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章 包围与逃命

第三十章 包围与逃命

  在这茫茫的雪地里,在这深深的林子里,要说发现一只毛色浅淡的狼是很不容易的,可是在这擦黑的夜里,它那小灯泡似的绿眼睛,想让人不看见都难,跟俩灯泡似的就在离我们不远的一处山坡上。

  “这个犊子!”犊子这个词儿,在这两天,在老实人老张口里频繁的出现,可见老张被这只‘阴魂不散’的大狼给弄的多么火大。

  说话的时候,老张嘴里叼着一颗子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在往他的单筒猎枪里压着子弹,这种‘阴魂不散’的家伙,毙了了事!

  我对老张的枪法是有强大的信心的,看着老张的一连窜动作,深以为这是对的,我对如雪说到:“不然,放你的毒蜂出去帮帮忙?”

  如雪瞅了我一眼,说到:“不行了,哨子毁了,毒蜂帮不上忙。”

  “也是,这天寒地冻的,这毒蜂放出来也飞不出去多远,得冻死吧?”我笑着说到,与此同时听见了老张拉枪栓的声音,心里想着好威风啊,真有范儿,刀啊枪啊才是男人的绝配,想着自己拿张符的模样,总觉得不够震撼,电影里,哪个英雄人物出场,不是拿着一把枪或者刀,救人于危难之中,而我拿张符.....

  我承认我想的太远,可是想着那副场景,就是自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如雪想说什么,老张的枪声却已经响起,可下一刻,却听见老张骂到:“这犊子速度老快了,竟然没打中,我X!”说话间,老张忍不住往雪地里吐了一口唾沫,表示心中的愤怒,接着又忙着装子弹,而我举目四望,也没望见那头妖狼小灯泡似的眼睛了,估计是躲山头那边去了吧。

  真狡猾,只需要一步,就可以借山头的地势躲掉老张的子弹。

  “应该是把这犊子惊走了,咱们以后可得小心点儿,这狼性最是残忍,狡猾,还老记仇了,这一路上一步留神,它就得上来整咱们一下。”老张装好子弹,背起枪,带着我们继续赶路,嘴上却不放心的叮嘱着我们。

  我们自然是信服的,而如雪也见缝插针的跟我说了一句:“这毒蜂自然不可能在冰天雪地里生存,只不过它们被刻意的培养过,一放出来就是不死不休的争斗,蜇别人一下,自己也就身亡了,被这刺激着,追着要寻仇的目标,飞哥一两里地是不成问题的,不会给冻死。”

  如雪说了那么多话,仿佛累了似的,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儿,而我也没过多的就这个问题多争辩,毕竟苗疆的育虫之术,诸多神奇,很多虫子被培养的甚至违背了自己的本能本性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之,就如普通人不可想象道术的神奇,我也不能去想象蛊术有多么的神奇。

  也就是随意的聊着天,我们又走了五分钟,老张说着:“今晚那犊子出现了,咱们也别连夜赶了,找个安全的地方扎营吧,一堆火就吓住很多野兽的。”

  我们表示赞同,莫名的觉得在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一入夜,在这老林子里走着就心慌,还不如静下来歇歇。

  吴老鬼此时的‘装束’又变了一身,不再是花西装,牛仔裤,皮鞋了,而是给自己变出了一定搭耳帽子,一件厚皮袄子,下面很奇葩的配了一条西裤加运动鞋,一天到晚把手插在袖笼子里,说是为了应景儿,他一听老张说要休息了,很开心,笑得很是‘神秘’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承心哥看得奇怪,不禁问到:“吴老鬼,你在想什么?”

