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二章 其实...

第九十二章 其实...

  是的,我没有可以瞬发的法术,在这一局的‘对峙’中,我承认面对狡猾的鲁凡明,我棋输一着,太局限于自己的伤,总是想着要把力量留到最后,在关键时刻留着给鲁凡明一行最致命的一击!

  而我的伙伴们也抱着这种想法,他们宁可拼命在前面,一次次的阻止我,也要我留在最后,把最后的希望留下!

  可惜战斗不是斗地主,一般都把王炸留到最后,鲁凡明显然比我更懂得这场战争的‘牌局’!

  只不过,我还没输,瞬发的法术吗?我没有,可是付出代价的话,不是不可以做到,就比如不是运用灵魂力,而是直接燃烧灵魂力,这样的结果就是灵魂力再不可以恢复,因为变相的来说,那是燃烧灵魂!

  陈力他们已经冲了过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用生命来阻挡鲁凡明一伙,我结起一个手诀,要开始了,燃烧灵魂力的手诀并不复杂,只需要耽误5秒钟,这个手诀一结完,我就可以发出瞬发的大术,即使最后的结果是我身死!

  是的,后果就是这样!

  但在这时,一声响亮的枪声响起了,‘砰’的一声炸开在这夜空,我清楚的看见,冲在最前面的鲁凡明身子一顿,速度明显的就慢了下来,接着,枪声接连响起,那九个奔跑中的斗篷怪物,速度都跟着慢了下来,最弱的一个甚至已经停下了脚步。

  枪声,洪子出手了吗?我心中一喜,我一向是看不起热武器的,没想到它们竟然还有这样的威力,可以阻止奔跑中的僵尸怪物,也不得不赞叹洪子他们的枪法真的很厉害,如此高速的行动目标都可以命中!

  也就在这时,刚才站在我身边的小霍也说话了:“是时候了。”说话间,他带着一种忧郁而伤感的眼神,轻轻吹响了手中那奇异怪状的乐器,乐器发出奇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头孤狼在如泣如诉的嚎叫。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我的手忽然被一个人拉住了,我一看是王武,因为斗法,此刻的王武已经很疲惫了,我看得出来,他是费了很大的力量才跑到我身边的,他有些气喘吁吁的说到:“陈承一,不要出手,你一定不要出手!有人说过,你会在最后的时刻出手,如有变故,一定要我阻止你,否则会很严重,很严重...”

  这是什么话,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仿佛背后有什么信息似的,不出手,为什么不要我现在出手,我心中疑惑,可是看着王武的眼神焦急又真诚,估计他也是不知道原因,否则到这种时刻,他应该早就说出来了,而且此刻我心中的危机感,不但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盛,仿佛是内心深处有一个想法也在不停的对我诉说,不要出手,如果现在出手一定会后悔!

  是的,我开始正视这个声音,毕竟战场的情况几经危机,我的兄弟们已经战斗到了这个程度,我始终忍着没出手,就是内心有个声音在一直的阻止我出手,是的,不到时机出手,一定就会后悔!

  我选择相信了王武,放下了双手,听见身后枪声大作,按正常的说法,洪子他们应该不会有危险才是,毕竟除了九个斗篷怪物,所有的敌人已经死光,洪子他们选择出手的时机很正确,这个战术安排也很正确。

  我隐隐觉得这场战斗,其实是有高人在布局啊!

  为什么说热武器在修者的战斗中没用,只因为无论你隐藏的多么好,只要枪声一响,立刻就有修者会判断出你的位置在哪里,不要说别的术法,就算放出一个灵体,你的灵魂也会遭受到重创,还谈什么攻击力?要知道放出灵体几乎不属于施法的范畴,攻击力于修者不高,所以也不需要什么施法的准备,换一个角度来说,而再好的枪炮也是需要人来操作的,不是吗?

