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三章 手刃鲁凡明

第一百零三章 手刃鲁凡明

  大阵已经彻底的停止,烟雾散尽,龙灵消失了,雷声也消失了,只剩下雷击过后的袅袅青烟飘荡在这个山谷,伴随着萧萧雨声,山谷间横陈的尸体,一切都那么的凄凉。

  我的脚步因为疲累有一些虚浮,踩在伴着泥泞的绿草之上,更是一路上狼狈的摔到了几次,可是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我要手刃鲁凡明的决心。

  我的兄弟们到现在为止,除了我,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只有我替他们完成这一个共同的愿望。

  大阵之中,几个斗篷怪物的尸体就那么的横陈在大阵之中,那边,已经有几个动作快的人,去把慧根儿找到了,正在抬上那架直升机,随行而来的工作人员告诉大家,直升机上有紧急处理伤势的药物,还有随行的医生和护士。

  几个人抬着慧根儿,正好和要去手刃鲁凡明的我擦肩而过,我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慧根儿,这孩子已经战斗成什么样子了啊?只要身体裸露在外的地方都是鲜血,结痂的,新鲜的,混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从小被磨练的身体底子好,估计这一次他也很危险了。

  我握住慧根儿的手,看着他还算平稳的呼吸,心里多少也安心了一些:“慧根儿,我们赢了,小鬼也正在超度,哥现在就去杀掉鲁凡明,亲自杀掉它,你好好的,好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我眼眶有些泛红,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望了一眼那边山头,洪子的尸体还是那么静静的伫立在山头之上,他也是在看着的吧?

  我以为慧根儿不会有回应,却不想这时的慧根儿忽然睁开了眼睛,很是吃力的微笑了一下,问到:“我..我们..赢了?”

  我重重的点头!

  慧根儿的笑容再次深了一些,吃力的想要抬起右手,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右手还紧紧的握着那把戒刀,我连忙扶住他的手,他望着我,眼中燃烧着一种愤怒和坚定,然后对我说到:“哥..用..这个..算我..我一份。”

  我接过戒刀,放开慧根儿的手,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慧根儿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向了大阵深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巧合,鲁凡明竟然在大阵的最中央处,一开始它明明不是在这里的....

  其余的斗篷怪物都已经身死,唯独鲁凡明,我看见它还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周围是充满了慈悲的经文超度之声,那一边,是点点和杜琴母子情终于得到圆满的温馨画面,而我在这里,却是将要杀戮!可我固执的认为,这也是一份慈悲。

  慧根儿那把沉重的戒刀被我拖在手里,刀尖划过地面,一路上响起了‘簌簌’的金铁之声,我的表情平静,可是看着鲁凡明的双眼,却似要喷出愤怒的火焰来!

  鲁凡明原本想挣扎着站起来,看见我来了,反而平静的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我,仿佛是等待着我的到来!

  我持刀立于鲁凡明的身前,只是那么静默了一秒,就提起了戒刀,我不会让它那么痛快,一刀就死去,因为它欠我每个兄弟一刀。

  我更不担心,它能反抗,经过了如此的雷击,就算老村长也没有反抗之力,何况是它?

  “我总之都是要死的,你愿意听我几句话吗?总觉得,这么沉默的死去,不是我鲁凡明的态度,想听吗?关于昆仑的。”

  我的刀停在了离鲁凡明身体一寸的地方,它其余的话,我都无动于衷,可是它竟然提起了昆仑,难道他们这些邪恶之人,也是心心念念着昆仑吗?

  我放下了刀,说到:“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两分钟之后,我会送你上路。”

  鲁凡明笑了,在那张已经尸化的脸上,这笑容是如此的狰狞恐怖,它还是努力的挣扎着,被雷已经劈到焦化的身体,竟然还是就这样靠着树站了起来。

  “我——鲁凡明,要死也只能站着死,因为我从来就没对老天屈服过!我们在老天眼里是什么?就是蝼蚁,修者呢?只不过是强壮一点儿的蝼蚁,我们修到尽头,所能得到的是什么?还不是死!所以,我要拼,我要奋斗,我觉得我们人类于老天来说其实就像..呵呵..就像你们华夏的养蛊人在养蛊,互相厮杀,最强壮的一只,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才能活下来!我有什么必要去同情其它蝼蚁的生命?”鲁凡明到底依旧是那么疯狂。

  他根本不会懂得生命的本质,活着,固然有苦涩的地方,死去,固然也是可怕,但是人的生命不正是一代代的累积,净化着我们自身吗?一颗善良,充盈而无憾的心灵有什么可怕的?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我快乐的活过,到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心无遗憾,那也是一种坦然啊!

