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六章 唯一的理由

第五十六章 唯一的理由

  “让我们进去!”人的承受能力是有极限的,就比如现在的我,已经疯狂了,在卖力的拍打着那个小铁窗,拳头上已经是鲜血淋漓,可是我感觉不到疼痛。

  我刚才试着使用术法,大不了就是拼了,可是在这时我才明白,这里的阵法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这是失传已久的‘禁法阵’,在这个地方你沟通不了天地,凭自身的功力,任何大术都使用不出来。

  所以,我才发疯了。

  而老回他的脸看似冷静,其实动作比我更疯狂,他直接摸出了手枪,瞄准了鲁凡明,这样的攻击更加有效直接,我很赞成老回此刻杀人。

  只因为,我们是人,所以此刻才有那种对一个人非杀不可的心理!

  我和老回没有想过要逃跑,其实鲁凡明发现我们那刻开始,我们就知道要离开这里,是何其的困难,这个地下室不可能没有防备,否则鲁凡明不可能那么轻松,他把我们看成了瓮中之鳖。

  老回在进来之前,发出了紧急的讯号也就是这个意思,那紧急讯号不能传送什么确切的消息,但事实上已经是一种肯定的情况了,我们拿到了证据之后,就可以让全世界圈子里的人来讨伐这个逆天的行为。

  如果..我们死在了这里,自然也会有人收到紧急讯号来来证据!

  这是一个冒险的行为,其实我们当时也只是猜测,就这样做了,如果不是,那就会错失掉一次最好的机会,可事实证明,这个冒险行为是做对了,所以,此刻我们不要命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了。

  我不明白,我吼着我要进去到底有何的意义,可是我只是想靠近那个可怜的孩子,我只是觉得我靠近了,那个可怜的孩子就会有一线生机了。

  ‘砰’,老回开枪了,可是在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肉眼几乎不能捕捉到什么,就看见在那个地下室正中间的血池内一阵翻腾,接下来一个怪物就趴在了窗口上,冲着我和老回呲牙咧嘴的吼叫,我和老回如此胆大之人,竟然都被这怪物惊得倒退了一步!

  “我X,这是什么?”老回怒骂了一句!

  而我在看清楚这个怪物以后,几乎是忍不住的大吼了一句:“怎么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趴在窗户上是一个小孩儿,或者应该叫小孩儿?你要我怎么去形容它?好吧,如果一定要形容,它就是..就是小孩版的——老村长!

  同样是腐烂的肉和新生的肉交杂着,同样是破烂的皮肤和新生的皮肤交杂着,头皮掉了一些,没掉的偏偏还生出新的黑色的头发....不,它比老村长更恐怖,因为它的表情更扭曲狰狞,它全身都是淋漓的鲜血,而它的眼睛是纯黑色,被怨气覆盖了的纯黑色!

  “伤..伤害伯伯..杀..杀杀..杀杀杀!”这几个杀字一个比一个叫嚣的狰狞,与此同时,它那腐烂却又充满着升级的拳头砸在那个小铁窗上,刚才那个把我的拳头磨得鲜血淋漓的铁网,竟然被它几下就砸得变形,而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它手腕上的金环,我知道它是谁了,我见过它——那个虐杀那对夫妇的小鬼!

  怎么可能?我的脑子一片乱麻,小鬼是鬼物?怎么可能化形为僵尸?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范畴,我是不敢相信,小鬼什么时候能成实质了?

  此刻,是我此生最痛苦的时候,连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不是矫情,而是我明白了一个事实,刚才我们看见的,是这帮该是的家伙,要新培育一个小鬼,而这个小鬼是已经培育成功的!

  那意味着,这背后是活生生的一座——尸山血海!而这痛苦的过程,只要是有良心的人都会流泪。

  刚才老回打出的一颗子弹,嵌在这小鬼的手臂上,它帮鲁凡明挡住了子弹,它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限,我的肉眼捕捉不到,也就是说,那是音速!