  “呵呵,呵呵....我记得出发前,如雪姑娘说在老林子里不能那么讲究,还问老张一个星期有没有办法洗一次澡?我们出发到现在,算起来快一个星期了。”吴老鬼眉开眼笑的,估计太得意了,一不小心,在想什么都给说出来了。

  我一听,脸一下子就绿了,如雪洗澡它那么开心做什么?再想想,这灵体本来就是飘来飘去的家伙,而如雪也不是道姑,它如果存心不想让如雪看见....我没有说话,而是摸出了一张符,二话不说就奔着吴老鬼去了。

  吴老鬼尖叫了一声,一下子飘得老高,我在下面怒吼着:“你不要以为你飘得高,我就没办法收拾你。”

  而如雪一开始也不那么平静,可是看我发怒成这个样子,反倒淡定了下来,很干脆的坐在雪地里,拖着下巴,眼睛都不眨的望着我,很满足的样子。

  承心哥无奈,老张脸抽搐,估计这老实人一辈子都没有想过,原来鬼是那么不靠谱的家伙!

  可也就在这时,吴老鬼忽然惊呼了一声:“承一小哥,承一小爷,我错了,可是我觉得我们完蛋了!”

  “什么我们完蛋了,是你完蛋了!”我犹自在发着火,完全没有去想吴老鬼的话是啥意思?

  “承一啊,狼啊,好多狼啊,四面八方的要包围咱们。”吴老鬼的声音都变得尖细起来了,可见这‘惊吓’有多么的恐怖。

  “你说什么?”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和吴老鬼可以归结为‘打闹’,可是它绝对不会用这个来开玩笑。

  吴老鬼一下子飘了下来,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在我面前说到:“我刚才飘得高,林子里一片儿绿塞儿(绿色儿),四面八方的狼啊,四面八方...”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其实吴老鬼的话说的怎么样,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们全部都看见了,从前后左右的林子里,出现了很多的‘小绿灯泡儿’,看样子不下两三百只狼。

  ‘呸’老张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说到:“怕是整个老林子里的狼全部都来了。”

  承心哥有些傻呼呼的接了一句:“夸张了,整个老林子里几千只狼怕是有的,这才多少啊。”

  一向淡定的如雪估计也被震撼了,也不会动了,可她好歹还比较理智,说了句:“好像我们被包围了。”

  吴老鬼赶紧的跟上一句:“就是,看这地形吧,小山坳里,刚好又是一块儿没啥树的空地,这是阴谋,阴谋。”

  没啥树,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以前有人说,狼群会让斥候远远的跟着敌人,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包围敌人,还以为是假的,从昨夜到今夜的教训,让我知道了,这话半点儿不掺假。

  亏我们这群‘光棍’儿,现在还能讨论,老林子有多少狼的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大喊一句:“跑,跑去有树的地方爬树!”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要狼群一围上来,不管是如雪的虫子,还是承心哥的毒也没地儿使了,我也不认为我能潇洒到在狼群里踏步罡,至于老张,他就算抗的是一挺暴龙机关枪,也扫不尽那么多的狼崽子。

  我一声喊,大家都反应了过来,开始转身拔腿就跑,没别的,朝着最近的树跑,只要能上去一个,其余的人就算背靠着树,也能坚持一会儿。

  老张一下子就窜到了最前面,嚷着:“跟着我,这大夜里的,万一掉雪窝子里就完了,这一带,我也算不上多熟悉,凭经验还是能判断的。”

  我们不说话,明白老张说的事儿的严重性,只是闷头默默的跟着老张跑。

  我们一跑,狼群也有行动了,开始从四面八方的林子里窜了出来,飞速的追赶着我们。

  比起狼群,我们的奔跑并没有优势,这雪还不算下到了最深的时候儿,但一脚下去,也能把脚面淹没了,至于浅的地方,踩在地上也有些打滑,我们哪里叫跑?根本就是连滚带爬!

  而狼群的大爪子却是比我们适合在雪地里奔跑,眼瞅着,这距离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更糟糕的是,就算这深林子里也是固定的路线的,这是老张那张地图记录过的,最安全的路线,我们这么一慌乱的跑,生生的就偏离了那路线,朝着一个陌生的山坳越跑越远!

  ‘汪汪汪’,身后那狼群的声音,如同一片狗叫的海洋,我还在抽空想,这些狼崽子不装B,不去对月长啸,其实叫起来就跟狗没啥区别,不就一群狗吗?

  我想借着这个来放松自己的心情,可也就在这时,我听见了如雪的惊呼声,我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一大片雪地陷了进去——雪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