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一章 你杀我吧

第一百零一章 你杀我吧

  可是她来做什么?难道她也是一个高人吗?但是从她呼喊的声音来看,我第一时间就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个女人身上根本就没有法力的存在!

  那这是什么?瞎喊吗?我有些疑惑的望向天空,却惊奇的发现在天空中原本充满了狠戾与怨气的小鬼,表情变得异常的奇特,那是一种痛苦与哀伤综合起来的表情,中间还有质疑,不解和愤怒,但它就是这样生生的停下了进攻觉远师徒的脚步,带着这种表情,呆呆的立在天空!

  与此同时,大阵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嚎叫,是鲁凡明的声音,鲁凡明还没死?我眼睛微微眯了眯,也好,就怕大阵彻底弄死了它,我没有办法手刃这个仇人!

  不过,这个女人的出现,竟然引发了鲁凡明如此的情绪,倒是一件儿‘新鲜事儿’,我有一个感觉,或者这个女人就是小鬼唯一的制约?

  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随着小鬼停下了它那发泄怨气的脚步,觉远师父更是加紧了超度的步伐,这一次他们好像使用了什么秘法,在天眼之下,我仿佛能看见他们口中念出的每一个经文都戴着淡淡的金色。

  这样的超度,显然又让小鬼的情绪失控,但同时,那个女人手捧着一个盒子,带着悲怆的表情,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下山坡,她口中喊着:“点点,住手吧,点点...妈妈没有不爱你,点点,回来吧,住手吧。”

  这个疯女人竟然是小鬼的妈妈?我一下子震惊了,鲁凡明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谁都知道,小鬼怨气所在最深的,就是父母的抛弃,这是一种深刻的误会,深入骨髓,如果小鬼的父母尚在,是真的能化解这种怨气的,这其中有什么故事吗?

  但震惊的同时,我的一颗心又落回了肚子里,如果小鬼的妈妈在这里,那么这个小鬼真的有可能被彻底的度化,化解怨气而消失,就不用出动大规模的武力了。

  果然,这个女人的呼唤又再次让小鬼的情绪得到了安抚,让觉远师徒的超度变得顺利了起来!

  可是,觉远师父这样的超度力度显然是不够的,和小鬼铺天盖地的怨气比起来,他们超度的太慢,刚刚化解一层怨气,新的怨气又生,就算有小鬼的妈妈在此牵制,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度化不了小鬼!

  要知道,要化解怨气的根源,是要新的怨气被彻底的压制,这个女人才有机会彻底的去化解怨气的根源啊!

  此时,直升飞机终于来到了山谷的上空,开始缓缓的降落,而小鬼,小鬼的妈妈,觉远师徒二人,依旧维持着这个情况,只是能勉强保持小鬼的情绪不再波动,也不再疯狂!

  直升机终于降落了,随着舱门的打开,从直升机上下来了八九个人,全是佛门中人,有大和尚,也有年老的尼姑,但是就是没有一个道士,也没有我熟悉的人,和我以为的高手出现。

  “空静,觉远,你们师徒二人就在那边超度做为助力吧,我等几人,在这边摆上一个阵法,助你超度。杜琴施主,也请你尽量的用真情安抚你那可怜的孩子,让它不要再造杀孽,在很久以后,或许还有重新聚集,重入轮回的机会。阿弥陀佛。”

  开口说话的是那个年老的尼姑,她的眉眼和神态让我不得不承认,她是我见过的,最让人感觉悲天悯人的一个人,不过魂飞魄散之后,还有机会重新聚集,再入轮回吗?或者在佛门看来是如是,逸散的灵魂之力再次聚集,但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一个崭新的灵魂了,这种是算不得轮回的,不过佛门中人看得通透,那是不在乎的,不像我道门中人,形而上是天生的执念。

  我乱七八糟的想着,终于放心的坐下了,就坐在了那块大石上,我和洪子曾经在战斗之前,在这里抽过一支烟,如今他死了,我还在,我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能说他临走前的那个笑容,是能给我的唯一安慰吧。

  这行人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开始了新的一轮超度,而那个叫做杜琴的女人,还在一步步的下山,一声声的呼唤着小鬼。

