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四章 兄弟,再见

第六十四章 兄弟,再见

  我无法去形容这步伐的艰难,当灵魂的虚弱一波接着一波的传来,当想到鲁凡明所说的外面那条通道有机关,当身体的疲乏一阵一阵的‘叫嚣’着让我躺下...

  每一步阶梯仿佛都成为了‘天堑’般的存在,我每踏上一步阶级,小腿肚子都在发抖!

  如果说身体的疲惫,心灵的压力我可以无视,那灵魂的虚弱让人沉溺在一阵阵的睡意里,连睁开眼皮子都困难,何况是带着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孩子逃出这个地下室?

  “胡闹...有后遗症的...胡闹...”师祖的话反复在回荡在我脑海,是胡闹吗?后遗症是什么?我苦笑了一下,想要放下怀里的孩子,无奈他的小手抓的我紧紧的。

  无法想象,如此虚弱的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可以如此的抓紧我的衣襟。

  “乖,叔叔拿东西,拿出来以后我们好逃命。”我轻声的安慰着孩子,奇迹再一次发生,他竟然松开了自己的小手,我都怀疑此刻不是一个孩子在面对我,而是孩子身体里的灵魂在直面的感应我。

  身后阴冷压抑冷酷的气场越来越重,密封的地下室竟然起了一阵一阵的旋风,那‘绚丽’的蓝紫色火焰被风吹动,诡异的跃动着,几欲熄灭,伴随着这骇人气氛的,是快要起尸的‘昆仑之祸’此起彼伏的吼叫嘶喊声.....

  “兄弟,你等我一下!”背着老回,我连伸手去黄布包里摸东西的力量都没有了,说话间我放下了老回,然后再从黄布包里拿出了那颗药丸!

  后遗症?我胡闹?看着那颗药丸,我只是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就要把药丸扔进嘴里,命都不要了,也就不在乎灵魂的虚弱了。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死亡无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我值得了。

  就在那一瞬间,一双手逮住了我的手,因为虚弱,那双手是那么的无力,是老回!

  “不..不要命了吗?”老回的声音是如此的虚弱。

  “你休息,你记得这里是三条命,我只能拼。”我轻轻移开了老回的手,老回莫名的看了一眼孩子,终究只是轻微的叹息一声,没有再阻止我。

  药丸下肚,我那虚弱的灵魂如同久旱的土地,被注入了一股股新的液体,尽管这液体不是甘甜的水,可能只是浓烈的油,在注入这片干涸的土地后,会燃烧这里,到最后什么都不剩下,但至少在燃烧中,我重新获得了力量。

  虚弱的感觉消失了,疲惫的想要沉睡的感觉被兴奋所替代,我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抱起孩子,背起老回,发疯般的朝着出口跑去...

  一阶阶梯,十阶阶梯,二十,三十....那大门洞开着的出口在我的眼里越放越大,感谢鲁凡明太过于自信,放我们下来后,并没有关闭大门的机关,否则光是找机关,就有可能把我们困死在地下室!

  人,总还是需要一点点运气的,这是人的命运!

  命运不是要我死的,这样想着,我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笑容,希望总是能给人无穷的动力,这是比绝望正面许多的能量,因为它不是引领人走向毁灭!

  ‘蹭蹭蹭’,我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楼梯间里回荡,伴随着是我粗重的喘息声,最后五梯,最后三梯,最后一梯....我跨过了那道大门,仿佛跨入了希望。

  我忘记了时针的‘滴答’滴答’,我浑然不觉,在我还剩几阶阶梯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指向了三分钟,就在我欣喜,深吸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管它什么机关,只要冲出这通道的时候....

  地下室中,‘呼’的一声,蜡烛忽然熄灭了一根,‘澎’的一声,灯泡忽然爆炸了一个...通过小窗,我不用看,也感觉到整个地下室忽然就暗了几分....

