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四章 ‘立棍儿’之斗

第二十四章 ‘立棍儿’之斗

  望着我倒在地上的酒,那山神竟然没有去碰,它没跟我说话,可我不知道为啥,就是能感觉到它的意思,大概就是你不是山里人,我不喝你敬上的酒,你不在我的范围之内,咱们互不欠人情,大概就是这意思。

  这山神倒还有意思,很有节操的感觉,你不是我庇护的人,所以我不能占你便宜。

  话到这份儿上,我还能说啥?只能安静下来,等它吃完走‘神’,但也就在这时,没来由的,我就感觉到了心里有一股子不满,这不满是从哪儿来的,我还没回味过来,就听见身体里传出了一声‘虎啸’,震耳欲聋,没有愤怒,表达的只是不满!

  这傻虎是啥时候醒的,它在不满个啥?这犊子一醒来,就给我找不自在是不?因为我们曾经‘合魂’战斗过,所以它的情绪对我影响是很大的,打个比喻来说,曾经它对我的影响是百分之十,现在起码占到百分之四十!

  不过它醒来了,我也正好探查它的情况,在小鬼破碎的时候,吞噬了那么多‘能量’,又恢复了什么。不过,要先给‘山神’道个歉。

  我这样想着,不想这家伙又沉沉的睡去了,抬头一看‘山神’,竟然流露出了一种惶恐的表情,它在惶恐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它竟然从刚才倒酒的地方,手一抓,出现了一个酒杯的虚影,里面慢慢的是酒,它竟然毕恭毕敬的喝了下来。

  接着,我又感觉到了它的一层意思,不知道是您来此,现在知道了,这酒我必须得喝!我庇护这山林,也庇护这山林万物,庇护这山之子,遇见了谁人迷路,总是会给予指引,但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万物的厮杀,是自然之道,本就不在我职责的范围,但喝了您的酒,我只能说,快快离开这里,等一下会有争斗,言尽于此。

  面对突如其来的这层意思,我一时间有点儿发愣,到底谁是您?莫非是指的傻虎?这里安静,到底又有什么争斗?很危险?

  我刚待再问,却不想那山神已经快速的离开,越走这身影越淡,渐渐的,竟然像融入了大山里一样!

  我忽然想起了老沈上午给咱们说的事儿,这里会有‘立棍儿’之争,心里就像开了窍似的,忽然一股子危险的感觉就从我的心里炸开了,炸得我全身连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也就在这时,老张忽然从打盹中清醒了过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还有些迷瞪瞪的说到:“我咋就打起盹儿来了,哈哈,也不知道是不是山神来过了?我跟你们说啊,咱老林子有一个传说,山神不想和世人冲撞,它得守着规矩,不能轻易的露面儿,所以,人们上供了贡品,遇见它偶尔要来吃贡品,总是会让人打盹儿避开,哈哈...这传说可流传了很久很久啊。”

  老张是用开玩笑的语气来说的,显然,他是敬畏着老祖宗留下来的一些传说,但骨子里并不能完全的相信,但是我震惊的看了老张一眼,这老张他是完全说对了。

  看着我这眼神儿,老张是被完全的惊了一把,忽然开口到:“承一,你这么望着我,是个啥意思?”

  我已经来不及解释什么了,而且也不想给老张解释这个,说到底,老张是个守着平凡过日子的普通人,太多的知道这些,不见得是好事儿,我只能开口催促到:“老张,咱们得走,这里等一下会很危险!老吴,去把如雪和承心哥叫醒。”

  我的声音有一些惊慌,到底是我陌生的环境,到底我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凶猛的野兽,能不惊慌吗?

  吴老鬼显然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应了一声,赶紧的飘进帐篷里,去叫承心哥和如雪起来了,倒是老张眉头一皱,拉着我说到:“承一,你在慌啥?这山坡是背风坡,咱们的气味传不远就安全,这夜里生着火,不敢轻易熄了,火就是咱们的守门神啊,而且这大夜里是要去哪儿?很危险的,往前就是深林子了。”

  我来不及解释,也没办法解释,难道跟老张说,是山神说的?