  所以说,修者的破坏力是可怕的,一直都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修者,不会去参与普通人常规的战斗,这股无形的力量除了人为的制约,甚至连天道也隐隐有如此的意思,修者对常人,不管是不是巧合,总会遭受到很惨的下场!

  就如鲁凡明如此丧心病狂之流,敢去对付常人,也绝对不敢去参与到常人的战斗,除非他已经下定决心,断了自己的修行之路!

  所以,我松了一口气,看着热武器去阻止这些斗篷怪物也是颇有成效,而斗篷怪物就算保留了一部分能力,我也不相信它们隔着如此远的距离施法,距离越远,所需要的灵魂力越多,它们已经丧失了这个资格!至少表面上来看是如此,毕竟它们不是逆天的老村长,服用的不是紫色植物的本体!

  只是,我内心为什么会有一种伤感的情绪,伤感到我想要流泪?我一时间理不出头绪!

  却听见身边的元懿大哥和高宁同时闷哼了一声,然后同时闷闷的一下子倒在地上,而在天眼之下,我看见那个镇压的气场破碎了,原本被热武器阻挡的斗篷怪物速度一下子又快了起来!

  我甚至听见了一个枪手的叫骂:“X,达姆弹也打不碎这些家伙,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啊?要速度慢一点儿,可以爆头就好了,这么快,要打不中了。”

  我没听见洪子说话,是的,它们的速度陡然加快,怕是命中也有些困难了!

  可是,在这时,其余的斗篷怪物顶着子弹在朝前冲,可是有一个却停下来了,然后摸摸索索,竟然从怀中拿出了一件儿东西,隔着距离我却看不清楚!

  只是也在那一瞬间,我心中的伤感一下子爆发了,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吼到:“洪子,你们快跑!”

  可是跑得掉吗?下一刻,一道流光一闪而过,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就听见我身后的树林传来几声‘什么东西?’还有几声嚎叫,然后就是有人摔倒的声音!

  我根本无能为力,因为人再快,也快不过灵体!

  竟然有这种东西,我真的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种东西!那东西的名字很拗口,通俗点儿说,那就是‘灵体炸弹’,封印的是充满了仇恨,却即将要魂飞魄散的灵魂,这种灵魂一旦对准目标,就是不死不休的发泄仇恨,反正已经是要魂飞魄散了!

  修者都觉得难缠,普通人怎么会抗得住!

  我之所以没有料想到对方会有这种东西,那是因为,即将要魂飞魄散的灵体收集起来简直是万分困难,而且还可遇不可求,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怎么会这样?

  洪子,洪子他....?我几乎是发疯般的朝着洪子他们埋伏的地点跑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小霍的乐声已经完全的停止,从战场几个几度隐秘的死角,钻出来了几条跟小牛犊子一般,眼神妖异的大狼,此刻一只大狼已经猛地扑向了刚才停住脚步的那个斗篷怪物。

  我再次体会到心碎的感觉,虽然元懿大哥,高宁,小北,慧根儿,强子的情况都很糟糕,可他们毕竟活着,难道我又要牺牲一个兄弟吗?

  我跑着,王武在身后紧紧的跟着,我听见他费劲的说到:“求你,千万不要出手,不要..”

  我的心乱如麻,伤心的要命,可是让我惊喜的是,洪子竟然从埋伏的地点走了出来,抱着一把看起来就很牛逼的大枪,我一下子就惊喜的笑了,却发现洪子此刻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些不对!

  他开口对我说话了:“承一,其实我已经死掉了?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了,我怕你难过。快了....”

  什么?眼前在我面前活生生对我说话的洪子,他告诉我,他已经死掉了?什么快了?

  不会的,不,不,这是什么意思?我张大着眼睛,呼吸困难,话语辗转喉间,可是心里堵的要命,而在我旁边,王武一下子跪下了,拉住我的手,几乎是嘶喊着说到:“请你忍住,不要时候千万不要出手,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