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八章 拉帮结派的老林子

第二十八章 拉帮结派的老林子

  这一番短暂的讨论以我的沉默做为结束,倒是吴老鬼咬牙切齿的,双手握拳的,一副它要上去拼命的样子,无奈,做为一个鬼物,吓吓人,影响影响人的灵魂是可以的。

  面对野兽这种血气比人旺盛,心智未开,灵魂处于混沌状态,所以也不怎么受影响的存在来说,吴老鬼确实帮不上半分忙,也只得做出这凶狠状,来帮我们加油打气了。

  那头妖狼并不上前,反倒是那些狼崽子快速的在妖狼身前聚集着,低低的嘶吼,妖狼偶尔吼叫一声儿,也不知道是在交流一些什么,看样子倒像是狼崽子在开会。

  这情况倒是够诡异的,但事实上也没有诡异多久,不到两分钟的样子,那群狼崽子就朝着我们这边奔来,看样子是真的准备把我们困在树上了。

  “这些犊子!”老张骂了一句,举起单筒猎枪就要开枪,我是知道的,老张出发之前老大哥帮老张装了50颗子弹,按照现在狼崽子的数量,如果老张能一张弄死一个的话,子弹倒也是够的。

  不过,这只是一个理想化的计算方法,而且老张一路上,给我们讲过不少关于老林子的趣事儿,但也讲过不少规矩,中间有一条特别要讲究的,那就是不能干‘绝户’事儿,采药要留根,猎杀动物不杀托儿带口的,而且也不能成群的杀掉,那样会触怒山神的。

  所以,且不说老张没那手艺,能够一枪打死一只狼崽子,就算老张能杀,也不敢把这些狼崽子们全杀光了,他是山之子,他怕犯忌讳,他开枪的主要原因只不过是想杀鸡儆猴,如果能打死一两只,吓退这些狼崽子就好了。

  我们都了解老张的心思,他也怕我们一出手,就是一个绝户计,毕竟承心哥那句会造孽吓到他了....所以,老张先开枪就犹如我们暗自约定的默契一般,看看能不能以最小的代价逼退狼群。

  ‘砰’一声有些沉闷的枪声在这林子中想起,老张终于开枪了,随着枪声的落下,我清楚的看见一头几乎是冲在最前方的狼崽子晃了几晃,几乎是应声而倒。

  反正也被发现了,我们几个干脆打亮了手电,查探具体的细节,我发现老张这一枪是正正的打在那头狼崽子的眼眶里,炸开的铁砂几乎炸烂了那头狼崽子的半边脑袋。

  在如此黑的夜里,在如此心理压力极大的情况下,老张还有如此的枪法,实在不得不让人赞叹,我忍不住对老张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可老张却不怎么在意,仿佛这只是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情。

  他就被绑在我旁边的那根枝桠之上,我清楚的看见他正紧张的盯着狼群的反映,因为太过于在意,连继续压子弹的手都有些颤抖。

  事实上,枪声,突兀倒下的狼崽子,让狼群真的踌躇了,它们开始低低的咆哮着,虽然没有退去的意思,可也止步不前。

  这样的情况让老张面带喜色,他舔着因为紧张有些干燥的嘴唇,兴奋的举起枪瞄准着,说到:“这些狼崽子怕了,再来几个,说不定还真能退去。”

  估计这样的情况老张也是第一次遇见,或者因为他关心则乱,所以忘记了计算一个情况,那就是头狼(妖狼)的存在。

  果然,狼群的踌躇不前,引起了妖狼的不满,它在这种时候长啸了几声,情况一下子来了一个大逆转,刚才还在踌躇的狼群如同被激怒了一般,忽然加快了速度,如潮水般的朝着这棵树涌来。

  在这种情况下,老张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连续开了7,8枪,又打死了3只狼崽子,可惜这一次连一点点效果都没有了,狼群根本不在于死去的同伴,依旧不管不顾的朝着这边冲刺。

  老张的情绪有些激动,还想再上子弹,我却一把拉住了老张,说到:“老张,不打死那只妖狼,是根本打不退狼群的,子弹留着些吧,咱们还要在老林子呆上一段日子呢。”

  老张叹息了一声,放下了猎枪,说到:“我也知道,不把这头狼弄死了,这狼群根本就不会退去,这老林子里狼群已经消失了几十年了,我也是头一次遇见,要是不能护你们周全,我...”

