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兽皮怪文

第四十三章 兽皮怪文

  我不明白我的不安来自于哪里,而如雪也明明说过,出去之后,就告诉我全部的事实,可心里就像有一根隐藏的线在拉扯着自己,一直拉向那不安的巨大黑洞。

  我怕我连表面的平静都维持不了了,会忍不住让如雪在现在就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可这时吴老鬼飘了回来,说到:“承一小哥儿,是有灯的,去点灯吧。”

  我刚要起身,承心哥就站了起来,说到:“承一,你多陪一会儿如雪,我跟着老吴去点灯吧。”

  听着如雪的呼吸声,依旧是那么的不安,我点点头,就只说了一句:“你们小心点儿。”

  于是,我和如雪,还有老张,就这样安静的在黑暗中等待着,只是一分钟不到,第一盏灯带着温暖的黄色灯光亮起了,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

  随着灯光的亮起,如雪的呼吸也慢慢的平稳了下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在沉寂的黑暗中,在不安的情绪,微微的暴躁失落中,那种看着灯光亮起,希望一点一点复苏的感觉...

  “如雪,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都有我在。”我语气坚定的对如雪说到,灯光带给了我平静和希望,我要把这种坚定的心情带给如雪。

  如雪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我什么,过了好久,她才说到:“承一,没有事情是绝望的,只不过只是选择而已,你要相信我,我会变得很坚强,很坚强的。”

  我有些不懂这话的意思,可是我绝对相信她会坚强的,我看着如雪,她此刻眼中不再是迷茫和不安,而是闪烁着一种异常决绝的坚强和决然,之后她轻轻的离开了我的怀抱,突兀的就变回了那个平静,淡然的如雪。

  这种转变,让我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可这总是好的转变吧?我试图把一切的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这时,却听见吴老鬼喊到:“这顶上有一盏大灯,我来点吧,我来。”

  接着就传来了承心哥的声音:“你行吗?”

  “废话,我好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鬼,触碰一个打火机绝对是没问题的,我来吧。”吴老鬼带着一点儿小得瑟的说到。

  灵体不能影响物质,这是常识,但是如果一个灵体经过修炼,精神力特别凝聚的话,可以轻微的影响物质,也就是说可以‘举’起比较轻微的物体。

  这个不奇怪,这就好比人体的特异功能,用精神念力去搬动物质!

  只不过,吴老鬼还有这个本事,却让我震惊,一般来说,怨气越重的灵体越厉害,可是精神力凝练,这个属于鬼修之路了,莫非吴老鬼生前没天分,死后还有鬼修的天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吴老鬼已经飘了上去,开始去点亮这个地方悬于顶上的大灯了,我看见打火机一次次的亮起,到最后,这个大灯才被彻底的点亮、

  在大灯和壁灯的配合下,整个空间终于完全的明亮了起来,连那实质性的黑暗也被驱除了,之前我有过不安,毕竟如雪说了,这种黑暗是那种黑虫的呼吸造成的,我怕这个空间一点亮,我会看见许多许多沉眠的虫子,但事实上没有,这里只是一个巨大的华丽的石室,异常的干净,灰尘都很少,更别说有什么奇怪的虫子了。

  承心哥回到了我跟前,吴老鬼也飘了回来,问我:“承一小哥儿,我咋觉得这儿像一个大卧室呢?把卧室建在地下,不能够啊。”

  吴老鬼说的没错,这里非常大,怕是有两三百个平方,事实上也真的很像一个卧室,我清楚的看见有石刻的精美的梳妆台,上面安着一面巨大的铜镜,也有精美的石床,还挂着帘子,只不过那帘子看起来腐朽而脆弱,怕是一碰之下,就会碎裂开来,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物件儿,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这里就是一个卧室,而且还是女子的卧室。

  “和我猜测的一样,我们闯进一个家伙的老窝了,不过是很久以前的老窝了。”我低声说到。

  “是的,它们是应该在地下的,修行的路线不一样。”承心哥也如此说到,修者需要都是练一口内息,那只支撑所有的基础,不过人类需要的是灵气,而妖物修炼需要的是月华,是阴气,因为它们承受的住,在很久以前,地下是有一条条纯净的阴气集中之地的,不像现在那么难寻,老窝在地下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和承心哥对话,老张异常紧张的问到:“是什么东西的老窝在地下?”

