抖,他忽然就转头对我说到:“哥,赶尸不是没有用的东西,我杀这只僵尸就是巫术结合了赶尸的办法,哥,你看着。”

我点点头,知道其实赶尸人的没落是孙魁爷爷一辈子的心结,这自然是影响到了孙强,他此刻没有办法再对孙魁爷爷诉说什么,对我忽然那么激动的诉说,也是一种心情上的发泄吧。

所有人都看着孙强,而孙强拿出第一更桃木钉,先在僵尸的手心画了一个怪异的符号,然后光用自己的力量就把桃木钉钉入了僵尸的手心....接下来,第二根,第三根.....

按说,僵尸是一种全身僵硬的家伙,这是人们的普通认知,但人们的认知有一个误区,那就是僵尸只有在起尸之后,全身才会变得硬,没起尸或者被制住之后,全身只是僵。

这和力量的支撑有关系,就如一个人在用力的时候,肌肉会紧绷,然后硬度就会变高,在卸去力量以后,肌肉一样会变得柔软。

说起来,僵尸在没有起尸的时候,它的肌肉承受能力甚至不如普通人,谁都知道,柔软而有韧性的,能卸去一部分力量,那僵的,只能是脆的。

何况,这僵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僵尸,它没有那层保护层——毛!

毛?咳,有些搞笑了!

孙强把七颗桃木钉一一钉入了僵尸的七个位置,每一个位置,他都划伤了怪异的符号,其实道家也有用桃木来制僵尸的办法,只不过那只是暂时的控制僵尸,并不是杀死僵尸。

可是当孙强把最后一根桃木钉钉入僵尸身体的时候,那僵尸非常明显的就失去了生机,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接着,它就往后一倒,僵硬的仰面倒在了地上!

“爷爷...”孙强低低的呼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变得坚韧,他抽出了第一根桃木钉,开始仔细的擦拭,仿佛只有这样专注于一件事儿,才能平息内心的伤痛。

我走过去,拍了拍孙强的肩膀,一切都尽在不言中,我没有时间去伤感什么,去想起那悲壮的一幕,因为这个仓库处处透着诡异,僵尸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关上大门,出现在我们背后?这仓库里还有什么?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敢放松警惕,老回的话在我耳边,我身后是一队人的性命啊!

此时,仓库的灯已经全开,大概的样子已经暴露在了我们的眼里,很普通的样子,就跟一般的仓库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堆满了物品。

在这里是堆满了一个一个麻袋,整体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赵洪过去,老实不客气的用匕首划破了一个麻袋,在里面露出来的竟然只是棉花!

这倒是...难道因为棉花轻,好搬运吗?我是揣测不了A公司的想法,也懒得去揣测,只是一步步的超前走去,每走一步,我却有压抑不了心跳加快的感觉。

到现在我已经很相信我的灵觉,虽然它只是一种感觉,甚至就算预感到了也不能改变什么,但事实上,除非是我状态极差的时候,其余时间它根本没有失效过。

这样凭着感觉,我竟然一个人独自走了十几步,和大家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就在这时,忽然在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承一,你过来一下。”

这个声音陡然响起,让我全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回头,又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是元懿大哥在叫我,我一看,其余的人都围了过去,包括刚才还在专心擦拭桃木钉的强子,只有我一个人不知不觉走了那么远。

我赶紧走了过去,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就在我回头走了两步以后,我的身后竟然若有似无的响起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我一下子觉得非常愤怒,回头吼到:“是谁?”

可是根本没有人回答我,在明晃晃的灯光下,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难道是我听错了?我有一种想开天眼的冲动,但骨子里又觉得没有开天眼的必要,因为做了那么多年道士,就算不开天眼,也有基本的感觉气场的本事,这里的气场没有让我觉得很阴沉,根本不可能存在鬼物。

它..只是让我感觉到有一种沉重而危险的感觉罢了。

“承一,怎么了?”对我喊话的是高宁。

“没事儿,这里仓库跟室内篮球场似的,听着回声儿挺大的样子不习惯。”我淡淡的说到,并不是我要隐瞒,而是我是队伍的带领者,仅凭自己不肯定的猜测来指挥队伍,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几大步走回了他们聚集的地方,我一看那大门,立刻就明白元懿大哥叫我的意思了!

因为门上吊着一只死去的猴子,在它的脖颈上插着一根细细的竹管,从竹管里正一滴一滴的往外滴着鲜血。

赵洪用拇指沾了一点儿鲜血,然后在拇指上抹开,嗅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到:“承一啊,这猴子的血味儿不对,是中毒死的。”

我点点头,说到:“我以为只有小北的鼻子很生气,没想到你的鼻子也很神奇啊。”

赵洪不好意思的抓头笑了笑,到此时他可能已经适应了一些这样的任务了,而老回在旁边懒洋洋的说到:“能猜的出来,这种毒素应该防止凝血的功能,所以这猴子死掉了,血液却不会凝固,会一只这样滴下去。”

是的,只有一直滴下去,这个陷阱才会成立,原因就是大门角落,属于是视觉死角的那个开着的铁柜子!

我们拉动大门,猴子尸体是用一种巧妙的方法绑在大门上,我们拉升大门,猴子的尸体就下降,因为巧妙的角度,鲜血滴在了僵尸身上...接着,就会起尸!

是的,僵尸起尸的原因多样,这种特殊的僵尸更让人莫不清楚头脑,但无论怎么样,见血起尸那是绝对的一条!

这就是我们背后为什么会有僵尸的原因!A公司的算计真是一步接着一步!

我们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有些沉默,而这时,在仓库中响起了‘哐当’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