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三章 逃

第六十三章 逃

  “别紧张,他只是在用特殊的方法要去操控这些快要起尸的——昆仑之祸,我停留时间不长了,你只需要记住,在我离开以后,你还有三分钟时间。你可以利用其中一分钟狠狠的揍这个人,剩下的两分钟,逃吧,有多远逃多远。”就在我紧张的时候,我的灵魂忽然收到这样的一段信息。

  这样的信息传递根本就不耗费时间,就如同直接印在我脑子里似的,但事情的关键并不是这个,事情的关键在于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师祖是如此的活灵活现,就如一个真人站在我的面前,关爱,庇护,教导.....是师祖亲临了吗?我越来越有这个念头。

  知道此时是不应该,可是我还是问出了一连窜的问题:“师祖,你知道吗?我师父去找你了,他任何话都没留给我,就去找昆仑了,他应该是觉得你在昆仑。师祖,你知道我师父在哪里吗?他希望我们这一脉不要陷入不停找寻的轮回,但事实上,我怎么可能放得下他,这就是一个轮回!”

  我的问题久久没得到师祖的回应,在此刻,他只是望着施法的鲁凡明,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一直沉在我丹田的功力就如沸腾了一般,一下子按照特定的路线冲到了喉间。

  这个路线我太过熟悉了,不就是道家几种吼功中的一种吗?踏禹步耗费的是灵魂力,但是本身的功力耗费得不算多,师祖的瞬发法术虽然耗费功力,可是比起灵魂力的耗费来说,这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从某一个方面来说,我的功力是有余的。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听见一声充满了威严意志的,不容抗拒的吼声:“还不滚出来..出来..来..来...”

  那充满威严意志的吼声在整个密室回荡,余音不绝,但是鲁凡明的表情一僵,整个人一下子呆立当场,接着神色变得痛苦起来,不到一秒,我的天眼自动睁开,我看见,一个很是明显的怪物灵体离开了鲁凡明的身体。

  我不知道那个是什么,看形态倒像是雕刻在这黄金墙上一个邪神似的。

  可也容不得我多想,我忽然又收到了一段信息:“揍他,杀了他也不为过,这华夏我不信没人来保住我的徒孙!至于你问我的问题,我只能说,立淳儿,你,都是痴儿!可惜你们的命运,不是我一句,你们是痴儿,就能点醒你们,化解执念,自己的人生自己去经历吧。就如我华夏不死,我道家不亡,但苦难也从来没有少过。”

  “师祖是你吗?”我发疯般的大喊到。

  可是,下一刻,我就发现我的声音直接从我的喉咙里发出,然后一个趔趄,从灵魂上的空虚感一下子就传到了我的脑海,这不是虚弱的感觉,是一下子失去了依靠的空虚感,秘术没结束之前,就算我灵魂已经虚弱到要崩溃,我也会莫名的兴奋的,有一种灵魂强大的错觉!这就是秘术的作用!

  “揍他,杀了他也不为过!”师祖的话在我的脑海回荡,师祖刚才那一吼,我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所谓神打是什么?我们通俗的翻译一下就是所谓的‘神’借助你力量,达成你某一方面的能力。

  比如说能打,又比如说能挨打!

  借助神力打架,又或者借助神力化解挨打的痛苦和伤害!

  但这不是请神术,和老回刚才施展的合神术是一个道理,他请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有能力的家伙,都尊为神,这就是神打的本质!

  刚才师祖的一记吼功,直接是吼散了鲁凡明的护身神术,所以他告诉我,揍他,杀了也可以,并且不用害怕,华夏自然有人保我,珍妮大姐头吗?

  我来不及想那么多,直接抓过一把鲁凡明切肉的刀,然后就冲到了鲁凡明面前,望着我冲过来,鲁凡明先是大声的召唤小鬼僵尸,可惜小鬼僵尸根本不能动弹,他转过头望着我,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大吼一声扑了过去,直接把鲁凡明扑到在地,然后拳头就如狂风暴雨般的落在了他的身上,是的,我可以一刀杀了他,但是这样杀了他,完全不足以表达我的愤怒!

  杀467个人,打,狠狠的打!

  残害了17个孩子,打,狠狠的打!

  用尽办法的虐杀,折磨,打,狠狠的打!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把人的生命放在眼里,打,狠狠的打!

  只是短短十几秒,我骑在鲁凡明的身上起码挥出了几十拳,每一拳都包含了我的愤怒,我的悲伤,我的痛苦....所以每一拳都是发狠一般的发泄,拳拳到肉!

  没有了所谓神力护身,鲁凡明在我打出第一拳的时候,就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在挨了几拳以后,就眼泪鼻涕一起流,嘴上嚷着:“不要打了,你杀了我,你不要打了!”

  “你TM的不是说肉体是废物吗?你要用痛苦来激发灵魂吗?我帮你啊!”我几乎是嘶吼着的喊到,哪里肯停下拳头,我只有一分钟的宝贵时间,怎么能不尽情的折磨这个人渣?

  在我痛打鲁凡明的时候,我注意到在那间密室的僵尸怪物已经蠢蠢欲动,师祖说的对,它们会起尸,但什么叫昆仑之祸?我却搞不懂!

  但我也懒得去想,师祖说三分钟,那就是三分钟,我绝对不怀疑三分钟这个时间的可靠性!

  在我的拳头之下,鲁凡明的脸很快变形了,可笑又可怕的是,他的头骨,如此坚硬的东西,竟然被生生的砸凹下去了一块儿,可见我是多么的用力!

