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五章 如雪的讲述

第五十五章 如雪的讲述

  显然吴老鬼看出了我有这个疑问,那就是仙人墓是在天上?可他显然不想回答我这个疑问,飘到一边去,假装没看见我探寻的目光,而在这里唯一知道仙人墓具体下落的,也只有吴老鬼。

  可还没待我多说,承心哥又说话了:“就算我们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执意选择好人?这种事情应该是凭实力的吧?我们小身板儿,身单力薄的样子,你应该选兵强马壮的啊?”

  小喜说到:“我是诚意的想与你们合作,却并不执著于一定能成功,人比起我们来说复杂的多,我们是什么性格就流于表面,人却不是,我们看不透!所以,如果有成功的可能,我们也不想白白当了棋子。”

  小喜的话很明白,能不能成功看天意,它就是情愿不成功,也不愿意被人坑。

  “你想要的是什么?”承心哥盯着小喜认真的问到,我们老李一脉向来不贪婪,但是也不代表不会防着别人贪婪,为了这两个字反目成仇,背后捅刀子的例子,还能少了去吗?

  “我们想要的...”小喜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很快目光就坚定了,然后对我们说到:“那片神仙地儿,传闻那神仙特别的照顾我们这些妖修,据说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这应该和你们想要的不矛盾。”

  的确算不得矛盾,承心长吁了一口气,说到:“我想问的都问完了,我们是可以合作的。不过日久见人心,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日久见妖心,我也明人不说暗话,真正要到彼此信任那一步,还得看时间。”

  “我想是的。”小喜并不反对承心哥的话。

  锅中的鱼汤已经沸腾了很久,鱼肉炖得烂熟,溶于了汤中,火上烤着的兔子也开始变得金黄金黄,一滴滴的热油滴在火中,发出了‘嗤嗤’的响声。

  饿了很久的我们也不客气,一人一碗鱼汤,加一大块儿兔子肉,吃的那是满嘴流油。

  我嘴上虽然吃得香,可是心中到底牵挂着如雪的事,反观如雪倒是淡定许多,一边吃着,一边掏出手绢,为我擦去嘴角的油。

  这种调调还是没有变啊,清冷的性子是骨子里的,改不了,可就是对我‘亲热’了许多。

  小喜和小毛坚持只喝了一碗鱼汤,就说自己去弄吃的,不会浪费我们的吃食,毕竟它们在老林子生存了很久,弄点吃的是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我看得出那性子偏激的小毛流露出来的眼神,对人类的食物是如此的‘沉醉’,不过碍于小喜的管束,不敢贪嘴。

  说起来,小喜还真是一只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的黄鼠狼啊,嗯,好黄鼠狼!

  小喜和小毛去找吃食未归,可是我们却吃完了,围着火堆,我还在斟酌要怎么样对如雪开口,如雪已经先说话了:“大家一定对我的问题很好奇吧?”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如雪的身上,显然她的情况我们都担心也奇怪着。

  如雪单手托着腮,很平静的说到:“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我一进入这片林子以后,就总觉得这片林子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吧,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像是来自内心,来自灵魂的呼唤。”

  如雪这样说着,我心里奇怪,这算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那么玄?但火光映照着如雪的脸,她从眼神到神情都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仿佛在洞中那个慌乱,脆弱的她根本就不曾存在过,只是我的幻觉。

  我看不出来什么,但如雪依旧在诉说:“不过,这种情况是很模糊,就像时而你觉得这种呼唤是真的存在的,有时却觉得飘渺虚无,根本就是自己的错觉,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有说出来,直到我们无意跌进了那个雪窝子,在进洞穴以后,这种召唤就忽然开始强烈了起来,一开始我是没有在意的,或者说我不想一惊一乍的说出那么玄的事情,所以也就干脆静观其变。”

  “然后呢?”我问到,但忍不住有一点想责备如雪的意思,为什么不说出来?或者她在顾忌这事情太玄了?

  “然后,就进入了那个洞,就是洞壁被啃噬的坑坑洼洼的洞,在那个时候召唤在陡然清晰了起来,也有莫名的记忆涌上来吧,就是我看见那被啃噬的坑坑洼洼的坑眼,自然就知道那是黑虫啃噬的,接下来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那种召唤越来越清楚,我自然出现的记忆也就越来越多。”如雪简单的说到。

  “那结果是什么?那召唤你的...”我也不知道召唤如雪的是什么,努力的想了一下,才表现清楚自己的意思:“那召唤你的存在到底是什么目的?”

  如雪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而是兀自陷入了沉思,过了好半天,才说到:“嗯,只是应该有一个前辈来过这里吧?留下了一些东西,刚好让我遇见了,这样的解释是合理的吧。”

  这样的解释的确是合理的,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是心里却觉得真是那么简单吗?我们觉得如此神奇的存在,如雪就那么简单的叙述完了?

  可是,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如雪并没有骗我什么,那我还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在这时,我有一种不真实的交错,这五年来如雪的清淡守望,在老林子如雪对我突然的亲密,如雪的淡定冷静,如雪的无助悲伤,这种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就望着如雪认真的说到:“如雪,你的说法我相信是真的,可是事情是不是真的只有简单?”

  如雪看着我,看了很久,才说到:“你还想有怎样的复杂呢?无非也就是选择要或者不要那神秘召唤留下来的虫子而已,事情的本质就真的只是这样。”

  我吐出了一口气,我这一次也很真切的感觉到如雪没骗我,就如如雪说的,那还能有什么呢?我是关心则乱,想太多了吗?

  或者真的是吧?

  我看了一眼承心哥,他的心思比我细,在这之前,承心哥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的,此刻看着承心哥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并冲我点了点头,看来承心哥也是认为没有问题的。

  我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儿,原本心底深处总是觉得还有不对劲儿的地方,也生生的压了下去。

  毕竟,我再把如雪的话在脑子里回想了好几遍,也没发现有什么隐瞒的,唯一可以追究的无非就是到底是什么存在在召唤她,但这个事情偏偏是最解释不清楚的,就如我解释不清楚,我中茅之术请来的师祖为何能和我交流,甚至在上一次,还玄而又玄的传了我老李一脉真正的‘压箱’秘术——合魂!

  夜渐渐的深了,小喜和小毛也回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只叫做白灰儿的妖狼也带着两三只狼崽子跟来了这里,但到底是惧怕火光的吧,只是远远的趴着,并不靠近。

  一弯冷月挂在了天空。

  吴老鬼回养魂罐儿里睡了,小喜抱着小毛倚在树上睡了,白灰儿带着它的狼崽子,也在不远处安静的趴着,承心哥带着嫩狐狸和老张进帐篷去睡了,而如雪则是靠在我肩头,偎着温暖的火光,也安静的睡了。

  人,鬼,妖,兽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夜里,莫名的安然睡在了一起,竟然有一种安静的,淡淡的温暖在这寒冷的老林子里弥漫。

  望着月光,我在想,这样的夜或者是值得让人留恋的吧。

  但,这是留不住的吧,无论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天,我们依然是在一起的。

  想着这个,我竟然淡淡的笑了,心底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