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四章 这一种结束

第一百零四章 这一种结束

  装置鲁凡明的阴器,就放在地上,如果说我要去查阅一下秘法,残忍的折磨它的灵魂,我或许做不到,它是个人渣,但是不能让它影响到我的本质!

  我打算,在这边超度了以后,就放走它的灵魂,天道轮回,天网亦恢恢,它最终的惩罚,不是我来做的,而我相信天道给它的惩罚,比我给它的惩罚来得更加公正!

  而且我也犯不上为这种人渣背负上这么大的因果,说难听点儿,就是把人打得魂飞魄散,那是大因果!

  坐在山头上,我静静的听着超度之声,再回到这个山头以前,我特意去到了杜琴那里,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让点点放心吧,炼制它为小鬼的人渣,刚才已经被我杀掉了,死得不痛快,这算是为点点收一点儿利息。”

  杜琴含泪,冲我感激的点了点头,而点点始终没有睁开它的眼睛,仿佛是疲惫了一万年那么久,只是靠在杜琴的怀里,沉沉的,沉沉的睡着。

  很多人的选择和我一样,都是坐在这个山头,看着点点的最后结局,我的一众兄弟原本已经被抬到了直升机里,但最先恢复的强子和高宁还是选择出来了,和我同坐于这个山头。

  我们三人静静的抽着烟,我给他们说了点点的故事,强子说到:“哥,我想现在所有的人都应该是为这个小孩子在祈祷吧?刚才明明还恨得要死,怕得要死,我也是一样的。”

  “这应该就是人的本心吧,心底的那一点儿善,无奈,总是要在自己特别安全,总是要在很多事情之后,才能流露出来!这说不上是自私,自私这层层的自我保护太重了。路,还很长,总归会有一天,人类会变得不一样一点儿吧?”我吐出了一口烟雾,平静的说到。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一颗本心,总是要被别的情绪所掩埋,它应有的光辉总是被别的心思所掩盖,练心,这是一辈子都不会停止的事情吧。

  强子静静的站起来,从包袱里拿出了几张怪异的符,走到了洪子的身体面前,开始贴符,我们之间不需要言语太多,我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洪子还是会尸变的,与其那样残忍的对亲兄弟动手,不如事前先处理一番吧,赶尸人的本事强子没有丢下,至少短时间内压制洪子‘发疯’,那是能做到的。

  强子一边做这些,一边擦眼泪,或许是不能接受这样吧,几个小时以前还鲜活的兄弟,如今就快要尸变。

  或者也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强子对我说到:“哥,如果我以后的性格大变,你还当我是兄弟吗?”

  我眉头微皱,问到:“强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强制用了不该用的巫术,刚才只是脱力了,这个影响不算什么,最大的影响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我不能完全的把它送回去,我的性格在日后会受到我所请之图腾的影响,我怕,我会变了。”强子说这话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有些不敢面对我的样子。

  “变成啥样?就算你变成鲁凡明那个样子,我也把你当成我兄弟,我会把你锁在屋子里,只有我有空我就看着你,没空时,就让别人看着你,不让你为非作歹。但无论怎么样,绝对不能让我不认你这个兄弟。”我几乎没有犹豫的说出了这番话。

  强子有些憨厚的笑了,这是我记忆中最后一次看他露出这种憨厚的笑容,之后,强子就变了,他面对我的说辞,有些感动,但男人之间也不会肉麻,他就是那么感动的望了我一眼,说到:“不会变成坏人的,那个图腾一体双面,既仁慈又..又火爆吧。我的性格以后会变得有些暴力和暴躁吧,如果被激到的话。”

  只是这样吗?我松了一口气,对强子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然后和高宁同时放声大笑起来,如果只是这样,算个事儿吗?值得拿出来说吗?

  ————————————————分割线————————————————

  此时,下了快一夜的雨,终于要停了,一缕晨曦出现在天际,光明终于快要到来。

  持续了几个小时的超度,就快到了结束的时候,小鬼点点身上的血色早已经不见,那纯黑的眸子,尖厉的獠牙,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它在这最后的时候,终于变成了正常的小孩子。

  杜琴在几个小时以内,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跪坐在地上,抱着点点,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这应该就是母爱的力量吧,不要说抱一个普通孩子一整夜,保持一种姿势都是很累的吧?何况杜琴,是在抱一个虚无的灵体!