  我拍拍老张的肩膀,示意他别继续说下去了,这种情况,人力是有限的,饶是老张枪法如神,在狼群如此快的速度下,还能7,8枪就打死3只狼崽子,也是没有办法的。

  这时,如雪说话了,她问承心哥:“承心,你刚才说你的办法造孽,我的办法也不见得能仁慈到哪儿去,不如你说说你的办法,我们看谁出手吧?”

  如雪说话的时候,我感觉我们所站的这颗大树不停的开始摇晃,打着电筒,仔细往下一看,竟然是那些围过来的狼崽子不顾一切的在撞树,很神奇的是,它们非常有‘组织纪律’,一头撞了,另外一头接着上,这样子是要把这树给撞垮吗?

  这么粗壮的大树当然不是这些狼崽子们能撞垮的,就算是人熊来了也不行,这样的撞法只是让我们在树上呆不住而已,就比如现在,如果不是绳子绑着我,我起码摔下去好几次了,而老张连枪都举不稳了,更不要说瞄准开枪了。

  关于狼群如何妖异的传说,在我和王师叔走南闯北的时候,我听了许多,更有甚者说它们有时简直就像一支部队,我觉得夸张了,可是如今遇见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夸张。

  在这种情况下,承心哥语速非常快的对如雪说到:“自古医毒不分家,能活人命,按照对药性的理解,自然也能轻易的要人命。从小师父教育,打架的事儿就让山字脉的莽汉去,我们是文人,不能轻易出手,一出手那后果比山字脉的人打一百架都还严重!我是要用毒,我们事先就含着解药在嘴巴里,就没事儿,可是一出手,这些狼崽子要死多少,我就不清楚了,而且这些狼崽子必须深埋,不然它们的肉要被别的家伙吃了,这片老林子要死多少生灵我也不知道了,想想就觉得害怕,如雪,如雪大姐,你快动手吧!”

  如雪‘唔’了一声,没再多言,而是一翻手,一个竹筒就到了她的手里,原本她出手是不用给我们解释太多的,但她必须要给老张解释:“我这里是一筒毒蜂,寨子里祖祖辈辈培育下来,比一般的毒蜂毒了好几倍,一只毒蜂只是蜇人蜇物一次,就得身亡,它们的毒会让这些狼崽子发疯,然后互相攻击,能活下来几只,我也不知道!我这里还有几只‘雄蜂’,毒性更烈,留着对付那头妖狼吧。”

  说话间,如雪手再一翻,这次也不知道从哪儿变了一个做的精巧的叶儿哨在嘴里,估计就是指挥蜂群的,她看着老张,老张的身子犹自的在摇摆不定,说到:“那敢情好,就这样吧,至少不是绝户计。”

  可惜也仁慈不到哪里去,我心里补充了一句,可又有什么办法,你死我活的情况下,我们道家人没有佛家人那么高的觉悟,心中信奉的是自然之道,而自然之道,弱肉强食并不是错误,那是进化的道路。

  道家人讲究的只是心中无愧,做人有底线,不主动去种因得果而已,并非是忍让之道。

  所以和尚能当得起一句大师,道家人往往是浑人,多被称为牛鼻子,也就这意思!

  得到了老张的许可,如雪自然就要出手,可是她刚要拔掉那竹筒的塞儿,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那瞬间,我只是觉得一阵儿大风儿吹到了面上,只是觉得眼前黑了一下,就听见如雪惊呼了一声,再一看,我心里那个无语加气愤啊,忍不住骂了一句:“哥们儿,你这时候来凑热闹干啥?没见着要出人命了吗?”

  此时,在树下竟让响起了‘嚓嚓’的声音,我连看都懒得看,就知道是那些狼崽子在撞树的同时,可是啃树了。

  树木摇晃不稳,枪的威胁也自然解除了,我看见那头妖狼得意的迈步而出,像一个就要胜利的将军,这老林子是这种规矩吗?——拉帮结派!

  看着眼前的‘哥们儿’,我很难不产生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