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七章 脱身

第四十七章 脱身

  鲁凡明打过招呼,就结账走了,在结账的时刻,他没有丝毫的张扬,就如一般的小市民似的,小心翼翼的数了几张零钞,甚至还拿出了两块硬币来结账,让在旁边的我心里直呼这人小心的太夸张了。

  凡事不要过头,过头就是假了,我喝了一口酒,这样的话我自然不会对鲁凡明说。

  结账完以后,鲁凡明带着讨好的笑容对我笑了一下就转身走了,我继续坐在那张桌子上大吃大喝,而老回在一分钟以后也回来了,他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看他身后的‘尾巴’,我做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心里清楚的很,我和老回已经被鲁凡明的人盯上了,老回上厕所,自然也会有人盯着。

  老回坐回了位置,对我说到:“快吃,今天不喝几台是不行了,刚才又有人约咱们喝,大概十几分钟以后XX歌城,哈哈,那里的妹子听说不错啊。”

  说话间,老回的声音故意放得很大,还伴随着猥琐的笑声,自然换来了几道鄙视的目光望着我和老回。

  我跟着一起笑,但心里明白,老回是在告诉我,十几分钟以后才会有人来接应我们。

  是的,刚才老回去厕所,就是叫‘救兵’去了,目测这里是十几个都是鲁凡明的人,我和老回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如果被缠上了,麻烦不说,至少这次行动就前功尽弃了。

  至于在厕所的电话我也不用担心老回什么,他和小北都会好几种密码,他拨通小北的电话,直接是用手指敲着话筒,用密码传递信息的,我相信这些保镖应该是不知道什么的。

  我想了想,放下酒杯,故意笑得猥亵无比,然后大声的说到:“说起XX歌城的妹子嘛,嘿嘿...”然后我一把揽过老回,在他耳边小声说到:“我们等不起十几分钟那么久,十几分钟以后鲁凡明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种蛊虫是有有效距离的。”

  是的,我刚才那个小动作,就是在鲁凡明的身上放了一只很小的虫子,这种追踪的蛊虫是如月在前年培养了一些,顺便送给我的一对,大概在五公里之内都有效果,原理据说是因为气味。

  昆虫原本就是很神奇,就连现在世界昆虫学家只研究到‘皮毛’的存在,那些蛊虫我是搞不清楚了,但没想到,我一直留着的一对蛊虫,在这个时候起到了效果。

  原本,老回是建议我用道家的放鬼头的办法追踪鲁凡明的,但是那个必须要找个地方开坛做法,再请回鬼头,询问具体地址,时效性绝对是赶不上这种蛊虫的,而且我根本没有饲养过任何鬼头,这个办法自然被我否决了。

  可是,蛊虫也有自己的限制,听说要十几分钟以后,我们才有接应人,就确实太麻烦了。

  “哈哈,你说的真的?那妹子真的那么够劲儿?”老回很猥亵的回应到,然后说到:“你说起这个,我也认识一个妹子,她...”接着,老回附在我耳边说到:“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请当地的派出所帮忙。”

  我立刻明白了老回的意思,然后佯装尿急,去了一趟厕所,不说用,自然也有尾巴跟着我,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拨通了小北的电话,在电话这头大呼小叫:“你等着,老子要来收拾你,有本事你就叫公安局的人来抓我啊,叫来啊,老子现在就XX街,等着你叫公安局的人来,不叫你就是龟儿子,老子等你5分钟时间,记得,不叫你就是龟儿子啊。”

  小北是个机灵人儿,肯定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到:“这个办法好,你和回哥等着,如果是当地的派出所,差不多5分钟以后就有人来。”

  我挂断了电话,很自然的在厕所里方便了一下,喝了一些啤酒,肚子早就涨得难受了,为了避免等一下误事,放空一下肚子,是自然了。

  方便完,我很冷静的在旁边的水龙头洗了一个脸,让自己彻底的清醒了一下,然后很快的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小虫子,放在了手臂靠近手背的位置。

  别人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我心里却是清楚,这就是如月教我的,利用这蛊虫的办法,要配合一种特殊的用草液调和的液体,在手臂上画一个‘米’字型的叉,然后因为虫子的特性,它就只会在这个‘米’字型的叉里活动,不会走出这个范围。

  而这虫子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会根据气味最终自己的同伴,米字型几乎就把所有的分岔路的方向都囊括了,同伴在哪个方向,虫子就会爬向哪个方向,我凭着手臂上传来的感觉,自然就不会跟丢目标人物,甚至都不用看一眼!

  这简直比最先进的仪器还要先进,而且异常的隐蔽,因为这虫子就比蚂蚁大一些!

  做完这一切,我心里异常镇定,脚步却很漂浮的走出了厕所,然后坐回了位置,接着大大咧咧的对老回说到:“等5分钟我们再结账走,狗日的王二叫嚣着让公干抓老子,老子就在这里等着,看他敢不敢?老子是守法公民!我看他有啥本事叫人抓我!”

  老回心中了然,一边给我倒酒,一边哈哈大笑的应和着我,可是我的心却在‘哭泣’,心想我英明一世,到今天,终于名声在这个大排档里败完了,估计这里所有的人都开始鄙视我和老回这俩‘老混混’了吧?

  越是紧张的时刻,我就越是爱胡思乱想,这也就是所谓的光棍精神,总是能找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爬在手臂上的虫子有些焦躁不安,这种虫子的节肢很是特别,就是带着倒钩那种,它爬动的时候,你的感觉很是明显,我是能感觉到虫子从我的手臂上直线往前,可是却出不了那个汁液的范围,索性就在最前方打着圈圈。

  我的心里也紧张,生怕也鲁凡明离开后会开车,那么五公里他很快就能脱离这个范围,我在心里数着时间,但愿这里的派出所办事效率会高一些。

  估计老回跟我是一样的心思,以至于握着酒杯的手都在发抖,在我坐下,大概4分钟不到的时候,在街道的那头响起了警笛声,别人的脸上露出了诧异,不解或者看热闹的神情,我和老回却禁不住同时脸上一喜,接着立刻摆出了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

  老回扔下两百块,就喊到:“老板,结账,两百够了吗?”

  那老板先是愣了一下,忽然就陪着笑说到:“两百有多啊!”

  “那就行!”老回大喊了一句,然后忽然对我说到:“跑!”

  说完后,老回拔腿就跑,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竟然是朝着警车跑去,我赶紧跟上,边跑边在老回身边说到:“失败,你太失败了,哪有混混儿吃饭要跑路时,还惦记着给钱的。”

  “滚,我看你演戏演上瘾了,不给钱咋行?心里过意的去吗?再说,不给钱,那老板纠缠不清,反而耽误事儿。”老回也是边跑边回答我。

  在我们起身跑路的同时,那些鲁凡明的保镖竟然不约而同的追了上来,我原本以为他们会放弃的,没想到鲁凡明的一个眼神,威慑力那么大,见我要跑,明知道是因为有警察要来抓我们,这些人还是敢‘顶风而上’。

  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他们很怕鲁凡明。第二,鲁凡明在他们眼里,手眼通天,警察不值得他们怕!

  “我X!”我骂了一句,心里不忿,说起来确实也有些悲哀,A公司做了那么邪恶的事情,竟然一个核心高层都可以在这个地方手眼通天,华夏的某些人是不是该自我反省一下?

  老回在慌忙间,拣了一根板凳,看也不看的朝后面砸去,然后继续跑着,边跑他边问我:“陈承一,你骂谁呢?”

  我一边喘气,一边吼到:“骂你拖低了我们的整体表演水平,没希望得到小金人了。”

  而在那边,警车已经开到了我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