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六章 怪异的..

第三十六章 怪异的..

  关于那个门派的事情,我其实只是想当成一个趣闻说一下,并不怎么在意,毕竟在这种心理憋闷,又暂时找不到出路的环境之下,说一个奇闻轶事是很能缓和人的心情的。

  却不想,我刚说完这句,曾经有这么一个门派,却一下子被如雪抓紧了胳膊,她努力的想平静,可那眼神却非常的在意,那种在意是一种对答案的渴求一般,她问我:“什么门派?”

  我不明白如雪这反应是从何而来,只能归结过这段日子,如雪的压力太大了一些,毕竟对于野兽什么的,女孩子要比男人更加感觉害怕一些,我轻轻的抚上如雪的长发,柔声的说到:“这个门派和你们苗寨可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师祖手札曾经提到一句,魅心石是属于罕见的天才地宝,就算偶尔在这世间出现,也容易被人们当做某种金属的原矿石去提炼了,从而全毁,失去神效。在当年有这么一个门派,他们却拥有数量不少的魅心石,而这个门派的修行不怎么样,却在咱们修者的世界风头无两,强盛一时,只因为他们善于利用魅心石,也善于利用..利用动物。”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讲出来了一个动物,事实上师祖手札上对这个门派记载的简单,但明确提到的是妖物。

  老张情绪不稳定,如雪也有些奇怪,所以我刻意说的不那么敏感,只是承心哥来了兴趣,问到:“怎么个利用法?那些灯又是怎么回事儿?一点亮了,我倒是觉得这眼睛对我没有魅惑的作用了。”

  我就知道承心哥一定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想了想,我尽量斟酌字句的说到:“说起那个门派利用动物,大概就是用特殊的方式把动物的精气神储存在魅心石里,就比如狐狸最善魅惑,它的魅惑就在于勾出你内心最深沉的欲望,古时候不是有传说吗?书生被美色勾引,或者说穷人被狐妖送来的银子迷惑,惹祸上身!我在醒来的刹那,一下子就感觉到这魅心石里或许封印的是狐狸的力量,所以叫大家别在看了,怕得就是内心最深处的欲望被引出来,而陷入环境不能自拔,狐媚自然是最厉害的。”

  “动物吗?”承心哥温和的笑着,看了我一眼,他不是老张,自然深思一番我的说辞,也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关节。

  而老张则惊呼到:“那还是有碧眼狐狸吗?碧眼狐狸的力量在魅心石里?”

  “也不一定是碧眼狐狸,说不定是画出来夸张的,你知道咱们祖宗也爱画一些壁画,简单明了,但其中也有些怪物什么的,那..那个应该是夸张的手法吧。”我想着措词安慰着老张,祖宗的那些壁画其实在道家人的理解里不是那样的,我还没有说出来的事实是妖物也可以自我封印力量在魅心石里面。

  承心哥也故意转开话题,问到:“承一,你还有说那壁灯是咋回事儿呢?”

  这时的如雪听了那个门派的事情以后,反而不是那么在乎了,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懒洋洋的依偎着我,我放下心来,简单的对承心哥说到:“关键就是那壁灯的灯油,就好比剧毒的动物旁边,说不定就能找到解毒的植物,这个灯油也就是这个意思,它是用动物的油脂,加上秘法炼成的,就比如封印的是狐狸的力量,那么就用那只狐狸的油脂来炼制,那至于原理我不太清楚,就好比是那动物的气味散发开来了,那主人也就不再攻击了。因为魅心石可没有眼睛,不分敌我,没有防备之下,或者刻意有了防备,都还是容易中招,为免伤到自己人,自然留下一个法门。”

  我猜测的判断着,毕竟师祖留下来的手札只是说了对于魅心石大概有那么一个解法,原因,原理什么都语焉不详,可是我却愈发的觉得师祖留下来的手札神奇,他提到的东西,为什么我偏偏就能遇见?

