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五章 真实的残酷

第五十五章 真实的残酷

  整个地下室灯火通明,按照一定的方位摆放的,十几根儿臂粗,一米高的蜡烛在燃烧,那蜡烛的颜色诡异,就像猪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闻不到那蜡烛的味道。

  鲁凡明在忙碌,动作很优雅,但是是那么的一丝不苟,有条不紊。

  老回也在忙碌,他终于调整好情绪,举起了他的手表,一张一张的在拍照。

  “手稳点儿,免得照出来一片模糊。”我随意的对老回说到,可是放在裤兜里的手却在颤抖,我的声音不小,也不大,很平常的说话,在这安静的地下室,鲁凡明一定是听见了,可是我已经不在乎这个,在我们站在窗口的时候,鲁凡明就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嘴角的笑容诡异。

  然后他接着忙碌,并没有理会我们。

  很有把握的样子。

  “放心,很先进,防抖动的。”老回是这样回答我的,他的语气轻松,可是面对地下室的那一幕,我想他和我一样不轻松。

  十米的高度俯瞰下去,鲁凡明就像一个小人儿,但那里灯火通明,所以并不影响我们看清楚鲁凡明的一举一动。

  在地下室的正中央挂着一个小孩,由于太过瘦小,也就看不出年纪,但我知道,培育小鬼一般年纪不会超过5岁,也不会低于两岁,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小孩儿,刚刚有了一点儿思考能力,偏偏性格还没有完全形成,是最好的,可以人工的给他抹上任何的色彩。

  要多狠,就可以多狠!

  此时,这个小孩就被挂在地下室的正中央,穿过他锁骨的,是两根细细的金钩子,当然他也没有完全悬空,是被放在一个金盆子里的,盆子里装着的是一盆黑红黑红的液体,刚好覆盖到小孩儿的锁骨位置。

  那液体里具体的成分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能是啥好玩意儿吗?因为我看见那小孩儿每隔几秒就会抽搐一下,神情痛苦,那液体一定有很强的刺激作用,要知道他的锁骨被穿了两根金钩子,那里是有伤口的啊。

  可怜的孩子,我此刻的心情只能用这五个字来形容,我甚至有一种冲动,去打破这扇铁门,冲进去,然后阻止这惨绝人寰的悲剧,只因为我清楚,这孩子还是活着的,连成年人也许都承受不了的折磨,为什么要加身于一个如此稚嫩的孩子身上?就为了培育逆天的小鬼?!

  如果可以承受的,他将在七七四十九天的各种折磨下才会彻底死去,如果还可以承受,再有一个七七四十九天也行,因为时间能承受的时间越久,小鬼也就越加的厉害!

  最多的轮回,是九个七七四十九天!

  你们可以想象每一天比十八层地狱还惨的日子吗?而且还是一个原本心思纯净的孩子来承受?他连一个为什么都不能去问!

  鲁凡明的步伐带着一种舞蹈般的节奏,他仿佛很沉溺于这种忙碌,他刚刚在那盆液体里加了不明物,此刻又去拿了几件儿东西过来,竟然还仔仔细细的收在金制的托盘里,宛如他在给别人准备一场盛宴。

  我看不清楚鲁凡明在盆子里加了什么,也不太看得清楚他的托盘里是什么,因为毕竟隔着十米的距离。

  可一下刻,我就明白他拿了什么,是要做什么了,他变态的穿上了一件白大褂,然后动作就像一个专业医生一般的拿出那孩子的手臂,开始拍拍打打,不是很满意的样子,他是在找血管。

  小孩子的血管本来就细,每天被扎一针,那感觉一定是很痛苦的吧。

  我有些难受的看不下去,想闭上眼睛,可是我必须得看下去,仇恨更深一点儿,也许等一下我就更能忘记自己的生命,我举起拳头,狠狠的咬住了它,让疼痛支撑我看下去。

  为什么我会知道他是在找血管?只因为,我知道,小鬼的培育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接受怨气之血!

  终究还是不满意的吧,鲁凡明很是惋惜的叹息了一声,那叹息声在空旷的地下室回荡,犹如魔鬼的叹息,他拿过枕头,插进了孩子的脖子里,那里有明显的血管不是吗?

  针头的那一头连着的是一袋鲜血,鲁凡明把它挂好,很是平静慈爱的说到:“孩子,好好吸收吧,爸爸带你走向永生啊..”

  当然不要相信,鲁凡明就是孩子的爸爸,一般培育小鬼,都会自称是它的爸爸,这是为了以后的秘术‘偷龙转凤’做准备。

  孩子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就像小猫在叫,可怜又让人心悸,一定是很疼吧,那么粗的针头生生的扎进去,况且他原本就在承受痛苦!

  “鲁凡明,你TM的给我住手!”我终于忍不住怒吼了一声,一拳狠狠的砸在那个小窗上,却不想那小窗上看似不怎样的铁网,竟然是坚硬如斯,我的拳头被擦挂出了鲜血,可我不觉得疼痛,只有无尽的愤怒。

  “鲁凡明,你一定会有报应的。”一向冷静的老回也忍不住怒吼了一句。

  鲁凡明抬头看了一眼我们,很是神经质,变态的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继续埋头,拿出一套看似很精细的金制工具,然后一根一根的插进了孩子的手指头里...

  孩子哭了,有气无力,像是一只虚弱的猫咪连续的呻吟,一张脸呈一种不正常的青紫色,而鲁凡明很是满意的看见,一滴一滴暗红色的血从那套工具和手指的连接点滴出,神色满意...

  他做出一副很慈爱的样子,把手放在孩子的脑袋上,一下一下的抚摸,说到:“儿子,受苦是为了以后的强大,爸爸看着也心疼啊...知道吗?你的血是废血,是脏血,是需要全部放掉的”说到这里的时候,鲁凡明的声音变得急促而尖厉起来,他对着孩子大吼到:“为了收集和你同血型的血,你知道爸爸有多辛苦吗?何况,爸爸还要准备,要各种的准备,就是为了这血鲜美,能合乎你的要求...”

  他说话太过激动,以至于他的那只手是狠狠的捏在孩子的脑袋上,伴随着他神经质一般尖厉声音的,是孩子那虚弱的如呻吟般的哭声。

  这哭声,打在我的心口,让我有些痛苦的微微弯腰,这绝对是人世间最惨的一幕之一,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更是让我窒息,窒息到,痛苦到我要弯腰,才能勉强使自己站住。

  鲁凡明当然不介意各种折磨这个孩子,在这过程中,折磨的越惨,小鬼成形时,也就越厉害,在他眼里,这哪儿是一条生命,只是厉害的武器吧?

  “所以,表面伪装为厉害的人,内心深处也就越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变态,这条规律屡试不爽。”老回的话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小鬼逆天,为圈子所不接受!

  而培育小鬼为整个圈子所不容,也就是这些原因,残忍到了极点,我所看见的只是冰山一角。

  能想象其中一个步骤吗?每天放掉在生命承受边缘的鲜血,然后每天又同时补充同血型的但是是被虐杀之人的鲜血,那鲜血是在被虐杀之人死掉的前一刻取出身体的,当然补充的比放出的少那么一些。

  到最后,整个身体里全是这样充满了负面情绪的血液,对灵魂那是怎样的影响?何况,每天还要接受‘酷刑’?求死都不能!

  至于怎么死掉?当然是到最后,一天天的放掉血液,补充的再也跟不上了,就死去了。

  这个节奏,邪术之人自会掌握,他们会控制小鬼在指定的时间内死亡。

  这就是小鬼的培育过程,难以成功,因为很多孩子承受不住死去了,但没死去的,不是更痛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