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三章 隐藏在背后的

第五十三章 隐藏在背后的

  锅里炖着鱼汤,烤架上烤着香喷喷的兔子肉,原本已经饿了很久的我,面对如此的美食竟然没了心思去吃,只因为小喜刚才说的那一席话太过震撼。

  它首先是告诉了我们小毛的行为,这些日子,修者频繁入山,小毛一直就蠢蠢欲动,想要杀死两个修者,食其心头肉,要知道和普通人比起来,修者的精血和灵气对于妖修来说才是大补。

  一开始的狼熊大战,确实是小毛想让妖狼占领了外围,杀人于它进补,后来遇见了我们,小毛敏感的感觉到了我们是修者,然后才有了狼群围攻我们的事情。

  “小毛自然是不会亲自动手,只因为它杀你们背负了因果就太重了,到时候劫数难过。但你们要是是被狼群杀死的,事情就有所不同了,这样你们明白吗?”小喜给我们解释的时候,我们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只带着兽性,灵智未曾全开的妖物都有如此手段,如果这老林子里别的大妖盯上了我们....

  这样想来,我们四个人就贸然的进老林子找仙人墓,真是唐突的行为。

  可是开工哪有回头箭,加上时间的限制,我们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随着小喜的诉说,我们知道再后来,我们跌入雪窝子,确实是巧合,狼群不敢入雪窝子,怕得根本不是什么碧眼狐狸老窝啊,或者小喜小毛,因为这里的狼群和小毛厮混的很熟,很喜感的是,这群狼群的老大是小毛。

  所以,它们怕的是那个洞穴里的虫子。

  “一开始,我没有发现虫子的存在,因为对狐仙姐姐的尊重,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动它的遗体,直到后来小毛修行有成,在一次我出外的时间,它去动了狐仙姐姐的遗体,才引出了恶魔虫!那一次,幸好它反应及时,刹那感觉到了危险,跑得很快,才得以逃脱,可是它带进洞穴里的狼,就只剩下了白灰儿一只,白灰儿就是攻击你们狼群里的头狼。”小喜是这样对我们解释的。

  原来那只狼崽子也有名字,叫白灰儿啊,怪不得那么有灵性,原来是进过这个洞穴,多多少少灵魂被滋养,开智了的狼崽子啊。

  在当时,听到那里的时候,我有疑问:“为什么小喜会在你出外的时候,去动嫩狐狸的遗体?那些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们也知道小毛受过巨大的伤害,性子偏激,我们在洞里住了那么些年,随着修行的加深,哪里不知道狐仙姐姐保有一丝残魂不散呢?说句不敬的话,如果可以吞噬狐仙姐姐的残魂,对于我们的好处是巨大的。另外...”小喜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踌躇。

  而我望着小喜说:“你直接说。”

  “另外就是关于那神仙的地方了,传说中要集齐四个大妖之魂,才能真正的进去!这个说法不知道是怎么流传出来的,你知道我们妖修都是凭借本能修炼,跟你们人类比起来,实在惭愧的紧,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集齐是个啥意思,就只能自己理解为吞噬啊,真的是,也不知道谁传出来这样一个扬了二正(在此可以理解为白痴)的说法,是嘎哈啊?想动我狐仙姐姐。”小喜说到最后有些激动了。

  而在我旁边,承心哥正在尝鱼汤熟了没有,一听小喜那腔调,‘噗’的一声儿,鱼汤就喷了出来,老张无辜的被喷了一身鱼汤,然后眼神木然的转向小喜,问了一句:“咋的?也是东北的?”

  “这不废话吗?老娘生在这黑土地上,长在这老林子里,谁敢说老娘不是东北滴,看老娘不削死他!”小喜激动了。

  在这个时候,一直避讳着小喜和小毛的老张,竟然罕有的拍了拍小喜的肩膀,摸了摸在旁边趴着的小毛,有些激动的说到:“对,东北滴,咱东北这疙瘩的好黄大仙啊,改天去整两杯。”

  “好啊,老娘最喜欢喝酒了,就是在这老林子里搞不到哇。”小喜兴高采烈的。

  这时,吴老鬼也飘下来,大声说到:“啥也不说了,是要整两杯,这老乡见老乡,不整点儿,这不能够啊?”

  看着这一幕,我,承心哥,和如雪同时目瞪口呆,这不是在说正事儿吗?咋变成乡友会了呢?这小喜不是知书达理,文质彬彬的,咋变成彪悍的‘老娘’了呢?

  看着我们的表情,这时小喜才反应过来,有些害羞的模样,低眉顺眼的说到:“不好意思,激动了,让各位受惊了。”

  敢情这还是个双面黄鼠狼?

  不管我们怎么‘震惊’,这正事还是要说下去的,小喜在说完老林子妖物之间流传的传言以后,又说起了虫子。

  提起这虫子,在这老林子有身份的‘棍儿’都知道,这虫子是老林子的祸害,因为不仅在嫩狐狸的洞里有,其它几个埋藏大妖的地方也有。

  “上次小毛引出那虫子是第一次虫子现身,那一次出来了二十几只虫子,就吞掉了五六只狼,所以狼群是不敢再入狐仙姐姐的洞了,我和小毛也很长一段儿时间不敢回去,后来,我去查探了一下,这些虫子只要你不去招惹它们,它们是不会动的,而且动了也不会出洞穴,所以我和小毛才敢回洞穴去,但是也只敢偶尔回去修炼,平日里是不敢多呆的。”小喜在诉说它们第一次发现虫子的一些经历。

  接着,就是那传言出来了,什么集齐大妖之魂,进神仙的地儿,这传言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总之这老林子里修炼有成的一些妖物都相信了,而很快这几个大妖的埋骨之地也被传了出来,妖物们纷纷行动,结果,就是虫子被发现了。

  “这些虫子生生的吞噬掉了一只很厉害的家伙,那家伙是一只狼妖,而这些虫子我们在老林子那么些年都没有发现过它们的存在,可是惊醒过它们一次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它们尽管没动,身上却发出了越来越可怕的气息,弄得这老林子的好多动物都不按了,一些未开灵智的棍儿,也纷纷往外赶,这段时日里,老林子里打得可‘热闹’了,小毛也是趁着这个由头,让白灰儿出来占地盘了。说起来,这也是我和小毛不敢在洞里多呆的原因,那虫子的气息太可怕了,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我常常想,它们这要一闹腾开来,绝对是老林子的灾难。”小喜若有所思的说到。

  这话和老张说的一模一样,听着小喜说这话,在‘啪嗒’着旱烟的老张又忧愁了,说到:“那不成啊,我命可以没有,这老林子要不在了可不行啊。如雪丫头,你要想想办法啊?”

  老张是看见在洞中的一幕的,知道如雪对上这虫子的神奇。

  老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一件事儿,小喜说洞里虫子的气势可怕,可是为什么我们至始至终没有感觉到?难道是因为如雪。

  这个想法,让我看了一眼如雪,想说点儿什么,却发现如雪坐在火堆面前,脸色异样的苍白。

  “如雪,你...”我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如雪身边,很是担心。

  如雪望了我一眼,只说了一句话:“承一,我的本命蛊要出来了,先帮我守着一阵子。”

  本命蛊要出来了,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如雪,忽然发现我忽视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一直趴在如雪肩头上的虫子到哪儿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