  想到这个,我微微有些发呆,可不想这时如雪忽然挣脱了我牵着她的手,跳下石台,然后走向了背后那扇墙,开始摸索起来。

  “雪姑娘,你咋能去摸这么粗糙的石墙呢?不能够啊!这个应该让男人来的,刚才他们三个不是色咪咪的被狐狸吸引,把这墙摸了一个遍吗?”吴老鬼一见如雪有动作了,赶紧的跟上了,嘴上自然也是一贯的讨打风格。

  它和我们混熟了,就愈发的这样,本性简直暴露无遗,承心哥对我说到:“承一,把它封了吧?”

  吴老鬼赶紧闭嘴了,而老张则好心的提醒如雪:“丫头,这墙背后没有暗道,我们刚才已经试过了。”

  如雪谁都没有回应,只是带着迷茫的表情一再的在石墙上寻找,我看得担心,赶紧从那个大石台子上跳了下来,要冲如雪跑去,却不想如雪摆摆手,神情很严肃,示意我别过去,她仿佛是在什么关键的点儿,不能被打扰!

  我不敢过去了,生怕打扰到如雪,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可是心再一次剧烈的跳动起来,那种心痛的感动又涌了上来,仿佛那个关键的背后,如雪会离我越来越远,远到我抓不住她!

  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简直让我暴躁,但是因为太过莫名其妙了,我却没有发泄的理由,只是没由来的呼吸越来越粗重!

  而如雪的双手终于抚上了那两对小的魅心石,就这样静静的抚摸着,陷入了一种思索的状态!

  魅心石,如果不能魅惑了,也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特别是已经封印了力量的魅心石,就跟别人养过的玉一样,带着别人的磁场,自己是不能再养了。

  如雪为什么会那么有兴趣?

  另外,包括我在内,从魅心石下逃脱的人,会对这东西有一种本能的厌恶,因为伤害过自己,危险的关系!更不会想要带走它什么的!

  “把冰镐给我。”如雪忽然开口说到。

  我不明白如雪这是要做什么,但是老张已经傻呼呼的把冰镐递了过去,如雪接过之后,竟然用冰镐敲起那墙面,用意再明显不过,她想敲下那魅心石,至于是不是带走我却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冲动,我一步跨上前去,拉住了如雪的手腕,大声对如雪说到:“如雪,你相信我吗?”

  如雪的神情显然还没有从迷惑中醒来,她有些无辜的看着我,过了好几秒才恢复成了平常那平静的样子,对我说到:“承一,你是我最相信的几个人之一。”

  “那你也知道,我灵觉是很强大的,也很敏感,我总是..总是觉得这魅心石背后有极大的危险,不要动它,好吗?”这时,我才理清楚这种感觉,是的,我觉得魅心石差点儿让我着道儿,厌恶它,但是这种厌恶还不至于让我不想带走一块儿,毕竟这种东西连师祖都批注,应该不存于这个世界了,带回去研究一下也是好的。

  可是,我偏偏不想动它,刚才敲墙的时候,我也是刻意的回避它,是强烈的忍下心中那种不想触碰的不适感才去碰了它几下。

  我刚说完,承心哥也说话了:“是的,如雪,这一次不仅承一有这种感觉,我也有,别去碰它。出路咱们另外找就是了,而且也不是非要死盯着这里,大不了出去。”

  老张没发表什么意见,做为一个普通人,他反而没什么感觉,踌躇了一下,他开口说到:“丫头,听两个大兄弟的吧?”

  吴老鬼一副异常了然的样子,在空中飘着,也点头附和:“危险,危险,就是危险的很呐。”

  如雪看了我们一眼,轻轻的推开了我的手,说到:“承一,不,不是出路,是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我必须敲开它。”

  如雪的眼神告诉我,这件事绝对没有回旋的余地,话里的意思也是一样,不要再说服她了,我知道如雪骨子里是个多倔强的姑娘,只能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开口,选择死死的守在了她身边。

  如果,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冲上去,保护如雪。

  如雪再一次的举起冰镐,‘叮叮叮’清脆的撞击声在石室里回荡,终于在一声脆响之后,第一颗魅心石应声而落了,‘咕噜咕噜’在地上滚出了好几步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