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章 关于师父的绝密资料

第一章 关于师父的绝密资料

  三个月以后。

  天气终于从炎热的夏天,进入了有些萧索深秋,而深秋的天气总是有些细雨绵绵。

  刚才机场出来,就看见了沁淮倚在车旁等我,看着熟悉的笑容,内心稍许涌上一些温暖,走过去,两人自然而然的拥抱了一下。

  “这雨下了好些天,再下下去,我身上都要长霉菌了,真是的,我喜欢晴天。”沁淮一边开着车,一边抱怨着这细雨绵绵的天气,这小子的性格就如热烈的晴天,自然也是喜欢晴天的。

  我只是笑,没有说话,下雨不好吗?这细细密密的雨丝,倒是让人的心都能安静下来。

  “在台湾那边顺利吗?那边的妹子漂亮吗?”沁淮不太习惯安静的气氛。

  “不顺利还怎么回来?就是没有时间看妹子。”我笑着说到,台湾那边其实是有单生意,这一次帮助部门行动,部门那边承诺过的事情,自然也会及时的兑现,真的给我介绍了好几单生意,涉及的金额也是让人满意的,而且事情也不算麻烦,台湾这一单就是最后的一单生意。

  我想这是部门把自己的利益分割出来了一部分给我,毕竟部门也是需要大量的金费支持的,我能明白这个道理。

  “去哪儿?找承清哥吗?”沁淮没有多问我什么关于生意的具体内容,看我轻描淡写的样子,他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去XX宾馆吧,我有点事情要办,晚上咱们再出来吃饭吧。”我说到,我不是要去找承清哥,而是要去找江一,我们那一战解决了一些事情,可是还有更多的事情要江一解决,所以他一直很是忙碌,直到前一个月才接到他的电话,要给我他承诺过的师父的资料。

  至于为什么要一个月,是因为他说了,他需要一个月来整理那些资料,有些太过敏感的东西,他不能给我,只能口述于我。

  多的日子也等了,我也不在乎再多一个月。

  沁淮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句:“就你忙。”然后把车子转头,直接朝着XX宾馆行驶而去。

  ————————————————分割线———————————————————

  我在来到约好的宾馆房间,比预定的时间早了两个小时,自然是不指望江一这样的大忙人先到,稍微的洗漱了一下,就接到了承心哥的电话:“承一,我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是10月初了,一个星期以后,咱们就入山吧。我不能等到明年了,再晚就是冬天了,那时入山更麻烦。”

  所谓的准备的差不多了,其实是承心哥和那个老鬼的约定,那老鬼要求承心哥先帮‘它’调理一段日子,它才肯说出参精的具体所在,至于原因,它只是支支吾吾的告诉承心哥,它太虚弱。

  这算什么理由?想着有些奇怪,但是‘受制于鬼’,这也没办法的事情,盘算了一下,一个星期以后,时间倒也不紧迫,我很是干脆的答应了承心哥。

  再随意的聊了两句,就挂断了和承心哥的电话,如雪要参与这一次的行动,承心哥是知道的,刚才他也提起通知了如雪,我想我就不必再通知如雪一次了。

  连续几个月的奔波有一些疲累,我躺在床上有些迷迷糊糊,可是心里还有一点儿挂念,那就是要去探望老回和洪子的事情,算了算今天是几号,离约定的日子还有两天,随手在手机上设置了一个备忘录,那一股股倦意就汹涌而来。

  这一觉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看见江一就坐在房间里,颇为悠闲的喝着茶,随意的翻着一张报纸,在等着我。

  “你怎么进来的?怎么不叫醒我?”刚起床,我的思维还不甚清晰,不过睡醒了,忽然发现有个人在房间里,心情总不是怎么好。

  “我要进来,自然是有很多办法。至于,怎么不叫醒了你...”说话间,江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然后说到:“你只不过多睡了5分钟而已,如果再过25分钟,你不醒来,我自然就会叫醒你的。”

  我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随意的对江一说到:“江老大,你这次可真有闲,一等还能等我半个小时啊。”

  我对江一说话不算是太客气,只因为那一战洪子的牺牲,让我对他不满,我猜测那个战局背后是有人精密布置过的,也觉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援军如此晚才到,兄弟们都战斗成了那个样子,甚至洪子也牺牲了...所以,我没办法对行动的总指挥江一太过和颜悦色的说话。

  当然,我就没就战局的事情和江一交流过,我的伤势不算太重,在医院躺了几天以后,就匆忙的去忙碌生意的事情了,他也很忙碌,我们没有时间交流。

  江一神色依旧平静,还是操着那口新闻联播似的腔调对我说到:“在部门倒是没人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是在暗示我,你不是部门的人吗?还是跟随珍妮学了这么一身脾气?”

  说起珍妮姐?自从那次和她分别以后,我再也没有过她任何的消息,面对江一直接的问题,我倒是不好说话,脸色有些讪讪的。

  “不要怪我什么,如果能避免牺牲,我自然是不愿意任何一个人牺牲的,甚至不愿意你们战斗成这个样子。你如果一定要我给你一个解释,我只能告诉你,南洋那边过来的巫师不只一人,炼制出来,至少在我华夏的范围内存在的小鬼有6只,说句粗俗一点儿话,这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你和老回拿到了重要的证据,揭开了事件的一角,我们借着这个由头,光明正大的追查,才发现了这背后惊人的事实。我们的人手有限,而点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一只有缺陷的小鬼,鲁凡明也只能带走它,我已经尽量..”江一没有说下去了,那意思我明白,他已经尽量在照拂我们这边了,而他要从大局出发,他也有他的难处。

  6只?我稍许有些震惊,点燃一支烟,心里没由来的烦闷,莫非这就是命吗?我不是一个纠缠不清的人,江一说出了这些,我更无从去指责他什么,可是如果这是老回和洪子的命,我又怎能不烦闷?

  不愿再去想这些,我问到:“点点是有缺陷的小鬼?你是指杜琴的存在吗?”

  “是啊,它是唯一一只可能被超度的小鬼,你也知道,小鬼这种东西,战斗力不算惊人,还比不上你曾经面对过的恶魔虫,但它真正的可怕在于,怨气太重,几乎不死不灭,只能以绝对的力量来压制,若能超度,自然就算缺陷。因为杜琴的特殊经历,她阴差阳错的躲开了鲁凡明的追杀,死的是另外无辜的人。等鲁凡明察觉到杜琴的存在时,他已经不能杀死她了,你知道,小鬼不愿意的。”江一淡淡的解释,可那句小鬼不愿意的,却是让我一怔,心底的滋味难言,总还是有很强的感情吧,强到可以大于怨气的吧。

  我发了一会儿呆,才恍然回过神来,对江一问到:“江老大,资料呢?”

  江一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从随身带着的公事包里拿出了一个黄色文件袋,递给了我,说到:“这些就是全部的能给你的资料,不能给你涉及到一些机密,你可以先看,有不明白的再问我。但是,这些资料你是不能带走的,请你理解。”

  我没有说话,望着他递过来的黄色文件袋,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但终究还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接过了文件袋,手有些颤抖的打开了那个文件袋。

  文件袋里的内容很简单,一张光碟,一叠照片,几张说明的资料,仅此而已。

  望着这些,我不知道是要先看什么,但终究还是选择了先看照片,只因为,我太过想念师父,而照片是最直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