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 骇人的气势

第二十五章 骇人的气势

  如此大的狼,让我在离地有5米多高的枝桠上也没有安全感,总觉得这大狼能一下就蹦上来,然后一口咬住我,接着再心满意足的叼着我离开。

  一想起这种情形,我就身上就起鸡皮疙瘩,可是最高的地儿是留给如雪的,再往上也是不现实的,因为找不到能承受人重量的大枝桠了,也就只有这么将就着。

  老张就在我旁边,和我一起跨坐在同一个枝桠,我听见他在往他的单筒猎枪里压子弹,也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这么大的狼老张也是看在眼里,心里同样不比我平静多少,我听见他念叨着:“这犊子,长那么大的个儿,怕也是一个妖怪了,这是啥年头啊,什么牛鬼蛇神都往外跑,我真是‘运气’好,大半辈子都没遇见过的事儿,今天晚上算是遇周全了。但是大爷我不怕,说不怕,就真的不怕。”

  我能理解老张的碎碎念,毕竟这么凶猛的野兽,他觉得我们也是帮不上忙的,只能他来护我们周全,他这么念叨着,也是缓解压力。

  可是,我看见老张的单筒猎枪,心里多少还是能放松,说到:“老张啊,这不有枪吗?我们怕啥?”

  “这枪威力到底是有限的,装弹填弹也麻烦,狼崽子速度快,一枪打不中就麻烦了,还怕它招小狼崽子,那咱们就得困死在这树上了。那熊瞎子也不见得好收拾,身上的皮儿厚着呢,没打中要害,十枪都不见得能把它打死了,毕竟这枪打猎,最大的依靠还是铁砂的威力,如果我十枪都没能打死它,它那力气,你信不信,已经能把咱们从树上撞下来了,只求咱们运气能好点儿,它们斗完谁赢了都是重伤,几枪能惊退赢了的家伙。”老张因为有些紧张,反复的擦拭着手中的单筒猎枪。

  而我听完老张的话,忍不住在这枝桠上试了试,并不认为我能坐得有多稳,毕竟冬天上面还残留着雪迹的枝桠滑溜溜的。

  “要是有一张三石弓就好了,开弓,射中要害,不管是狼崽子还是熊瞎子都得交代喽!可惜,这年头,能拉开三石弓的人怕是不多。”老张叹息了一声,握着猎枪不说话了,人在陷入困境的时候,总是会想如果。

  我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对策,可惜,对猛兽有威胁的大术,无论是落雷术,还是火龙术都得踏步罡,我总不能再这枝桠踏吧?表演杂技都不带这么表演的。

  倒是承心哥忽然说了一句:“别急,实在不行了,我有办法。”

  如雪的声音也从上面传来,说到:“我也是有办法的。”

  我相信承心哥,也相信如雪,虽然我没见过承心哥的手段,但如雪的手段我还能不清楚?想想,如果她要对付这些猛兽,还真的有谱,当下我就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倒是老张有些不相信的问我:“娇滴滴的大姑娘也能行?”

  “她开口,就一定是行的。”我认真的对老张说到。

  老张张了张嘴,到底没说什么,但是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了,他信我。

  而吴老鬼听见承心哥如雪这么说,已经是没心没肺的眉开眼笑了,在树上乱飘着,说到:“那还急个啥?咱也看看这立棍儿的龙争虎斗呗?”

  它这么一说,我们才把心思放在了这片树木稀疏算是空地儿的地方,那头大狼显然是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朝着我们这边看了好几眼,可是,它也并不靠近我们,只是优雅的在雪地里来回的走着,或者偶尔的站住——长啸!

  它是当得起优雅两个字的,一举一动都有着王者的风范,在月光下,在夜里的北风中,它身上长长的皮毛随风飞舞着,我注意到了这头狼的毛色极淡极淡,人们都说大灰狼,大灰狼,可这家伙该叫啥?浅灰狼?或者灰白狼?

  “在这老林子里有个传说,这狼崽子的年纪越大,毛色也就越淡,要变成了白毛大狼,那就是要成精了,要白毛又变成了金毛大狼,那就是天狼了!根本惹不得,见着都要跪下,能不能放你一条性命,得看它的心情。”老张在我耳边说到。

  可是这话刚落音,从那边的林子里就传来了一阵儿极大的动静,就像大地在震动一般,而那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一时间声音大到我们之间都不能互相说话了,因为听不清。

  我知道这是那头大熊忽然奔跑才弄出来的动静,可是感觉着自己身下的树都在震颤,我心中震撼,那该是多大一头熊,才能在柔软的雪地里发出这样的动静?以至于还没跑到地儿,就能影响到我们?

  但最紧张的不该是我们,在这时,我们听见了一声长长的狼嚎之声,那头刚才还优雅至极的大狼,忽然伏低了身子,双眼紧紧的盯着发出极大动静的林子,然后开始低低的吼叫,在清冷的月光下,呲牙咧嘴,我能看见它森冷的牙齿。

  震动声不断的传来,在大到了一个极致以后,反而静了下来,我们呆着的那颗树也不再往下‘簌簌’的落雪了,可是只是安静了不到了半分钟,一声震天动地,充满威严的吼叫传来,伴随着这声吼叫,我瞪大了眼睛,我发誓如果不是我事先就知道,这里的‘棍儿’是一头大熊,我百分之百会以为自己是在非洲草原,看见的是一头半大的大象!

  丝毫不夸张,这头老张口里的人熊就是有这么大,而且毛色是一种怪异的介于灰黄和金黄之间的颜色,看着这毛色,我忍不住问老张:“老张,可是有天熊的说法?”

  老张估计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看见这头人熊,有些呆愣愣的说到:“没这说法,可是,这是外围的林子,咋会有这种家伙?怪不得死在它手底下的都是好手。”

  我们没说话了,我想不仅是老张,连我们都见多了怪事儿,恐怖之事的人,都完全没想到这老林子的外围就藏有这些家伙,实在太让人震撼。

  面对人熊示威一般的吼叫,那头妖狼也毫不示弱,收起了准备争斗的姿态,忽然也对着人熊大声的长啸起来,我其实忽然能理解,这是两个家伙的第一次交锋,都想在气势上把对方压倒。

  这样吼叫持续了快一分钟,这林中除了飞鸟被惊起,‘扑棱棱’的拍打着翅膀的声音,竟然是一片安静,估计立棍儿之争,所有的动物都选择回避或者躲藏去了。

  这样震耳欲聋的吼叫终于完事儿了,我的耳朵被震得生疼,可是我也分明感觉到那熊瞎子有意无意的朝着我们这里‘看’了几眼。

  熊瞎子,熊瞎子!熊瞎子怎么能看见我们?它的鼻子虽然比视力好使很多,但也不能和狼鼻子狗鼻子比,我们坐在离它还是有距离的树上,它是怎么能发现我们的?这事儿还真是妖异!

  可是,它根本也不在乎我们,在吼叫了以后,它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头妖狼走了过去,那妖狼面对体积上比它有优势的人熊也不退缩,也一步一步的朝着人熊走去。

  在相互之间差不多还有五米远距离的时候,两个家伙忽然就停下了,开始打着圈圈来回的踱步,当然打圈圈的主要是那头妖狼,而人熊只是不停的转着身子防备着那头妖狼。

  两个家伙就跟高手过招一般的,竟然对持了快两分钟都没有开打。

  可是,下一刻,毫无预兆的,那头妖狼忽然一跃而起,朝着人熊的身子狠狠的咬去,低调却阴险。

  而那人熊也忽然人立而起,面对忽然扑过来的妖狼,狠狠的举起了它的熊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