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九章 密室与疯狂

第五十九章 密室与疯狂

  有一种性格叫鲁莽冲动,而有一种行为却叫不得不...

  是的,我不得不用暴力来发泄自己对鲁凡明的愤怒,即便在我冲过去的两秒时间内,我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比如说小鬼僵尸过来了,他会在我背上咬一口吧?又比如拖延时间的计划完蛋了...

  但是又怎么样?鲁凡明这种变态人渣,除了此刻暴力以对,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我克制,我得承认他是一个心理大师,很是善于激发人的负面情绪,而且他不留余地,他连一个老回可以自我安慰的借口都没有留给老回,就比如我是被他逼着吃的人肉!

  他是在从另外一个方面毁灭老回,就比如我和老回能活着出去,老回一想起他曾经在这里吃过不少人肉,他就一直走不出这个阴影,时间久了,说不定就会崩溃。

  不要小看人类心底那条道德约束的底线,一旦过界,那压力是无法想象的。

  而老回,我把他当成我的兄弟。

  我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鲁凡明的脸上,他的鼻血从鼻腔里流出,温热的血液流在了他的脸上,我的拳头上,这种热度的感应,反倒让我的心里有一种痛快的发泄感。

  我想象中的小鬼并没有扑过来,老回也应该安全,他的呕吐声依旧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以为鲁凡明会愤怒,继而用他口中那伟大的南洋巫术和我斗法,可是他没有,面对的拳头,他笑了,可是痛快张扬的大笑,他嘶喊着:“对的,就是这样,你们最好一个绝望,一个愤怒,尽情的燃烧吧,只有愤怒和绝望的人,才是那最好的材料啊!”

  “燃烧你妈,老子又不是火鸟!(在当年流行过一部电影,叫燃烧吧火鸟)。”我几乎被这愤怒冲昏了头,跃下桌子,我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向鲁凡明。

  ‘噗’的一声,鲁凡明的口中喷出了不明液体,他连人带凳子,被我一脚起码踹出了很远,如果不是有墙挡着,或许会更远,可见我的愤怒到达了怎样的临界点。

  但是这样够吗?这样远远不够,我又冲了过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打死他,打死他!如此暴力的念头,我发誓我这一辈子只对鲁凡明这样的人渣产生过。

  鲁凡明有些痛苦的弯下了腰,在我冲过去的过程中,却又打直了腰,他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变态的笑容,忽然舒展开双臂,像在迎接着太阳,对我大吼大叫:“来啊,尽情的打啊,用你的愤怒发泄啊,废物肉体上的痛苦会给我带来刻骨的仇恨,我会接近于神!”

  说到最后,他闭上双眼,神情竟然流露渴望,这恶心的表情让我内心一阵毛躁,我冲过去,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用头狠狠的撞向鲁凡明。

  ‘砰’的一声,我的脑袋晕乎乎的,可是无比痛苦,而鲁凡明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我算看出来了,这家伙如果是肉搏战的话,就是个战斗力为零的渣渣。

  但就算如此,他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我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刚才用力过猛,晕乎乎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又站起来,冲过去,几乎是不管不顾的无数脚就踢在了鲁凡明身上。

  可是鲁凡明好像还是不满足一般,他不停的刺激着我,虽然因为我的脚尖拳头他说话是那么的不流畅,可是他异常坚持的说着。

  仿佛我越是愤怒他就越是满意!

  “你不是一直想问我蜡烛..蜡烛是什么做的吗?哈哈..呕..哈哈,是尸油,新鲜的尸油,我亲手采集的,我杀死的人。”

  “对了,你知道培育上一个小鬼,我杀了多少人吗?467个人,那些流浪汉啊,流浪少年少女啊,孤寡老人啊,没人在意他们的行踪。”

  “还有,你知道我培育小鬼失败了多少次吗?17次啊,真是可惜啊,培育小鬼的孩子需要特定的命格,竟然在我手上死掉了17个,啧啧....有些小孩是偷出来的,多费劲儿啊!”

  我觉得我要疯了,由于太过用力,我自己已经是气喘吁吁,但就算如此,我也不想停手,心里那股被他点燃的愤怒越烧越烈,根本想让我和他同归于尽。

  可是这家伙怎么那么耐打,我敢保证,我这一顿拳脚,足以把一个生猛的汉子直接打到昏厥或者是残废,可是鲁凡明除了痛苦的表情,几乎显得很轻松。

  我这边还没说什么,可是他竟然‘愤怒’了,在我又是狠狠的一脚过后,他忽然爬了起来,大吼到:“不够,不够!你的愤怒还没提升你的力量,竟然破不了我的‘神打术’!”

  神打术?我对这个术法有听说过,却一直不怎么了解,只知道少林和尚其实蛮擅长的,说白了就是一种‘耐揍’的术法,可惜真正的神打术在南洋那边才是盛行的,没想到鲁凡明战斗力不怎么样,竟然还是一只耐打的‘乌龟’。

  他疯了一般的跑起来,而我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打得不够,是吗?我直接提起了一根凳子,追在了他的身后,我不敢去拿刀子,我怕这家伙一发现有姓名威胁,就会召唤那个小鬼僵尸。

  是的,我也许免不了和那个小鬼僵尸战斗,但在这之前,我能把鲁凡明打到内伤,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啊。

  鲁凡明不是真的要跑,他只是跑到了一个角落,按动了一个‘邪神’雕像的眼睛,我没想到那是一个机关,在他按动那个机关以后,那面墙竟然缓缓的朝两边一栋,露出了一个暗门,门口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小密室!

  密室里,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的脊椎骨的一小截!

  “脊椎骨是不是很美丽?看,这是我的战利品!”鲁凡明疯狂的笑着。

  我牙关紧咬,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拼成各种艺术图形的脊椎骨,竟然感觉到了冲天的怨气和冤气在流动,我忍不住被愤怒烧灼的一阵晕厥,提着凳子狠狠的朝着鲁凡明的脑袋砸去...

  鲁凡明倒退了两步,血从他的额角流出,他再次有些晕沉,可他沾了一点儿自己的血放在嘴里,对着我喊到:“有点意思了,就是这样!”

  说话间,他又按动了另外一个眼睛,地下室里又一个暗门显露出来,这一次,我顾不上再揍鲁凡明了,因为我看见那个暗门里站着一个又一个的‘人’,但仔细一看,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倒退了几步,因为这里面的哪里是‘人’,分明是我在仓库里见过的那些‘僵尸怪物’!

  接着,鲁凡明说出了一句几乎让我崩溃的话,他吼到:“你看见没有,我这里面的是精品,战斗力强悍,知道他们是什么吗?是我暗杀的你们华夏的道士,哈哈哈哈...真正有能的道士!”

  华夏的道士,真正有能的道士,我把自己的牙齿咬出了血!我决定要拼命了!

  “愤怒吧,我要保留最愤怒的你,在一瞬间杀死你,你将是我最珍爱的武器,华夏年轻的道士第一人。”鲁凡明用一种类似于咏叹调的语气对我说着话。

  而这时,老回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那声音很是不对劲儿,带着一股浑厚的,从胸腔迸发的力量,他喊到:“承一,准备拼命的术法,让我来会会他!”

  我一回头,看见老回诡异的变化了,这种变化类似于慧大爷和慧根儿使用秘术时,肌肉力量膨胀所产生的变化,可是又那么的不同,老回的皮肤呈一种诡异的蓝紫色,我回头的时候,那蓝紫色还很淡,可只是瞬间,就越变越深了。

  我忽然间想到了一个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