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五章 乱麻

第六十五章 乱麻

  “我如果不当道士,我的理想是当一个赛车手....”

  “....我只希望你记住,不管你有多少原因,陷入了多么值得让人同情的回忆里,你都背负着这次行动的责任,甚至是我们这一队人的性命....”

  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耳边响起的是老回对我说过的话,他明明就在我身后啊,可是我仿佛是在前方看见了他,乱蓬蓬的头发,粗粝的胡渣,随时不换的大裤衩,随意的拖鞋....他笑着,他又吊儿郎当的走路,又在开车时,在两腿间抓一把....

  我多想回头冲进去,和他一起同生共死!!

  可是我怀里抱着一个饱经苦难的孩子,我的胸前放在沉甸甸的证据,他跟我说,如果我不把这些带出去,他不会原谅我!

  眼前的场景在不停的变换,通道尽头了,大铁门跨过去了,再次爬阶梯了,阶梯越过了,没有任何的危险追上来,没有....在踏完最后一步阶梯的时候,我忽然就哭出了声音,我不舍,我心中充满了爆炸般的愤怒,我回头,却看见漆黑一片,地下室狂风起了,烛火竟然全部熄灭,我只听见各种野兽般的嘶吼声,还感受到一股股如同潮水般蔓延上来的阴冷....老回,你在哪儿?

  我不抱希望,没有希望,老回你还能站在我身边,和我勾肩搭背的喝酒!

  “伯伯,伯伯...杀了你们,杀了你们...”一个充满了暴戾,残酷的童音忽然回荡在整个地下室!

  就算是如此悲伤的我,在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小鬼回来了!它回来了,老回还有活路吗?

  “老回!”“老回啊!”我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抱着孩子冲了出去....

  是太虚弱了吗?或者,还是太难过了?我怎么跑也觉得自己跑得不快,我怎么用力也发现自己没有力气....

  这明明就是靠近城市的乡村,修着一条好走的水泥路啊?我怎么就跑不快?

  在那个时候,我的身边没有别人,如果有人一定会看见抱着一个孩子,跑得跌跌撞撞,一脸哀伤,一身狼狈像个疯子似的我。

  我不能停下,因为在跑出那间屋子不久以后,我就感觉到有一样东西追上来了,在它追上来的瞬间,泪水原本已经干涸的我,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太清楚是什么东西追了上来,是小鬼!如果是它追了上来,老回,老回他就已经是死掉了。

  在那一刻,我忽然就明白了师祖为什么惋惜,也就忽然明白了师祖为什么会说,一个人的生死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灵魂的升华!

  我一边跑,一边的呆呆望着天,老回,你此刻可是已经去了天上,是不是已经从痛苦中解脱了?

  刺激性的药物,药力在慢慢的消失,疲惫的感觉又如潮水般的包围了我,我抱着那个孩子,我在无意识的自言自语:“小娃娃,要死,也是叔叔先死吧?小娃娃,你不要恨什么,真的,小娃娃,我知道你受了苦,但你绝对要记得,记得为了你的命,已经有另外一个叔叔死掉了,现在叔叔也会死了吧。所以,你不要恨,真的不能恨!那个叔叔用生命告诉你,你的命是有人珍惜的...”

  我跑不快啊,这个时候,阴冷的感觉已经把我的全身包围,我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裤腿....

  我没有回头,我依然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朝前跑去,远处,我能望见城市的灯火,尽管已经是深夜,在那里,是不是天堂,是不是?

  ‘啪嗒’一声,我摔倒在了地上,我怕怀里这个受尽了苦难,身上带着重伤的孩子再次受到伤害,我生生的扭转了一下身体,让自己仰面倒下,而让他倒在我的怀里!

  我从胸前的背心口袋里,摸出了那块表,紧紧的握在手里,如果我死掉了,小鬼那种灵体是拿不走这关键的证据吧,而他们如果找到我的尸体,看见我紧紧的握住这块表,应该就会明白什么吧?

  我太明白,我不是自己绊倒的,是有一个东西缠住了我的腿,是小鬼吧?

  望着天上的繁星,我笑了,发现自己到了这个时候,真的不怕死了,我的手无意识的搭在那个孩子的身上,轻轻拍了那个孩子两下,孩子,但愿你能坚持的活着,只需要再等片刻,会有人来的吧?

  我感觉那阴冷从我的腿上在向上蔓延,那蔓延的感觉很奇怪,就像是一个孩子趴在我的腿上,在顺着我的身体向上爬。

  真好,死在大名鼎鼎的小鬼手上,也不算辱没了我老李一脉的名头吧?能和那些怪物加一个变态巫师战斗成那样,而且仅仅两个人,师祖,师父,我也没为你们丢脸吧?

  最重要的是,在死之前,我可以看一下小鬼本体的真身,也算震撼了吧?

  陈承一,你可真光棍!我自嘲的笑了笑,把孩子放在了身边,任由那冰冷的感觉蔓延上身体,望着天空,脑海中闪过许多的面孔,在这一瞬间,让我好好的回忆他们吧!

  可也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旁边的玉米地里冲了出来,我心中懊恼,小鬼是多么凶残的东西?这是谁啊,冲上来送死吗?

  我一转头,却看见那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不是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吗?她是活该倒霉吗?竟然流窜到了这里!

  我想大吼一声,让她快点走开,可是虚弱的我连发出一个声音都困难,更勿论大吼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带着迷茫,却又说不清的眼神冲过来,然后双手无意识的挥舞着,莫名其妙的吼着,痴笑着:“啊,啊,你在那里,你在那里!”

  谁在那里?我搞不懂这个女人的话,但奇异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已经涌上我胸口的冰冷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的褪去,接着,我发现那个女人忽然跪下了,忽然惶恐了,忽然大吼大叫,叫嚷着些什么,我也听不懂,只能迷迷糊糊的听见,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这倒底是怎么了?我更加搞不懂了,可是我发现我刚才因为缠绕而完全不能活动的身体竟然能够动了,我动了动手指,艰难的想要站起来,也还是想提醒这个女人快走,我怕她因为我送命!

  却不想她忽然大吼了一声,极其狼狈的又朝着玉米地冲去,在她身后竟然刮了阵阵的旋风...

  难道这个女人是高人?我眯起眼睛,来不及多想什么,就听见远方传来了嘈杂的车行声,还有人声,原本那还隐隐包围的阴冷忽然也完全散去了,夏夜,又恢复了它的燥热!

  小鬼就这么放过了我?这不现实啊,小鬼是根本不知道害怕和退避的东西,来多少人它就能杀多少人,除非完全的将它毁灭,它为什么会这样忽然的退去?难道..难道是有人在‘召唤’‘命令’它退去?

  除了这个,没有东西可以阻止小鬼!可是鲁凡明明明就已经死了啊?!

  我脑子乱成了一团麻,奇怪的女人,怪异的小鬼,可是只是一小会儿,悲伤就将我完全的淹没,老回!我失去了一个刚结识不久的兄弟,他用他的命成全了我的命!

  老回...我的泪水无意识的流淌,一个闪亮的车灯忽然就照到了我的脸上!

  ‘吱’,紧急的刹车声,然后是脚步声,可是我像疲惫了一千年那样,一下子就闭上了眼睛。

  “小家伙,你不能睡,你的灵魂如此的虚弱,怕是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