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二章 血腥阁楼

第五十二章 血腥阁楼

  无论心底那丝恐惧是怎么来的,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任务总是要进行下去的,爬墙对于我和老回来说,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儿,几乎没有什么耽搁的,也没有任何意外,我和老回在几分钟以后就爬上了楼顶。

  在这个楼顶上,和别的人家喜欢弄点儿植物不同,除了那小阁楼,几乎就是空无一物,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遮挡,害得我和老回只敢蹲在楼顶上微微喘息,不敢站起来,就怕忽然从屋子里出来一人,抬头就看见我和老回。

  但好在这楼顶在夏日的白天经过了一日暴晒,在这深夜,竟然没有多少地气儿上升,一点儿也让人感觉不到那种属于楼顶特殊的燥热,还能让人坐下,不至于烫屁股。

  “这楼顶倒是不热。”老回小声的跟我说。

  “你觉得是好事儿吗?身为一个道士,一地儿在夏日都偏阴冷,你难道就没个判断吗?”我略微喘息的说到。

  “行了,我是不愿意去想那些事儿,刚才爬墙的时候,我还差点儿掉下去,爬上来的时候,都是一直忍着心底那丝不舒服的感觉,不然能这累?”老回说话也有些喘息。

  永远不要小看心理压力给人带来的疲惫感,我和老回就是典型。

  略微休息了几分钟,我们开始在楼顶上摸索,查探,手电是不敢开的,而且乡村的夜晚由于没有路灯,特别的黑暗,我和老回在楼顶上轻手轻脚的摸索,查探了很久,竟然都没有找到下去的出口。

  老回对我比了一个手势,表示必须进阁楼去看看了,我无奈点头。

  其实我和老回是不愿意多生事非是阁楼查探的,毕竟我和老回的看法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这栋楼有地下室,秘密就应该藏在地下室内,其它屋子里有什么,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况且,一上这个楼顶,多呆了一会儿,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没说出来,那就是我总觉得这里有一丝若有似乎的血腥味儿,而且在心底我对进入那个阁楼是抗拒的。

  关于这个血腥味儿的问题,老回没说,我也就没说,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又不是小北,没有那么灵的鼻子,说不定是我的心理错觉,毕竟这血腥味儿只是若有似无,无法确切的捕捉到的。

  我和老回小心翼翼的挪到阁楼,越是靠近这里我心底抗拒的感觉也就越严重,我没和老回交换什么意见,那也是徒劳的增加心理压力,而且老回此时代替了赵洪的角色,正在用一根类似于铁丝的专门工具,在专心的捅着门锁,我不想让他分心。

  “幸好就是一般的门锁,要是那种高级锁,就比如说电子锁什么的,我就没办法了,需要赵洪那种高级人才。”或许也是缓解心底的压力,老回一边开锁一边和我啰嗦着。

  我蹲在旁边问到:“你咋啥都会啊?”

  “废话,任务执行的多了,生死经历的多了,你就知道啥叫技多不压身了,恨不得什么都会点儿。”老回这样对我说到,话里倒是有几分沧桑的意思。

  而在说话间,一声‘啪嗒’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意味着锁被老回捅开了。

  收起工具,轻轻的拉开门,我和老回在瞬间就同时捂住了嘴,因为一股刺鼻的味儿传来,让我和老回忍不住都干呕咳嗽了起来,但我们不能弄出太大的响动,就只能捂住嘴。

  事实证明,我闻到的那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儿不是假的,在这门打开以后,冲出来的味道就是那种血腥味儿,还伴随着一种腐朽的味道,直冲人的大脑,根本没办法形容那是有多难闻。

  压根儿就不是人能呆的地方,估计这栋楼里的人也会很少进这个阁楼,除非他们的鼻子失灵了。

  我和老回不敢立刻进去,而是打开门,让这个阁楼敞了好一会儿的气,才进入了这个阁楼。

  老回是先进去的人,待到我在后面把门轻轻关上的时候,老回同时打亮了手电,只是看了一眼,我就听见老回声音颤抖的小声骂了一句:“我X!”

  老回算是心理素质很稳定的人,能让他看一眼就这样骂的事儿不算多,在好奇之下,我第一时间转过了头,在看了一眼阁楼里的情景后,我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和老回同样的‘我X’!

  没有办法不骂,因为这阁楼里堆积的都是尸体!不是人的尸体,而是乱七八糟的动物的尸体,并且根本无法拼凑,因为都是些尸体的块儿,鸡鸭的,猫狗的,甚至还有被拧成几段的蛇....最完整的就是一条被撕成两半的黑狗的尸体,就这样堆了一地!而且血液也流了一地,因为夏季的原因,已经成为了一种暗红的,粘腻的油漆状糊在地面。

  看得出来,这些动物的死亡时间不会太久,毕竟在如此炎热的情况下,还没有开始腐烂,只是散发出一种难闻的味儿,比屠宰场难闻几倍!至于那腐朽的味儿,我的判断是,在这里曾经重复的发生这样的事儿,久了,也就有了那种死亡太多形成的特有的腐朽味儿。

  “这是虐杀。”老回只说了一句话,就打了一个干呕,没办法,这样的环境就算有嗜血的变态也是呆不下去的。

  我不敢深吸气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只是对老回比了一个手势,示意老回快点儿找出口,在这里我一句话也不想说,一说就怕那味儿冲进我的嘴里,可是我的心底却充满了疑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虐杀了这么多动物?如果真的小鬼在这里,难道是小鬼?

  不,不会的,小鬼就算再厉害,它也是鬼物,就算气场已经强大到能影响物质了,但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威力,去虐杀如此多的动物。

  除非小鬼上了别人的身去做这些事情,但问题是谁能承受的住小鬼上身?被小鬼上身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我和慧根儿曾经看过的那场环境,那个男主人的下场!

  换个说法,小鬼就算刻意的不害它们,只要上了身,它自身带着的戾气,也会把被上身人影响到发疯,发狂。

  所以,以上的问题,让我的心中怎么不充满疑问?难道这里还有别的怪物?

  阁楼不大,在思考间,老回已经找到了向下的出口,被一块类似于下水道盖子的铁盖子遮挡着,他轻轻的提起了铁盖子,示意我先下去。

  我一刻也不愿意在这个阁楼里多呆,毫不客气的走在了前面,轻手轻脚的下着楼梯,老回走在我身后,又轻轻的关上了铁盖子。

  顺利的下到了三楼,我和老回都半遮着嘴,倚在墙上轻轻喘息,我在心里呐喊,能呼吸到正常而新鲜的空气,真是一件太他妈幸福的事儿了!

  “七个人,各个击破。”稍微适应了一阵儿,老回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

  我点头,那七个人应该就是我和老回最后的障碍,没有多余的废话,我们快速而小心的下到了二楼,一路上,我和老回都要经过别的房间,很不可思议的是,别的房间倒是很干净而整洁的,非常正常,而且进到了这屋里,什么阴冷的感觉啊,血腥味儿啊全都不见了,我和老回身为道士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儿,就觉得是一正常的房间。

  对于这个,我只有一个看法,C公司的实力真的不容小视,竟然把气息外引,不影响屋内的人,却有把气息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影响这个村子的人,这事儿看似简单,实则对于布置的人来说非常考校功力和经验,说它实力不容小视,也就是说,这是高人才能有的手笔!

  这让我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颜逸!他出手到底是什么程度,我简直不敢去想....

  蹲在二楼的角落,我和老回等着第一个上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