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二章 洞口与安然之夜

第三十二章 洞口与安然之夜

  妖狼走了,吴老鬼咋咋呼呼,但我们所处的情况也没有任何的改变,狼群依然不退,我们依然处在这冰冷的坑底。

  不过,吴老鬼的话到底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随着它指引的方向看去,就去一片白雪覆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看出什么特别,所以只是看了一眼,疑惑的眼光又全部望向了吴老鬼。

  吴老鬼急得上蹿下跳,一激动还跑一头狼崽子脑袋上站了一会儿,才说到:“是真的有问题。”

  对于它这遇事儿抽风的样子,我们已经习惯了,干脆静等。

  而吴老鬼也一骨碌的从狼崽子脑袋上下来,飘来刚才指的地方,仔细的指着雪流中间的一条黑色缝隙说到:“问题就在这儿啊!”

  在哪儿?借着月色我硬是没看出来问题,毕竟雪流这么落下来,和冻土交错,这样的缝隙太多了,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

  可是吴老鬼已经懒得解释,很神奇的飘了进去,这一飘就像完全融入了雪里,看得老张脸抽抽,这场景未免也太‘灵异’了一些!

  我眉头一皱,觉得事有蹊跷,灵体好像不受物质的限制,不过如果雪流的背后是一片冻土,吴老鬼除非是想练钻地术,否则也不会无端的飘进去。

  所以,我第一时间拿出了电筒,走了过去,借着电筒的灯光仔细打量起了那个缝隙,这一下,我看出了名堂,刚想说话,吴老鬼恰好又钻了出来,突兀的对着吴老鬼那张青白色的老脸,反倒把我吓了一跳。

  “你出来不带‘吱’声儿的啊?”我忍不住开口骂到。

  “吱吱吱,是要这样招呼你吗?不能够啊,你这不是让我学耗子吗?”吴老鬼振振有词。

  我再次被气得太阳穴乱跳,懒得理会吴老鬼,转身说到:“承心哥,老张,把雪铲拿过来,这边真的有情况,快来!”

  我这一喊,承心哥和老张立刻就照做了,赶紧的拿着雪铲过来,把电筒扔一边,也不问为什么的,就和我一起开挖。

  狼群依旧守在雪窝子的上面,我们闹那么大的动静,它们也懒得管,不下来的样子,没听见妖狼的声儿了,估计人大爷是已经离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老张,承心哥硬是在这冰天雪地的老林子里干出了一身儿热汗,如雪想来帮忙,可是三老爷们同时让她回去坐下,这种事情是不好让女人动手的,丢不起那人。

  至于吴老鬼可没那心思,它好像发现了新乐子,就是站在狼崽子脑袋上玩,站完这只站那只,站完那只站这只的,时不时还做出一个呲牙咧嘴‘恐吓’的动作,或者是打狼崽子几拳,无奈都是无用功,有点感应的狼崽子最多觉得脑袋有点冰凉凉,甩一下脑袋而已。

  可就这样,那吴老鬼竟然玩得不亦乐乎。

  ‘哗啦’一声,在吴老鬼不知道站在第几头狼崽脑袋上玩儿的时候,我们终于大功告成的挖开了那雪流,最后的支撑不再存在,掩藏在雪流背后的真相终于出来了,原来在这里竟然有一个黑沉沉的洞口。

  老张一把扔下了雪铲,在旁边拿出他的旱烟杆子,一边喘着粗气儿,一边‘啪嗒啪嗒’的抽了起来,承心哥则是直接抓了一把雪,就塞嘴里了,给渴的。

  至于我,也没啥动静,呈大字型的就躺倒在了雪地里,然后点上了一支烟,如雪也是静静的等着我们休息。

  吴老鬼看这情况,一下子就从一头狼崽子脑袋上飘了下来,嚷着:“嘎哈呢?挖出来了,咋不进去看看呢?进去啊,进去呗?”

  没人理会吴老鬼,反倒是老张说话了:“狼的性子最是残忍狠毒,能让这些不要命的狼崽子忌讳成这样的地儿,不知道里面有啥恐怖的存在。第二,我之前说过了,这一片儿我不是太熟悉,但也不是没来过,何况我手里还有地图,祖祖辈辈记录的东西,出错的可能不大,这雪窝子出现的实在是诡异。不过,这些狼崽子是我看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退去的,日子不用多,围个几天,咱们没个生火的家伙,就得冻死在这里。发信号求救,还是咋样,我没意见,你们决定,我跟上。”

  说完,老张就沉默了,只是继续吸着他的旱烟。

  承心哥吃了一肚子的雪,也开口了:“这洞里没诡异,我是不信的,发信号就意味着这次行动别继续了,按照老吴所说,时间也就那么点儿,一等又得是多少年,还有人在另外一头赶路。承一,你决定吧?狼崽子不下来,这毒也没法下!”

  是啊,是有什么风,能把毒粉子给吹到10米高以上的地方啊?除非我们要毒死自己!

  如雪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我明白,她只是跟着我的脚步,任凭我怎么决定。

  一支烟抽到了尽头,我终于开口了,说到:“如果能不进那个洞里,咱们就不进去,等一会儿吧,等到天亮,如果狼崽子还不退,再说吧。”

  我这话就是最后的决定了,大家很默契的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就连神经有筷子那么粗的吴老鬼也咂摸出了味儿,不再开口了。

  没有火的冬夜,是如此的难熬,我们很是干脆的在雪窝子里扎起了帐篷,把行李中能披上的衣服都给披上了,然后挤在帐篷里,这样能稍微暖和一点儿。

  夜,是如此漫长,如雪靠在我的身边,和我一同静静的守候着,也许是今天小小的‘缠绵’,让我和她都没有睡意,在这夜里,眼睛都睁得老大。

  至于承心哥和老张却靠在帐篷上,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吴老鬼早钻进养魂罐儿里了,灵体也是需要‘休眠’的,或者应该是这个词语吧,毕竟精气神儿,是需要‘休眠’才能养足,以为灵体是不休息的,那是一个错误的认为。

  如果是那样,被‘鬼上身’的人,不是要24小时闹腾?

  大家都睡了,剩下我和如雪听着彼此安静的呼吸声,气氛反倒变得有些暧昧起来,我忍不住,小声在如雪的耳边说到:“今天你给我说那话,是啥意思?”

  如雪托着下巴,透过帐篷的小窗户,望着黑沉沉的夜色,好像是不想回答,弄得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都问的啥啊?

  但过了一会儿,如雪在我耳边小声的开口了:“以前是什么意思,现在也就是什么意思。既然生死可以不顾,我对你说那样的话也算不得什么,在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意,你不要去试着猜女人心思是什么,因为你也猜不到。”

  “啊?”这回答,让我云里雾里的,忍不住啊了一声,然后傻愣愣的说了句:“你刚才说不是那里,那...那要哪里?”

  我一不小心,心里咋想的给暴露了,一说完,我就后悔了,M的,老子的君子形象啊!

  “哪里?什么哪里?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雪望着我,忽然异常少有的冲着我眨了眨眼睛,样子非常的调皮。

  我一急,还想说什么,如雪忽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到:“陈承一,傻小子,我困了,要睡了。”

  我刚才还急躁的情绪,忽然温暖安然一片,轻轻的握住如雪的手,说到:“睡吧。”

  外面,夜正深沉,那一片幽绿的颜色也意味着狼群没有退去,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一刻,在狼群包围下的幸福,会是我永生都不会的回忆,我将带着这样的幸福,微笑着去面对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