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九章 老张的态度

第十九章 老张的态度

  传说中厉害的打妖怪?我的脸忍不住抽抽了一下,当真是道士,走到哪儿,都要和神神怪怪的事儿打交道吗?我还以为这次的寻找参精行动,只是一场充满了原始气息的山林探险之旅呢!

  承心哥沉默,一下一下的把玩着手里一个精致的打火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雪用饶有兴趣的眼光望着我,那眼神儿太逗人,我心痒痒的难受,毕竟是那么喜欢她,怎么受得了她那种类似于‘挑逗’的眼神儿,可我也看见她嘴唇微微在动,分明就说的是三个字:“事儿精。”

  哈哈,我无奈,可也笑得开心,就像是我和如雪之间微妙的小秘密大过了一切困难,老张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不明白一听说有妖怪,我干嘛笑得那么开心。

  看我,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是这样,一开心就忘形,我赶紧咳嗽了一声,严肃了一下自己的神情,认真的对老张说到:“老张啊,其实我刚才跟你说过,我们都不算是什么普通人,说高深点儿,叫修者,说普通点儿,叫道士,我们...”

  老张一听是道士,脸上的神情真精彩,开口就问到:“就是那种跳大神的?神棍儿?给人喝符水那种?逮着谁都说中邪了那种?不能够啊,你们不像啊?”

  老张的话刚落音,原本在想事儿的承心哥开始剧烈的咳嗽,我的面子也挂不住了,一阵儿红一阵儿白的,这要咋解释?这年头骗子横行,在老百姓心里道士估计就是一跳大神的,我要怎么解释,其实跳大神什么的,是巫家手段,而且人家还真的能跳来一个大神?

  如雪笑了,眉梢眼角全是开心的意思,估计是被我和承心哥的窘态给乐的,但她没有为我们解释的意思,而我也无奈,师父曾经说过,道术永远不是用来争强斗狠,或者炫耀的东西,更不能随便展示给普通人,毕竟别人的日子好好的,你突然跑去露一手,不是让别人的三观都崩塌了吗?

  但解释总是要的,我想说的话也不是这个,心情平复了之后,我开口对老张说到:“师门有训诫,本事是不能随意显摆的。老张,我也许会怕老虎,怕大狗熊,可我可能不太怕妖怪,斗上一斗,也总能护你周全的。老张,我只是想实诚的跟你说,你那个梦里的事儿,我知道...”

  我话刚说到这里,就看见吴老鬼飘在屋顶上,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儿,挤眉弄眼的给我使着眼色,对我它可不敢‘指挥’什么但着急总是肯定的,可它明白,我要把这话说明白了,说不定人老张转身就走。

  我犹豫了一下,知道我们需要老张,但只是稍许,我也决定这事儿该咋说就咋说,毕竟我时刻不敢忘,人还是需要一点儿底线和原则的,所以我接着说到:“老张,你梦里的事儿,其实我知道是咋回事儿,说到底,是有一个含冤而死的人需要你的帮忙,完成未了的心愿,可事实上,我也该告诉你,你就算不去做,日子也是一样的过。但我也保证,这事儿,如果你肯帮助我们,就如你梦到的一样,机缘也一定是有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决定了,如果真能够找着参精,我得分老张一些,而且会尽全力给老张画一张平安符,虽然不能做到师父那样画银符,可是一张紫符是绝对要给的。

  承心哥也说到:“机缘那真的是一定会有的,医字脉承心也在这里承诺一句。”

  说到这里,能说的我们已经说了,自然也要给吴老鬼几分面子,总不能把它‘卖’了,所以,我已经做到我能做的极限了。

  老张没说话,重新填了一些烟丝在烟锅里,又开始‘啪嗒啪嗒’的抽起了旱烟,眉头紧皱着,开始仔细的思考起来,我想这应该是他人生中一次重要的决定,这个时候我们不该打扰了,由着他去想吧,好处,危险,中间的关节,我能摆出来的,已经摆出来了。

  锅里的雪渐渐的化了,慢慢的,雪水开始冒出热腾腾的蒸汽,雪水沸腾了...在这过程中,屋子里的所有人也一直都是沉默的,直到这锅里已经开始‘咕咚’作响了,老张终于说话了:“能护我周全?”

  “凶猛野兽啥的,是你护我们周全,但是妖魔鬼怪什么的,我们护你周全,我在这里承诺,如果咱们遇见厉害的家伙,非得死一个,你逃,我死。”我是认真说的,老张为我们做事儿,我不能把别人的命‘卖’了,那因果,我死几辈子都还不起。

  老张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都是感动,这不是演戏,他是真感动了,但接着他却说到:“我老了,机缘给我儿子成不?”

  这事儿有门!我认真的说到:“给你儿子,也给你,还给你老婆,说到做到!”

  老张低头,摆弄着他跟前那张珍贵的地图,说到:“我这大半辈子,可以说都把灵魂交给了这茫茫大山,我生是山里人,死是山里魂,我不怕在这老林子死去,我总觉着是死得其所!我其实一直也有一个心愿,就是能把咱家祖祖辈辈留下的这张地图给补周全了,那些打着问号的地方,我还真想去探一探,你说你有本事和老妖怪斗一斗,我信,我就跟着你走这一趟,也当成全我自己了,还有好处机缘可以拿,我这生意不赔本啊?”

  老张难得幽默了一次,却把我们三个的心里都给说轻松了,一桩最大的心事也就放下了,吴老鬼可真是激动,忽然就飘了下来,然后站在了老张的面前。

  老张是个镇定的人,忽然看见吴老鬼出现,还是猛地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嚷着:“这是啥玩意儿啊?啥玩意儿啊?”

  我去拉着老张,说到:“老张,你镇定点儿,你仔细看看它是谁?”其实,我心里也无奈,几百年的老鬼,你要说它完全没本事,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在这世间飘荡了几百年,又是‘修者之魂’,托梦能力强,行走在世间的忌讳也没那么多,还有就是它有那本事,想让谁看见,就让谁看见。

  老张毕竟是一个在山里出生入死的猎人,稀奇古怪的事儿也算见了不少,再说,这两天承心哥古怪的行为多多少少也让他做了一些心理准备,我这么一说,他勉强镇定了下来,只是嘴唇兀自在发抖,说起来,这毕竟是见着鬼了啊。

  有些畏惧的,老张朝着吴老鬼看去,吴老鬼也没有穿着它那副‘时尚打扮’了,而是变回了它以前的样子。

  老张这一看,心里就明白了,不由得颤声说到:“是你?”

  吴老鬼也不多说,望着老张,就给老张跪下了,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说到:“是我,我就是那冤死之人的鬼魂,多的我也不说了,咱东北淫也不搞那墨迹的一套,就给你磕头了,一是谢谢,二是对不起,托梦了这多年。”

  恐惧源于未知,不说老张,就算很多普通人要是这样遇见了鬼,但是这鬼好好说话,样子也不吓人,还知书达理的,估计也不会怕了。

  老张深呼吸了几次,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憨直的摆摆手,说到:“你别跪了,我也受不起,我..我能理解你的心思吧,我这人在老林子里出生入死的,对万事万物都存着一份儿敬畏,敬畏久了,也就特别的相信命,相信缘分,我觉着这可能是你和我的缘分吧,这事儿就这么着吧?我陪着你们进山,其实,如果不是为了老婆孩子,我愿意过冒险的日子,这是山里人骨子里的东西,改不了。”

  这个老张,我还真的为他感动了,可是,也觉得好笑,这老张,到底还是不敢过去把吴老鬼扶起来,心里还是怕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