  我没有看出她累,我只看出了她的不舍,每个人看着都有些心酸,因为点点的身形已经越来越淡,快要消失了,这是要魂飞魄散的前兆.....

  终究是造下了大多的杀孽,逃避不过这样的命运,就算鲁凡明,等一下放它出来以后,也是同样的命运吧,我是这样猜测的,但是,它是在活着的时候,造下的杀孽,我也有些不肯定。

  但天道只是规律运行的规则,我相信它的公平。

  “呜呜呜,留下孩子吧,留下一点儿希望,干嘛要魂飞魄散啊?”王武竟然在我身边哭了起来,我的身后也有抽泣的声音,男人不哭,只是未到伤心的时候,这一幕,是人都会心底柔软吧。

  我的鼻子也有些发酸,因为我看见点点开始一点一点的散去了,杜琴的眼泪滴落下来,穿过点点虚无的身体,掉落在自己的身上。

  它还是想伸出小手,去抚摸一下杜琴的脸,就算抚摸不到,也是一种安慰吧?它在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带着温和和小孩眼眸特有的湿润的感觉,就这样看着杜琴....只是可惜,它的手还没有伸到杜琴的脸上,就以为化为了点点的光点散去!

  灵魂消散是最为残酷的,可惜偏偏又美得不像话,一点点的光点飘散,如同天际中最闪亮的蒲公英,我在年少时候曾经看过一次,那一次是李凤仙的离开,这一次是点点,为什么每一次都如此的让人心碎?

  无力去阻止什么!这是天道,天道无情,它的无情就是最大的有情吧,这样才能做到绝对的公平,人,永远不是用这一生来衡量公平的,那是生生世世的衡量。

  终于快是要消失了,杜琴咬着嘴唇哭泣,她可能不想哭出声音来,她可能还想给点点一个最好的微笑,她努力的笑着,咬破的下唇,流出了丝丝的鲜血。

  可是无论这一幕是有多么的难得,多么的宝贵,终究时间是不会停留的,最终,点点消失了,只是让我奇怪的,有一个光点,很大的光点,大概有手巴掌那么大,却没有像其它的光点那样散于空中,而是在杜琴身旁徘徊了几圈,然后才渐行渐远的不见了。

  杜琴终于放声悲泣,而这时,已经诵经完毕的那个老尼忽然大声开口了:“天道终归是绝对公平的,留下了一点孩子的魂种,如有机缘,还是可重聚灵魂,再入轮回的。”

  这声音在山谷里回荡,在悲泣中的杜琴就如抓住了什么希望似的,忽然抬头望着老尼问到:”需要我为孩子做什么吗?我会尽心去做的,我欠了它太多太多啊!求求你,告诉我...”

  “阿弥陀佛,多行善是一切的根本,心怀慈悲为孩子日夜祈祷,也是可行的。施主,也不必过于执着,只需记住保持一点善念,就是为孩子最大的修行。”老尼平静的说到。

  而杜琴却忽然深深的朝着老尼,朝着大家磕了一个头,没人能阻止,因为山谷中就她一个人,也没人想要阻止,就算承受不起,这是一种母爱的发泄吧,我们受着,也算是一种成全。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此时,一股悠扬的怪异的乐声在山谷中响起,是小霍为他牺牲的狼群们吹响了祭奠的哀曲,几头‘妖狼’,静静的趴在小霍的身边,伴随着这悠扬的哀乐,仰天长嚎起来,是在为死去的同族哭泣吗?

  一缕晨光,终于照亮了整个山谷,我默默的站起身来,最后一次把手搭在洪子的肩膀上,望着山谷中牺牲的战友,望着那代表着希望的晨光,我知道,这一战终究是结束了。

  没有胜利的欢呼,没有放肆的庆祝,有的,只是一抹淡淡的哀伤,为这里的每一个牺牲的英雄默哀!

  是的,我们终于是胜利了,可是,如果可以,能不能每个人喜乐平安的生存在这片天空之下,我不要胜利,想要的无非只是人世间那淡淡的温暖。

  就算,我常常只是一个徘徊在路边,看着万家灯火亮起的人,想念着我失去的人们,那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下一卷 http://www.v-moda-china.com/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