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四章 来了

第八十四章 来了

  可是人是群居动物,所有的情绪都是会收到他人感染的,当那些代表着紧张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那‘滴答,滴答’的时间流逝声在我耳边响起时,我原本还平静的情绪,终于被点燃,我的呼吸开始慢慢的急促起来,心跳也开始加快,大颗大颗的汗珠从我的额头滴落,我也算是经历过很多次生死大战的人了,我不明白我这次为何会忽然紧张到这种程度。

  整个扎营地很安静,除了布阵时传来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剩下的就是小北偶然的咆哮声,他是催促那些帮忙布阵的人,让他们动作快一些,让他们不要出现一丝纰漏,而每当这种时候,王武就会冲上去捂住小北的嘴,然后在小北的身边柔声的安抚他,但具体小北有没有听进去,我也不知道,因为他还总是会咆哮,至于王武,是过余的担心打草惊蛇吧?

  慧根儿站在我的身边,然后过了一会儿又坐下了,接着就是反复的擦拭他的戒刀,这样的动作他已经重复了四,五次,我把手放在他的光头上,问到:“紧张吗?”

  “嗯,紧张,因为额没杀过人。”慧根儿说到杀字的时候,手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会说你今晚会杀人?杀戒难道不是要戒的吗?”我问到。

  “如果不杀,就会死更多无辜的人,造更多的孽,那可不是慈悲,佛法不是一层不变的,有时候杀既是仁,就如孙悟空一路行去,还杀了不少妖怪咧,那些家伙不是人。”慧根儿对我说到。

  这些话不无道理,那些家伙也的确算不得人了,我想起了鲁凡明的密室,想起了那惨绝人寰的一幕一幕。

  沉默了一会儿,慧根儿忽然开口说到:“哥,其实额怕。”

  我手放在慧根儿的光头上,到底他也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且在这之前,心性比一般的孩子都要单纯许多,忽然就要面对这样的残酷,逼着他成熟,只有这句我怕,还代表着他是一个孩子。

  “其实哥以前也经历了很多,在那之前,哥也害怕,可是你相信哥,当你投入其中的时候,你就不会害怕了,真的。”安慰是没有用的,这个时候只能把自己的体验告诉慧根儿。

  慧根儿还想说点儿什么,可已经没有机会说了,这个时候,一个身影显得有些仓皇的跑回了营地,是小霍,我的心陡然提紧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不过10点10分,鲁凡明一伙这么快就到了?

  不止是我,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有好几个人站了起来,甚至有人问出了‘怎么回事儿?’,毕竟不是说好深夜的吗?毕竟是要面对不是人的家伙,谁没压力?

  在如今的华夏大地上,就算圈子里的人,见过僵尸的又有多少?毕竟僵尸在某些政策下,已经没有太多存在的可能了......

  可这时王武表现出了一个队长该有的素质,他扬起了一只手,比了一个手势,那就是安静,王武说过,到了某些时刻,一律用手势交流,为的保证不要打草惊蛇和行动的一致性,那些并不算太复杂的手势,已经被大家牢牢记在了心里,此刻就是用手势的时刻了吗?

  这是一个大行动,没人敢不听指挥,王武的手势之下,大家很快安静了下来,可是那紧张的呼吸声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王武也顾不得这些了,因为此时小霍已经跑到了王武的身边,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王武的神色变得严肃,然后忽然扯下了对讲机,直接用对讲机和大家交流:“还有二十分钟左右,鲁凡明一伙,四十一人就会赶来这里,立刻收拾现场,准备埋伏。”

  这时小北的声音忽然又开始咆哮:“我的阵法还没有做完,我.....”

  王武捂住了小北的嘴,他的声音通过对讲机清晰的传入了我们每个人的耳朵:“阵法等一下再继续,因为必须把这些人困在山谷里,相信我,我们会用生命给你争取完成阵法的时间。”

  小北还在癫狂的挣扎,王武这时干脆拿起小北放在旁边的水壶,劈头盖脸的给小北淋了下去,那‘哗哗’的水声在对讲机里分外的刺耳,但这一招是有效的,小北从一种癫狂的状态中醒了过来,有些颓废的低下头说到:“阵法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最终完成。”

  王武在小北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到:“放心吧。”

  小北蹲下去,有些痛苦的揪住了头发,我了解小北的痛苦,显然那一句用生命为他争取时间刺激了他......

  他如此癫狂的投身于阵法之中,为的也就是最终不要拖累大家。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冲动,我忽然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小北,我们愿意,我们为你争取时间,你为我们争取生命吧。”

  我这一句无心之言,却像是点燃了某一种情绪,我的话刚落音,就听见慧根儿在旁边说到:“小北叔,额也愿意。”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我听见旁边有很多的声音这样说到,此时王武拿着对讲机放在了小北的耳边,我看见王武的脸色也变得激动起来。

  小北拿过对讲机,手有些颤抖,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到:“谢谢,我不会辜负大家的。”

  原本只有沉闷和紧张的战前情绪,经历了这么一下变化,忽然变得热血了起来,大家都有一种拼命的觉悟,这倒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单,山谷布阵的现场迅速被打扫干净了,不算密集的树木也有效的遮挡了月光,使得这些已经画好,并且掩藏好的阵法更加的不露痕迹,山谷变得黑暗起来,我们居高临下的趴在山谷的上方,观察着一切。

  我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前所未有的集中,连呼吸都变得很轻柔的盯着山谷中的变化,风轻轻的吹着,可我却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

  “慧根儿,你知道这个小霍吗?他的消息可靠吗?”此时,离王武说的二十分钟还差了十分钟,我忽然问起了慧根儿关于小霍的事情,我认识这个小霍,对他具体的事情却不算了解,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他,我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心神太过集中会导致紧张,所以想聊得别的,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小霍可厉害咧,他能和狼啊,狐狸啊什么的沟通,他说过如果他承受的住,这漫山遍野的狼啊,狐狸啊,都是他的好帮手。”慧根儿小声的对我说到。

  沟通狼,狐狸?我还以为是蛇呢!因为小时候,我曾经接触过一对赶蛇人,那个赶蛇人爷爷还送了我一竹罐子药粉,非常有用,到现在我都记得!比起蛇来,无疑狼啊,狐狸啊什么的更加聪明,而且更容易发现人类的行踪,有它们帮忙侦查,确实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情。

  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难道小霍是狼孩儿?我想起了一些传说,不过这小霍看起来可不像。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在山谷的那边,有闪烁的光芒亮忽然出现了,晃一下,又消失了,接着越来越多的光芒开始晃动,那种光芒我很熟悉,是强力手电,他们来了吗?

  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第二想法却是,这鲁凡明够嚣张的,在如此的压力下偷渡,都敢用强力的手电!

  扯了一片草叶子放在了口中,我的心忽然就充满了强烈的战意,鲁凡明这一次你再也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