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章 小喜小毛的故事(上)

第五十章 小喜小毛的故事(上)

  面对这只穿着白布的黄鼠狼,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对了,是正主了,吴大胆遇见的多半就是它。

  它比八咪姐‘高端’太多了,因为它身上的白衣服就是一个完美的障眼法,而八咪姐身上是货真价实的花布。

  对于它的质问,回答它的不是我,而是承心哥,承心哥说到:“我们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骂它,且不说我们在老林子里被狼群包围,其中一只妖狼对我们穷追不舍的跟它有关系,就说我们在这里呆得好好的,它一冲进来,看见我师弟正在施法的咬紧关头,竟然二话不说的就要冲过去咬我师弟,是我及时阻止的。原本都这样的,我们还不打算和它打,结果天知道它打什么鬼主意,又二话不说的开始疯狂攻击我们,你说我们骂它一句八个咪咪,是不是过分?我们把它制服住,是不是过分?”

  承心哥的话刚落音,八咪姐又愤怒了,估计是承心哥又提到了八个咪咪这一茬,它急吼吼的又开始叫唤,那只白毛黄鼠狼就安安静静的听着,过了好一会儿,它愤怒的声音传来,喝到:“闭嘴,贪心不足,败事有余。”

  这只黄鼠狼好像挺有威严似的,在呵斥了八咪姐以后,八咪姐竟然真的不乱叫唤了。

  它又冲着我们作了一个揖,然后说到:“我看见这里面的恐怖之虫已经醒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你们相信我,我们可以到外面去谈,不过在这之前,能不能放了我妹妹?”

  老张不说话,对于这些关键性的决策,他一般不参与。

  吴老鬼贼兮兮的眼珠子直转,然后跑我和承心哥面前不停的说到:“放不得啊,放不得,一只就不好对付了,等一下两只,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承心哥不说话望着我,显然他也懒得决定这种头疼的事,就交给我了。

  毕竟我灵觉出色,到底是不是有危险,我沉下心来自有判断。

  在我看来,我本能的觉得这只黄鼠狼是真诚的,可是吴老鬼说的话不无道理,我不能什么事儿都交给我的灵觉,万一此时正是我运势低的时候呢?

  却不想,这时如雪说话了,声音依旧听不出什么感情起伏:“放了吧,没事的。”

  吴老鬼讪讪的说到:“既然雪姑娘都那么说了,那就放了也不碍事的。”

  我懒得理这个墙头草吴老鬼,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如雪的意见,而承心哥早已经去解金针了。

  所有人静静的等待着,不安肯定是会有那么一丝的,十来分钟以后,承心哥终于推拿开了八咪姐的穴脉,八咪姐一能活动自如了,立刻对着我们呲牙咧嘴。

  我们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那只白毛黄鼠狼已经呵斥到:“放肆,还不过来。”

  此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八咪姐朝着那边走过去,慢慢的就缩成了一只正常大小的黄鼠狼,然后一跃而上,跳入了另外一只黄鼠狼的怀抱里。

  那只黄鼠狼再次对我们点头致谢,然后说到:“你们可以叫我小喜,叫我妹妹小毛,我们出去谈吧。”

  要谈什么?我觉得恩怨已了,也没什么好谈的,毕竟我们还要继续出发去找仙人墓,不过人家那么礼貌,确实也不好推脱。

  只不过,在走之前,我得先把那横骨取了,容纳此刻在我肩头上‘耀武扬威’的嫩狐狸,最好的容器自然是那一截它自己的横骨,炼化一下,比养魂罐儿还好,滋养作用还要大一些,我家傻虎师祖就是那么弄的。

  所以,我去取横骨了,那张狐皮我没有去动,尽管老张舔着嘴唇说了一句:“老值钱了。”

  我可不想取出去惊世骇俗的,别人一看那么大的狐狸皮不得疯了吗?再说,一张狐皮在这里,多多少少也有入土为安的意思。

  老张自然也没有什么恶意,毕竟做为半个猎人,对‘山货’抱这个态度,感慨一句也是正常的。

  ————————————————分割线———————————————————

  待到我们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天又一次擦黑了,我们早上进去,竟然到这种时候才出来,也是一件儿意想不到的事情。

  只不过出来的地方,我们完全陌生,老张四处跑,对比着地图看地形,总不能在这老林子里迷了路吧?

  没有去干涉老张的行为,此刻我们几个人围着一堆篝火,正在听小喜说着一些事情,对于我们几个来说,再惊世骇俗的事情我们也可以接受,哪怕有一天蹦出一个人来告诉我,他其实是火星人,我也不会感觉到很吃惊。

  相对来说,老张选择在此刻去看地形倒是有一些回避的意思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在最初的错乱以后,是彻底的接触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努力的把这些藏在心里,不影响自己的平凡日子,真的只是一个选择。

  “自从发现狐仙洞以后,我就很久没有出过老林子了,算起来怕是有几百年了吧。”小喜一开口就是这样说的。

  狐仙洞自然就是刚才我们出来的那里,和我猜测的没错,是我肩膀上这只嫩狐狸的‘老窝’。

  不过,我们都没开口,选择静静的听小喜诉说,其实从一开始它准备要找我谈谈,我就明白了,它和我们绝对不是关于小毛的恩怨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事情。

  从小喜的诉说中,我大概理清楚了它们‘姐妹’的一些事情。

  原来小喜就是这老林子山脚下的一只黄鼠狼,和普通的黄鼠狼没有什么不同,也未开灵智,它出生的地方说是山脚下,确切的说来,却是一个靠近山脚的屯子里。

  黄鼠狼是最接近人的动物,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黄鼠狼和人有相像,只是说黄鼠狼是不避忌,甚至和人的生活有交错的动物,不像别的动物,如果可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是绝对不愿意靠近人的生活圈子的。

  小喜就是这样一只黄鼠狼,出生在屯子里,慢慢长大,活下来,靠的也是那个屯子,不过是吃老鼠而已。

  “在我那时懵懂的记忆力,鸡肉是很美味的,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黄鼠狼一族是吃老鼠的,靠近人类的地方,鼠类多,所以我们黄鼠狼因为这个爱贴近着人类一起生活,久了,就算懵懂,也自然不自然的羡慕人类,模仿人类的动作,或者我们这一族天生的灵智比较高吧?”小喜关于这个是这样说的,有一点儿为黄鼠狼伸冤的意思,毕竟黄鼠狼是它的族类嘛。

  原本,小喜的生活轨迹就应该是那样了,和普通的黄鼠狼一样,慢慢的长大,然后老死,事情的改变却发生在某一天,它实在找不到实物了,就打死了屯子里一家人身上,在饥饿的本能的驱使下,它去偷鸡了。

  “事实上,我很不幸,第一次出手,就被逮到了,因为那一家人养了一只很厉害的黄狗,我比不上我的那些兄弟姐妹,第一次偷鸡根本不知道,绝对要选没有狗的人家。”小喜说这个的时候,语气里有点儿自嘲的意味。

  透过火光,我看着穿着一身儿白衣的小喜,心里也有些恍惚,这是真的吗?一只黄鼠狼在我面前,跟我诉说偷鸡的故事。

  可是这就是真的,从古至今,妖的传说从来没有断过,各个遇妖的故事也是层出不穷,妖的好坏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而事实上,为什么如今却很少再听见妖物的传说了?

  我想,只是因为人类太‘霸道’了吧,看看那一片片消失的森林,看看那一条条由清澈变得浑浊的河流?人类意识不到自己得不偿失,同时也真的‘侵犯’了太多一个地球上生物的生活空间。

  想着这些,我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