  我拍拍老张的肩膀,没有说话,按照这个路线走下去,如果我们终究是要看见真相,我不能一直的去安慰老张,告诉他这不是真的,真的看见以后他会崩溃的。

  我沉默,老张紧张的舔了舔嘴唇,而吴老鬼跟着承心哥开始四处翻找起来,想找一点儿有价值的东西,毕竟这是很久以前的妖物,进了它的老窝,找有价值的东西,是很正常的。

  可事实上,这里一目了然,承心哥并没有找到什么,倒是那挂在巨大石床上的帘子,倒真如我预料的那样,一碰就碎掉了,露出了石床的内部。

  石床上并没有像人类的床那样,还铺着被单枕头被子什么的,就是简简单单光滑的床面,只不过看着那床面,承心哥‘咦’了一声,然后拿起了一件儿东西。

  那是一个卷起来的东西,厚厚的一叠,看起来像是兽皮,承心哥示意我们过去,然后当着我们全部人的面儿,打开了这卷东西。

  这兽皮比我想象的还大,铺开来后,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石床,大概有两米长,一米多宽的样子,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兽皮鞣制的,总之是很薄却很坚韧的一层。

  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我们拿手电照着,开始以为是文字,但仔细一看,这些曲曲扭扭的东西,根本不是我们熟悉的文字。

  我自小师父就交过我不少古文字,甚至很生僻的一些古文字我也认得,但这张兽皮上密密麻麻的‘字’儿,我却一个都不认得,一看之下,根本就是完全的陌生。

  这让我们怎么甘心?进入这地下以来,一直都觉得神秘和危险,到现在也不敢说生命就安全了,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巨大的线索,有可能关系着我们的生命问题,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放弃?

  所以,我和承心哥一边看一边讨论着,论起这方面的学识他也不比我差,所以只能我们两个人来慢慢研究,这次的行动时间倒还充足,所以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也不在乎这点儿时间。

  如雪在旁静静的看着我和承心哥讨论,老张不懂,干脆退到了一边,掏出一包压缩饼干,慢慢的吃着,吴老鬼早就无聊了,飘到老张面前和老张扯淡去了。

  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承心哥忽然大喊了一声:“承一,我看出一点儿门道了,我们方向错了。”

  “怎么?”看着承心哥惊喜的样子,我知道这事儿有谱了。

  “傻啊,我们一直都把这些符号当成字来研究,自然研究不出来什么,哪有字是一堆一堆的写的,这根本就是简笔图,简笔图啊!”承心哥大声且激动的说到。

  他一说,我赶紧仔细的去看,这才发现这真的如承心哥所说,是简笔图,是一幅图一幅图这样连着的,一幅图表达一个内容,根本就不是我们先前以为的,一堆奇怪的符号挤在一起,接着又一堆奇怪的符号挤在一起。

  既然认出了是简笔图,那么解读起来就方便多了,可是这简笔图的意思似是而非,想要全部精确的解读,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至少,又过去了好几分钟,我和承心哥才解读出来了第一幅图,那图里表达的意思,让我和承心哥哭笑不得,翻译成语言,那就是在很久以前,在这片林子里,诞生了一只小狐狸。

  这算什么?讲童话故事的开头吗?

  可我和承心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在这石室就传来了一阵儿‘嗡鸣’的声音,低低的,让人心底都压抑的难受,那声音很近,却像隔着什么一般。

  我和承心哥对望了一眼,这声音我们听过,就是在如雪敲下第一对魅心石的时候——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