  超度进行的很是顺利,而那个女人跌跌撞撞的样子,竟也给她走下了山来,走到了山谷之中,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小鬼的下方,抬着头,开始声声的呼唤小鬼,开始了声声的诉说。

  “点点,原谅妈妈吧!妈妈生你的时候才17岁,还是一个学生。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望着天空中的小鬼,那女人坐在了山谷之中,也不管大阵烟雾弥漫,不管不远处趴着的妖狼,在灯光的聚集处,她说开了来。

  她的神情悲伤却又木然,双眼空洞却又充满了一种悲伤的爱,她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个时候,妈妈很小,还不懂事儿,但是却对爱情是渴望的。然后,我遇见了你的爸爸,他是和我同班的同学,因为互相有好感,我们自然的就在一起了,我们背着双方的家长约会,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也都做了,可是妈妈那时候小,也没有什么自我保护的意识,直到好几个月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怀上了你。”

  不管我愿不愿意听,这个平淡的在生活中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故事还是传入了我的耳朵里,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出悲剧,我猜也能猜到,是的,爱情是没有错,发生在什么年纪都是美好的,但它唯一错误的就是,你们的爱情不能对一个生命不负责。

  也许,这是一个方向性的错误,家长往往在意的只是孩子不该早恋,影响学习,他们往往忘记了告诉孩子们,更应该尊重生命,你们的爱情有可能衍生出生命,在那个时候,不负责任,也负不责任的态度才是最大的错误,才是人生最大的伤害与遗憾!

  随着点点妈妈的诉说,故事与我猜测的如出一辙,在这个年代的女孩子,哪里有随意打胎的地方,也没有经济能力去做这件事情,更不敢告诉家长,等到瞒不下去的时候,杜琴的肚子已经很大,加上她身体不好,也是不能引产了。

  所以,点点,这个小鬼的前身在这种不被喜爱的环境下,成为一个不被祝福的生命出生了。

  “点点,妈妈真的不是要抛弃你,妈妈那个时候也是身不由己,更没有办法抚养你,妈妈不能赚钱,还有周围指指点点的眼光,都不允许我去抚养你。而那个该是你父亲的人,他更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我希望你也不要恨他,他也是身不由己,被家人转学到了外地,妈妈也再也没有见过他。点点,后来在商量之下,你爷爷奶奶告诉我,你被送到了一个好人家,妈妈也稍微安心了一点儿,但也只是安心了一点儿...”杜琴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哀哀的哭泣声打断了它的诉说。

  我看见天空中的小鬼神情变了,哀伤,愤怒这两种情绪仿佛是绷到了极点,就快要爆发了!

  糟糕了!我夹着烟,杜琴的这番诉说不但没有消磨小鬼的恨意,反而更激发了它的怨气,我出神的看着,直到烟烫到了手,才察觉到!

  而事情也如我所料,原本那一道道的念力变成了一条条金色的绳索,困住了小鬼,在杜琴哭泣的时候,那小鬼忽然的发狂,开始狂躁的攻击起来,这些念力所化的绳索竟然条条的碎裂开来!

  负责超度的佛门之人,赶紧加紧了超度,但是这有用吗?能轻易超度也不是小鬼了,我甚至看见其中一个大和尚因为怨气的反噬,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杜琴!安抚它!”我大喝了一声。

  而这时,陷入回忆哀伤哭泣的杜琴才彻底的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看见的就是发狂的点点,毕竟母子连心,她做为一个普通人,竟然也能把小鬼看得清清楚楚。

  “点点,住手!点点,你住手,如果你今天非得要杀,就杀死妈妈吧,我会挡在所有人的身前,你杀死我吧!是妈妈没有机会去教育你,没有机会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可是,我怕你再错下去,我怕你再没有机会存在于这个世间!所以,用我的命去换取你的一丝机会都可以,哪怕是很久以后,点点,要杀,你就杀我吧!杀我!”杜琴的情绪陡然激动了起来,这个时候的她显然不再是那个软弱的疯女人,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了不容置疑的坚定和绝不后退的决绝!

  这,也是母爱吗?我忽然有点儿想我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