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二章 度化

第一百零二章 度化

  显然,杜琴是义无反顾,豁出去了,在此刻,她的身上终于闪烁出了一种叫母性的光辉,这种光辉你说它能撼动地球,我也是相信的。

  杜琴的这番话,让发狂的点点迟疑了,我以为这个小鬼除了说杀以外,是不会说话的,没想到在杜琴说完这番话以后,它竟然开口说话了:“我杀了那个男人,我不杀你,我要折磨你,折磨你。”

  声音依旧是带着天真的童稚,可是话里的内容却那么残酷,仔细一咂摸,就能明白它说的是它杀了它的爸爸,留下杜琴这个妈妈,是用来折磨的。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杜琴会疯疯癫癫的出现在那个村子里,为什么那一天晚上我逃出来以后,原本是要被小鬼杀掉的,而杜琴一出现,小鬼就追随杜琴而去了。

  在它心中,原本没有什么比折磨杜琴来得更重要了,也许在一个新生命的心里,妈妈的地位是如此的特殊,特殊到超越了一切,甚至是父亲!所以它爱的有多深,在意的有多深,也就恨得有多深。

  对于那个犯下了错误的男孩子,它很直接的用死亡来惩罚了他,对于杜琴,它不杀,它留着她,却是要无尽的折磨它,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或者它独独对杜琴杀不了!

  这是属于母子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就如你深爱的人,你希望她是你唯一的温暖,她负了你,你再恨她,可是你真的却对她狠不下心。

  这就是小鬼唯一的情感了!

  可怜的孩子,望着天空中的小鬼,犯下了如此多杀孽的存在,甚至它还亲手杀了它的父亲,可是我却厌恶不起来,因为我想起了鲁凡明炼制小鬼的残忍过程,在它变为小鬼,死掉之前,过得是比地狱还残酷的日子啊,忆回比它幸运,有我和老回豁出性命去救他,而这个叫点点的孩子,有的只是无尽的绝望和被动的承受。

  “那你就折磨我吧,如果你折磨我,你会觉得好受一点儿,开心一点儿,不会再错下去,我一辈子让你折磨又怎么样?点点,那是妈妈欠你的,就让妈妈用一辈子来还你吧!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可是我还是想说,妈妈错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下你,却又不能对你尽到母亲的责任,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被送走以后,我很难过,很想你,想你在那边有没有吃饱,晚上会不会哭闹,惹人家烦,就不好好对你,我还想你在生下来以后,有一次我抱着你哭,你用胖乎乎的小手拍在我脸上,就像是为我擦眼泪,我还想着,那时候的你好可爱啊,我一叫你点点,你就笑....我想你想的天天晚上都在哭,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就希望你在远方能过好一点儿。”杜琴说话的时候,跪在了地上,完全已经是自言自语,那一跪,是后悔,是忏悔,还是心疼,我做为一个男人无从揣测,只是觉得心里也酸酸的。

  我看见旁边的王武莫名的就红了眼眶!

  出奇的,这番话却让小鬼点点安静了下来,它立在天空中,带着一种就像孩子委屈的哭泣一般的表情望着杜琴,原本扭曲狠戾的表情也不见了,它好像很痛苦,痛苦的让人怜惜,连微张的嘴,那一口显得吓人的獠牙也变得可怜的起来。

  其实,孩子有什么错!我忍不住擦了擦鼻子,又点上了一支香烟,它是被动的被人画上了一笔笔的血腥啊!

  “点点,如果我知道,你被送出去,遭受到了这样的折磨,被人炼成了小鬼,我绝对不会同意把你送给别人的,绝对不会同意!这是妈妈这辈子以来,第二件后悔的事情!如果时光能倒流多好啊,如果我能提前知道这一切,我就会死死的抱着你,绝对不让那一天来的人把你带走,即使我被你爷爷奶奶赶出家门,即使周围的人嘲笑我,即使我的日子过得再困难!我可以打工养活我们母子两个的,只要饿不死就好,我还可以盼望你长大,看着你上学,看着你娶媳妇儿,看着你幸福,呜呜呜...可是还能后悔吗?你竟然被那些畜生炼成了小鬼,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可我还能做什么?呜呜呜....”杜琴咽呜的声音在整个山谷回荡,带着无尽的悔意与心疼,可是时光能倒流吗?不能的!

  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犯下的错误,就是对一个生命的不尊重,对自己的不负责!到最后,你就算有千般的无奈,万般的后悔,你的命运也会无情的嘲弄你,这是因果,这是自己种下的因,结出了苦果你也得咽下!

  所以,师父说的对,人活着,总是要有一点儿底线的,在底线之上,人做事,还得三思啊!而作为别人人生的引导者——父母,也不能本末倒置了,让孩子不停的去追寻成绩,荣誉,在这之上,你得教会他尊重生命,热爱生活!

  杜琴悲哀的叙述,此刻的真情流露,比任何的超度都有作用,此刻,小鬼周围的血色开始变得淡了起来,它竟然缓缓的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停在了杜琴的身边,一双小手伸了出去,又收了回来。

  “点点,我的孩子啊...”杜琴开始放声大哭,然后说到:“这些年,妈妈过得浑浑噩噩,都不清醒,可是我知道是你找到我了,因为我在疯疯癫癫的时候,总能听见你在我耳边哭泣。点点,妈妈没有别的愿望,只是希望还能抱抱你,就抱抱你。”

  说完,杜琴带着一种几乎癫狂般的期待看着点点,点点却在这时,恢复了正常孩子的大小,周围依然捆绑着金色的念力锁链,它伸出了手,放在了杜琴的脸上,忽然说了一句让整个山谷的大男人都差点流泪的话:“妈妈,不哭。”

  可是这一句话,让杜琴疯狂的大哭,她伸出了双手,小鬼点点,这个如此可怕的存在,竟然就这么顺从的爬上了杜琴的膝头,靠在了杜琴的胸口,杜琴的双手猛地就抱紧了自己的孩子!

  点点是灵体,是不能被拥抱的,可在这种时候,杜琴就像有感应似的,双手环抱着点点,是如此恰当的抱住了它。

  “点点,如果有下辈子,给妈妈一次机会,让我再当你的妈妈,我会给你最好的母爱...”杜琴断断续续的说着。

  点点却说到:“妈妈唱歌,想睡觉了。”

  或者,在承受着无尽的折磨之时,这个孩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如此吧,妈妈温暖的怀抱,轻柔的摇篮曲,他能静静的睡去。

  “你们超度孩子吧。”杜琴抬起头来,说了一声之后,轻轻放下了手边的那个盒子,那个盒子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应该是点点的骨灰盒,是上次点点的身体被我镇压以后,处理过后来的吧。

  那应该是做最坏的打算,才带上了它,小鬼不受限制,但是会受到自己肉身的限制,如果情况糟糕到了一定的地步,杜琴不能化解小鬼心中的怨气,那就只能用秘法把小鬼限制在这骨灰盒中。

  但只能至亲之人日日安抚,否则还是有突破限制的可能。

  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小鬼点点像很疲惫似的,靠在杜琴的怀里,第一次闭上了原本充满了怨毒和恨意的双眼,杜琴哼着轻柔的摇篮曲,抱着点点,在这雨纷纷的夜里,却如一幅最温暖的画面。

  超度之声还在声声继续,一片一片的怨气纷纷被化解。

  而与此同时,大阵终于停止了!烟雾散去,鲁凡明是死掉了吗?我站起来,任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前额,也来不及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带着一种复杂的痛恨的心情,冲下了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