  “死..你们都要死....”一个稚嫩却残酷的声音,忽然在地下室中想起,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就如鲁凡明所说,小鬼的本体真的快要回来了!

  它的气场强大如斯,本体还未真正的回归,就已经用强大的气场,传递了残酷的信息给我和老回,怀中的婴儿仿佛受了什么惊吓,开始抽搐,并且再次发出小猫般的哭泣声!

  情况已经是千钧一发!

  拼了,我大声咆哮了一声,然后咬紧牙关,不管不顾的超前冲去,没冲出几步,我发现整个通道中,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一扇,两扇,三扇...总共五扇密室门同时出现了..

  机关的速度很快,那些密室门以我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洞开,里面影影烁烁,人头攒动,还夹杂着嘶吼的声音,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是僵尸怪物!

  原来鲁凡明所说的机关是这样的,在这条通道里用密室关着不少的僵尸,我根本不敢停留,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在这些密室里有多少僵尸,但是从密集的程度来说,真是不少!

  比仓库里的多,这是我唯一的概念!

  可是最糟糕的情况不是这个,我们的身后也传来了更加雄浑的嘶吼声,还有快速而密集的脚步声,那些师祖口中的‘昆仑之祸’起尸了,已经追了上来!!

  我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最快的那一个,已经快冲到了地下通道的门口,更诡异的,它竟然拿着一柄法器,掐着手诀!

  不,不!我在心中嘶吼着,难道还有一小部分生前的本能吗?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是想想老村长,它几乎是保留了生前的一切记忆,甚至变态到把村子保留在了生前的样子,这些僵尸保留一些生前的本事,根本不算奇怪!

  鲁凡明!我的牙齿几乎咬出血来,只恨自己刚才杀他杀得太过轻松....

  我很快就冲过了那5个密室,而密室门依然在无情的打开,那些僵尸怪物已经一个一个的‘涌’了出来,按照规律,它们只要稍微清醒一下,就会毫不留情的朝我追来,更加糟糕的是,如果我们死了,这个村子呢?这个村子还离城市很近,这个村子......

  我的眼睛都红了,这是因为仇恨而烧红的眼睛,鲁凡明,我操你妈!他已经死掉了,是我亲手杀死的,可是这也无法阻止我对他的滔天恨意!

  忽然间,我感觉我背上的老回抽动了两下,我无法回头去查探老回的情况,我大声喊到:“老回,你坚持住!”

  老回并没有回答我,只是一下子从我背上挣扎着下来了,我打了两个趔趄,才稳住身子,回头一看,老回身上赫然插着七把刀...七把献祭之刀,就是献祭生命,神仙也无力回天...

  “老回..你!”泪水一下子涌上了我的眼眶,忽然的哽咽,让我喉咙痛的要命,千言万语生生的被憋成了这几个字!

  老回整个人在急剧的变化,献祭生命以后,得到了就是全部的力量,被请之‘神’要拿到一个人全部的生命力,精气神,那么在被请的时间里,是需要‘同生共死’的!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再有保留?在这个时候,老回就是山魈,山魈就是老回!

  不要以为术法太神奇,相由心生,也就是灵魂影响相貌,老回在得到了山魈全部的力量以后,也就是在瞬间灵魂和山魈共存,他的模样自然也就开始变了。

  老回没有回答我,他的样子就在我咫尺眼前,变得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我衬衫胸前的口袋一沉,是老回染血的手把那块手表放进了我的衣兜:“带出孩子和手表,你说(我师祖)灵魂是可以升华的,我的生死不重要!记得,带出他们,否则我不原谅你!”

  这句话说完,老回发出了一声仰天的嘶吼,头也不回的转身朝着通道冲去,只是瞬间就和那些僵尸怪物战到了一起....

  老回!我的眼泪在此刻几乎是滚滚而下,我不敢再看,我感觉我胸口的衣襟又被抓紧了几分,我转身,朝着出口跑去,身后,是僵尸怪物的嘶吼声,还有老回那愤怒的爆发声!

  兄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