  这时,如雪和承心哥已经醒来了,正从帐篷里有些迷糊的钻出来,而我还在组织词语,想着怎么给老张解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突兀的,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忽然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嚎叫’声,声音悠远而张扬!

  老张的脸色忽然的就变了,顺着那声音望去,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清月下,一头壮硕的跟小牛犊子一样大的身影正在对月嚎叫,看着那道影子,老张颤声说到:“糟糕,狼,狼王,妖狼!单打独斗要过不了,得招来一群狼来。”

  我知道草原狼会成群结队,这老林子里因为人的过度采伐和骚扰,成群的狼已经是越来越少了,没想到这林子里依然有成群的狼!

  “它们应该在深林子里的。”老张声音颤抖的补充了一句,然后说到:“东西先都不要了,爬树,先到树上去,跑不了了,它在挑衅这里的‘棍儿’,等一下就会打起来,而且看样子,就会在这附近开打,指不定已经闻着咱们的味儿了!”

  “跑不了吗?”我没在林子里生活过,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心里也是没主意,乱的紧,忍不住问了一句。

  “顺着你的味儿追,你还能跑过野兽?不管谁打赢了,总得开个杀戒,再立个威,咱们人不大不小的,不就是最好的对象吗?先上树吧!东西别忙着收拾了!”老张越说越快,背起他的猎枪,系好他腰间的袋子,就连声的催促我们。

  吴老鬼也在一旁干着急,它没有啥危险,但我们有危险,它的希望也没了,现在一切只能跟着老张行动!

  老张不迟疑,做好这一切,转身就走,我们紧紧的跟在老张身后,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可能因为着急,慌乱,我们四人都在雪地里摔了好几个跟斗!

  老张在找着树,回头看一眼狼王,已经没在那山坡上立着了,估计是已经冲来了这里,但这黑沉沉的林子,哪儿能看见它的身影,但是这狼王未免太过‘风骚’,一路跑,一路叫声不断。

  这情况绝对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听见另外一边的林子里有了动静,非常大声浑厚的吼叫声,有点儿像狗叫,但又不完全是,至少比狗叫的有威严多了,我打着电筒,看见那一片林子里,树上的雪都在‘簌簌’的往下落,可见那声音是有多么的震撼。

  “糟糕,那人熊醒了,狗日的,这家伙我就知道不会消停,就这棵树,上树吧!”老张吼了一声,然后自己首先爬了上去,怕我们误会他自私,他说了一句:“我先上去,好接应你们,冬天的树不好爬,爬你们城里人爬不上来!”

  我们的背包里有钉鞋,可是且不说来不及拿行李,就算拿了,也来不及换鞋子了,或者是活该我们倒霉,我发现两边的动静都是朝着咱们呆的地方来的!

  可老张真是灵活啊,‘蹭蹭蹭’的几下就爬上了这棵大树,坐在了一颗粗壮的枝桠上,一把把绳子扔了下来,吼到:“先让姑娘上来。”

  如雪爬树,显然是不行的,老张拉,我和承心哥在下面推,好容易才把她弄上了树!

  我是最后一个上去的,我还在爬的时候,就听见吴老鬼多嘴的喊了一句:“完了,来了。”

  惊得我差点儿掉下来,却被老张拽着的绳子生生拉住了,我抬头一看老张为了拉我,身子都差点掉了下来,如雪和承心哥都懒得训斥吴老鬼了,而吴老鬼不好意思的朝着我一直作揖。

  出了一身汗,我终于上了树,高高的离地能有五米多,我们分别坐在几根大枝桠上面,这时,我才能静下心来看周围,手电不敢打了,太明显。

  只是,不打手电,也不影响我看见一对小灯泡似的绿眼睛就出现在离我们不到50米的地方,这里的树稀疏,借着月光我能看见,这头狼到底有多大,刚才远远的意味它是小牛犊子,是小看了它!

  我忽然想小霍了,我想告诉他,我看见一狼,比你召唤而来的‘妖狼’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