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五章 封闭的石室

第三十五章 封闭的石室

  听我这么简单的一解释,老张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毕竟不是一只真的碧眼狐狸在他面前,一块石头他勉强还能接受。

  不过承心哥一听却来了兴趣,问到:“承一,你详细说说?”

  我先没忙着回答承心哥的问题,而是说到:“我们先看看,这里有没有出路再说。”毕竟我只是根据师祖留下的手札来判断了一些事情,但说到底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如果不找到出路,我也没心思坐下来说什么魅心石的事情。

  “嗯呐,先找出路。”老张仿佛是一刻也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多呆,赶紧的点头。

  倒是如雪,貌似漫无目的的在这里走走看看了起来,吴老鬼亦步亦趋的跟在如雪身后,‘唧唧歪歪’的也不知道在小声说着什么,我只听见一句,雪姑娘,你有没有姐姐妹妹之类的,如雪没理它。

  妹妹?要是如月那古灵精怪的丫头来了,怕是够它喝一壶的!不,两壶!

  我这样想着,开始在这间石室里找起出路来,虽然点亮了八盏狐灯,这间石室还是有小半截隐没在黑暗之中,不走近是看不清楚的,只能走过去看看出路是不是在那边。

  在狐灯的配合之下,手电的光芒也算是能轻易穿透那层黑暗,把剩下的小半截石室照得一清二楚,只不过距离远了就不行。

  剩下的小半截石室就如我开始猜测的那般,竟然在尽头的墙上画满了大大小小的碧眼狐狸,那眼睛画的尤为传神,只不过除了其中的两只安上了小小的魅心石以外,其余的都只是真正的壁画。

  不过狐灯点亮,配合手电的光芒,魅心石也就发挥不出来所谓的‘威力’,对我们倒没造成什么影响,只不过我们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只因为这分明就是一间封闭的石室,至少我没有看见任何的出路。

  我不死心,干脆走到画满狐狸的墙上,一一的摸索着,敲打着,在我心里,这里既然是通风的,断然不会没有出路,说不定这墙就是空心的。

  我一寸地方也不肯放过的敲打着墙面,见我的举动,老张和承心哥也明白我的意思了,赶紧的来帮着敲打墙面,也同样是一寸地方都不肯放过。

  就这么一面墙,我们花费了整整两个小时来敲打它,连最高处和最低处的边边角角都没有放过,事实也无情的打击着我们,这就是一面儿实心墙。

  怎么办?从原路出去吗?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毕竟是向下的洞口,有几处坡度很大,很难攀爬,可也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

  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些狼崽子的问题!如果它们还没有散去,或者说它们已经散去了,但是见我们出来,又跟上了我们...我不认为我们还会有那么好的运气看,再次遇见这么一个雪窝子。

  “休息一会儿吧。”承心哥微笑着说到,不同于我的急躁,他还是能保持那温和的笑容,心理素质比我强悍。

  “那就休息一会儿吧。”老张的失望倒是不加掩饰,一屁股坐在一个石台子上面。

  说起这个石台子,就是这间石室里唯一一件儿东西了,就摆在那边画满了狐狸墙的前方,原本我们也注意过它,但是经过一番观察,摆弄,我们认定这就是一个天然的石头,只是一面被弄的比较光滑,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弄到这地下来了。

  我们三人闷声做着,可是如雪却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她还是那样,时不时的起来走走,四处打量,又时不时的坐下,神情越来越迷茫。

  “老张,别丧气,这里通风,也就一定有出口,最坏不过就是咱们再原路爬回去,和那些狼崽子拼个你死我活,再不济,咱们也不是非要去这老林子深处,回去得了,还有江河湖海等着我和承一呢,你也回去好好过日子吧。”承心哥温和的说到。

  老张这一次没有抽旱烟,反倒是问我要了一根香烟点上了,沉默了许久才说到:“其实说实话,我挺想去这老林子深处的,为我祖宗,也为我自己,我这过了大半辈子了,人生也就那样了,幸福平淡,可回想起来,总是想过一段儿不一样的日子,见识了这么多,就想见识更多,回去也可以跟我的老哥们吹牛,说我见着碧眼狐狸了,你们爱信不信。”

  承心哥拍了拍老张的肩膀,表示理解,如果人类失去了好奇和探索的心,又拿什么来谈未来的发展和进化呢?我们的目标永远都是星河宇宙,那个一定更精彩的世界,尽管我们现在还站在起点之上。

  我自然也能理解老张的心情,只不过我现在更担心的是如雪的状况,一向淡然的她,怎么进了这间墓室以后就这么不对劲儿?就连吴老鬼此刻也是用一种怪异的神情看着好像是在梦游状态的如雪。

  我忍不住了,喊到:“如雪,过来。”同时,我的心也在剧烈的跳动,如果如雪对我的话没反应,只能说明刚才她根本就没有从‘眼世界’里醒来,是已经陷进去了。

  可是,没有道理啊,中途她还问过我一句话,如雪到底是什么状况,我的手心都出汗了,这算是关心则乱吗?

  “嗯?”所幸的是,如雪对我的话是有反应的,见我叫她,还是立刻转头望向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如雪那迷茫的表情,心底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的痛,这痛瞬间就布满我的心脏,可是我竟然不知道它是从何而来。

  “过来坐着,我给你说碧眼狐狸的事儿。”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拍着身下的大石头,故作大声而兴奋的对如雪说到。

  “嗯。”如雪恢复了平日里淡然而平静的表情,如同一只顺从的小鹿,几步就走到了我身边,爬上大石,坐在了我身边,甚至是紧紧的依偎在了我的肩头。

  我不明白如雪为什么到了这老林子以后,就仿佛对我放开了一般,那些曾经让我们苦恼了那么多年,束缚着我们,只能远远守望的东西,她也不在乎了,对我依恋,亲密,甚至连情绪也丰富了起来。

  她靠着我,我握着她的手,有些凉,可我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用自己手心的温度把如雪的手给温暖过来,另外,她靠在我身边以后,我那股子心痛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平复了,又重新变得平静起来。

  对于我们的亲密,承心哥有一种乐见其成的心态,他曾经说过:“承一,到了老林子,你和如雪就不要别别扭扭了,就当是你们进入了一个与外面世界无关的小世界,痛痛快快的。”

  话承心哥说的很简单,但其中对我的情意却不简单,他不想我这么痛苦。

  至于老张,更加不在乎,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对于小年轻谈个恋爱,不会大惊小怪。

  吴老鬼又开始嘟嘟囔囔的说到:“雪姑娘,你到底有没有姐姐妹妹啊?”

  我们笑了,总觉得有个吴老鬼在,人都不那么容易绝望,我开口说到:“讲讲这魅心石吧,这魅心石如果能大量的存在,绝对是我们修者最好的东西,我说过它储存的方向不一样,它能储存的是强大的意念,灵魂力,精气神来影响别人,就相当于是让别人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这就好比,我们平日里养玉,让玉石充满了正面磁场,助长自己的运势是一个相同的道理!所以它就叫魅心石,师祖的手札上讲,在很久以前曾经有这样一个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