  我的拳头与坚硬的头骨碰撞,只是一小会儿就已经鲜血淋漓,痛得麻木,可是能比上我心中的痛快?当你痛恨一个人的时候,你或许会想出千百种的方式来折磨他,但是,相信我,没有什么能比一拳一拳痛揍他,看他在你拳头下求饶来得痛快!

  鲁凡明被我揍得几乎晕厥过去,但只要他一有这个征兆,我就会狠狠的一耳光抽醒他,接着再打,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一个男人屈辱了,鲁凡明就算不是人,他也是雄性动物!他终于被我折磨的崩溃,他大喊:“点点的本体就要回来了,刚才我用最紧急的命令召唤了他!你杀了我,杀了我!不杀我,你马上就会没机会了!你就得死!”

  一分钟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气喘吁吁的对着鲁凡明‘呸’了一声,然后提起刀,手却不自觉地在颤抖,我知道我必须辰这个绝好的机会杀了这个人渣,不杀他意味着会有更多人死在他的手上,会有更多残忍冷血的邪物诞生在他身上,可是这却是我第一次要去正面的,主动的杀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不害怕?

  对的,鲁凡明不尊重生命,可是我尊重生命,我没办法去亲手结束一个生命,还保持着淡定!

  “杀我啊,哈哈哈..杀我啊,不杀你就是个王八蛋!哈哈哈....”鲁凡明吐了一口血沫子出来,声音模糊的喝骂到,仿佛怕我再继续折磨他,一心一意的叫我杀他!

  他是巫师,笃定的相信灵魂,相信他的神会庇佑他的灵魂,或许他觉得杀了他反倒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真是讽刺,一个以残酷折磨别人为乐的人,竟然怕别人折磨他?真是讽刺啊!

  想到这个,我仰天狂吼了一声,然后双手握刀,朝着鲁凡明的心口狠狠的插了下去!

  ‘噗’鲁凡明吐出了一口鲜血,刚才还张狂的笑声在喉间‘嘎然而止’...是死了吗?我忽然有些害怕,一下子从鲁凡明的身上翻了下来,惊恐的倒退了几步,我是杀人了吗?

  可是容不得这种结束一个生命的恐惧在我的心中多做停留,在那边老回仿佛是感应到我已经结束了鲁凡明的性命一般,忽而呻吟了一声...

  老回!

  而那个一直被折磨的小孩,仿佛也是知道那个一直折磨他的恶魔生命已经结束了似的,心有灵犀一般的再次发出了一声小猫般的呻吟声儿...

  对,我要救他!

  我有惶恐,马上扔下了手中的刀,然后有些狼狈,有些脚步不稳,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那个小孩儿的身边,这时,我才看见,这个小孩儿被金钩子穿过的伤口已经有些溃烂,他的眼睛被蒙着,因为他不能记住仇人的样子,以便鲁凡明日后施展‘偷龙转凤’之术!

  “老回啊,老回...老回,你坚持住啊!小娃娃,你别怕,你别怕啊,叔叔来救你...”我的手颤抖着,上面还有鲁凡明的鲜血,然后握住了那个金钩子!

  我一握住那个金钩子,那个小孩儿就虚弱的呻吟似乎是哭泣了一声,我吓得想把手拿开,可是师父说,三分钟,只有三分钟!

  我一横,大声说到:“叔叔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可是你忍着,叔叔是救你的!”说完,我牙一咬,几乎是闭着眼睛,快速的把那个金钩子从小孩子的锁骨间扯了出来,接着,我根本不加考虑,又同样的心一横,把第二个金钩子扯出来了...

  奇迹的是,那个小孩子仿佛听懂了我的话,真的一声都没有哭泣!可怜的孩子,我的手不自觉的在他头上摸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脱下外套,把他抱了出来,用外套把孩子裹了起来!

  孩子的全身散发着一种难闻的臭味儿,确切的说是一种血腥,药味儿,还有腐烂味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可是我丝毫也没嫌弃他,把他抱在了怀里,然后奔向了老回!

  老回在地上已经很是虚弱了,看样子,根本是出气进气都不均匀了...我把孩子放在地上,然后把老回扶起来,却不敢正面背着他,因为他正面插着好几把刀子...

  我让老回背对着我,然后这样扛起了老回,再吃力的抱起了孩子!

  我,我要带着你们逃出这里!

  我迈动着步伐,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是除非我死掉了,否则我一定要把他们带出这里!

  “承..承一,你真厉害...”忽然,老回虚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不,其实比我厉害的是你!”湿漉漉的头发贴在我的前额,汗水从我的眼前滑过,我踏上了第一层的阶梯,然后对老回如此说到。

  是的,在此番战役中,风光的也许是我,但是真正的英雄只有一个,那就是老回!

  我一步一步的上着阶梯,也就在这时,我的身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咆哮声,一股强大的,阴冷的气场忽然就笼罩了整个密室!

  我的内心说不出的苦涩!昆仑之祸?起来了?复活了?苏醒了?

  或者说,那气场是那个所谓的点点本体回来了?

  它们任何一个的存在都可以让我陷入万劫不复啊!我怀中的孩子懂事安静的可怕,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衣襟,不肯放开!我没有扯开他的眼罩,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这地下室如此残酷的一幕,我不想他的记忆力有这个地狱般的地下室...

  而我的背上是我兄弟的生命,他用他的生命来守护了我们的希望,我怎么能让他的牺牲白费?

  我很想哭,可是男儿在这个时候不该哭,不能哭,大不了就是死啊!这样想着,我咬着下唇,几乎把下唇咬出了血!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师祖说有三分钟的,我只希望剩下的时间我能跑出这个地下室,即使希望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