  就算我不承认这是小鬼,但事实摆在我的眼前,这个公司做得事情,比培育小鬼更加逆天,他们在培育一种新的怪物,新的武器,曾经这也是很多所谓国家机器做过的事情,但是因为道德的约束,人性的问题放弃了,可是还有一帮这样的家伙在做,而且他们竟然很‘成功’!

  我流泪,除了自己的良心,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杨晟,我已经不能原谅他了,就如他所说的——最后一次!这段情谊,从我看见这个开始,已经彻底的斩断了....

  “点点,回来。”鲁凡明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室中响起,那个小鬼竟然听话的一下子消失在了窗口,或者,它不是小鬼?是小鬼僵尸?!

  点点,多好听的名字,呵呵,可惜这残忍能配得上这好名字吗?

  “枪,竟然没用。”老回的声音中带有几分颓废,‘啪’的一声扔掉了枪。

  我抹干了眼泪,站了过去,此刻我有一种‘变态’般的冷静,就像是一种能量被压缩到了极限,你反而感觉不到它的可怕了,但事实上,爆发起来的时候,那一定是毁天灭地的。

  “让我们进去。”我平静的对鲁凡明说到,此刻,那个僵尸小鬼就蹲在鲁凡明的肩膀上,纯黑色的眼眸里除了残忍,竟然还有对鲁凡明的依赖,呵呵——偷龙转凤之术!

  “别急,等我忙完,我怎么可能放你们走,你们进来也好,陈承一,知道吗?我挺需要你的。”鲁凡明用一种我说不出来的语气,对我说着,他需要我,我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话间,鲁凡明转身去到了我们看不见的一个角落,等他再次出现时,手中拿着一包鲜红的东西,他打开来,用刀开始把那些东西切成一片一片的,然后随手扔到了血池里。

  我的胃在抽搐,我看清楚了那是什么——人的内脏!

  “你们很聪明,没有逃跑,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这里呢,也不怕对你们两个说,每走一步,都是机关,没有活着出去的道理,这可都是你们华夏的高人布置的。想不到吧,你们华夏的高人和我们合作?”说话间,鲁凡明抬头,望着我和老回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切着他手里的东西:“这些东西还是切片比较好,比较容易熬化它,并且..”他随手塞了一片在那小鬼僵尸的嘴里,小鬼僵尸竟然吃的很香甜——吃人!老村长也没有做过的事啊!

  “点点也比较容易消化,一整块吃着太难看了。”鲁凡明继续说到。

  “哇...”老回已经吐了,而我的牙关紧咬,在这种人渣面前我一点点也不可能软弱,我要进去,我要救那个孩子,就算他只有一线生机,就算要让我用我的命来换,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看轻了,但我认为这值得。

  我要动用真正的秘术,这个禁法阵难得住我吗?师父,你也会为我骄傲的吧?

  “你不是华夏人?”我的语气依然冷静,果断的抓住了重点。

  鲁凡明拿起一块估计是肺的东西,陶醉的看了一眼,然后说到:“充满了新鲜的怨气,那深深的恨意,我都能嗅到,这是好东西。”然后抬头看着我说到:“我怎么可能是你们华夏人?笑话!我堂堂南洋大巫师,是你们华夏人?呵呵...”

  果然,培育小鬼是南洋那边的巫术,我一直疑惑,为什么我大华夏的人会用这种禁术!原来,真的不是他们动手做的,可是南洋的巫术我果断的不敢小瞧了,一眼的是厉害如斯!

  鲁凡明切着那些内脏,一片一片的扔进血池里,这个血池看来可不单单是怨气之血集成的,中间还包含着那么多别的东西,估计比我在书籍上看见的血池更可怕,血池——小鬼生生不息的‘动力之源’。

  做完了这一切,鲁凡明异常冷静,带着诡异的笑容望着我和老回:“先生们,你们可以进来了。”

  我和老回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转身等在了那铁门前,等着进入这必死的恐怖之地!没有别的理由,就算是为了那可怜的孩子,就算他只有一线生机,充满了怨气,可是我们也不想放弃他,就算拿命去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