  在这个世界,无论有多少悲哀的事情,你不可否认正义和善良永远是主流,总有一天,整个人类的族群也会走向一种干净的生命的本质,那才是老天创造轮回,创造日升日落,生生不息的意义!

  可惜,这些道理鲁凡明永远不懂,我也无意与它争论什么,我只是冷冷的望着它说到:“这些和昆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这个圈子里,只要是核心圈子的人都知道昆仑的存在,可是怎么去?昆仑之路究竟在哪里?不知道的依然不知道,知道的也讳莫如深,只是有一个说法,知道了也去不了!可是,我怎么会甘心?和我一样不甘心的人大有人在!所以,才有了C公司的存在,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你想要听吗?想要吗?”鲁凡明眯着眼睛带着一种玩味的眼神望着我,我很讨厌它那种眼神,这样我想起了我和老回曾经在它那里吃饭时的事情。

  我也眯起了双眼,提起了戒刀,说到:“昆仑对我很重要,秘密我也很想知道,可惜我不想让你这样的人渣,不,现在应该是尸渣,再多活在世界上一分钟了!”

  ‘刷’的一声,戒刀划过了鲁凡明的身体,那已经被劈成了焦炭的身体,被锋利的戒刀切割开来,一道长长的伤口,从胸口一直开到小腹!那撕裂开来的肉,就如鲁凡明的人一样,不是人类那种鲜红的肉色,而是一种焦炭般的黑色!也更没有血液流出!

  这也好,鲜血这种人类才有的东西,鲁凡明不配!

  “这一刀,是我帮老回给你的!”我平静的说到,接着又提起了戒刀。

  “哈哈哈...你也不过只是蝼蚁,你也去不了昆仑,你也去不了的...”这一刀反而激起了鲁凡明的疯狂,它大笑着狂吼到,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问题!

  鲁凡明这样死,也太过便宜它了,僵尸这种东西是根本没有痛觉的,想让它们感受到受伤,只有充满了阳气的物件儿,就如糯米之类的东西,才能彻底的让它感觉到疼痛!

  糯米我没有,可是...我冷笑了一声,用戒刀毫不犹豫的划过我的中指,刚才才被划破过一次的中指传来了一阵疼痛,但中指血也成功了沾染上了戒刀的刀锋!

  鲁凡明猜出我想干什么了,忽然望着我狂吼到:“陈承一,我是一个将死之人了,你用不着那么卑鄙吧?”

  “卑鄙?你觉得你配说这个词吗?刚才那一刀不算!这是我替老回重新给你的一刀!”说完,我照着刚才的伤口,又是狠狠的一刀下去。

  鲁凡明发出了痛苦的,撕心裂肺的嚎叫,眼神也变得绝望,它炼制小鬼的时候,做尽了残忍之事,这一点儿它就受不了了?

  可它本质上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残忍的疯子,它开始疯狂的大喊:“陈承一,你让我绝望?哈哈哈...罢了,我一开始也是让你绝望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找你师父?我告诉你,你去不了的,你找不到的,你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吗?就是只有强大的生命体,强大到逆天了,才会被昆仑召唤,昆仑才不是什么圣地,那是收容了无数可怕存在的地方?知道C公司为什么存在吗?因为那是用‘别致’的办法去到昆仑?哈哈哈...这就是最终的愿望啊,总比死去了好!”

  是的,鲁凡明的话确实打到了我心里最软弱的地方,关于昆仑是这样的说法,我是第一次听见,我也知道很有可能是真的,那紫色虫子的消失我都还记得...但是,我去找到师父的执念,岂能因为它这一番话就退缩了?

  我落刀不停,慧根儿的,强子的,小北的,洪子的....所有兄弟该给它的一刀,那些可怜小鬼的,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们的!

  可笑,鲁凡明还想站着死,那剧烈的疼痛,让它已经彻底的趴下了!

  最后,我一刀砍落了鲁凡明的脑袋,僵硬的僵尸身体,在雷击以后已经不再强硬,这一刀干脆利落,鲁凡明还带着痛苦扭曲的脑袋,随着这一刀,‘咕噜噜’的滚到了一旁。

  可,这是结束吗?我拿出一件阴器,借着仅剩的一点点能力,开始念动起了咒语!这个咒语很简单,不过是一般的收魂咒,它有什么资格享受在这里的超度?

  它,没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