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六章 遭遇

第五十六章 遭遇

  头一晚明明是一个清月朗朗的好天气,第二天早上却飘起了雪花,有了小喜小毛白灰儿在,我们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守夜了,一整晚睡了一个好觉的老张出来伸了个懒腰,望着这天儿,说到:“这灰黄的天景儿,到中午的时候怕是要飘鹅毛大雪了。”

  白雪山中行,想着倒是挺有诗意的,我在简单的洗漱,眼睛却盯着吴老鬼,它此刻在‘调戏’小毛:“我说小毛啊,我觉着你的眼光杠杠的,母的,不,女的嘛,就是要穿得花花绿绿才好看,大姑娘跟鲜花似的,不用鲜艳的料子衬着,就白瞎了大好青春了,以后别用干花了,我跟你说,城里有好东西啊,叫香水,知道不?这香水@#¥%…………”

  吴老鬼的啰嗦是我们避之不及的,没想到这小毛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儿,两眼放光,吴老鬼如同找到了知音一般,那是越吹越悬。

  从我洗漱完毕到我们收拾好一切的行李,吴老鬼还在口沫横飞的跟小毛扯淡着,到小喜走过来的时候,吴老鬼已经在跟小毛拍胸脯保证了:“以后我给你去城里整点儿香水,使劲用,哥哥管够。”

  而小喜却一把抱起了小毛,对吴老鬼礼貌的说到:“我妹妹虽然性子偏激,最是羡慕人类的女孩子,开了灵智以后,总是想学着人类的女子穿一些漂亮的衣服,也嫌弃我们黄鼠狼味儿重,爱美自然是好的,也不希望成了它的执念,有时学也学不来,还不如简单的好,免得让人笑话。”

  说这话的时候,小喜朝着我和承心哥这边看了一眼,虽然脸上蒙着布,可我也知道那目光是落在我和承心哥身上的,我和承心哥脸一红,同时剧烈的咳嗽。

  小喜这嘴真毒,不就是帮妹妹出口气吗?我和承心哥昨天确实骂了别人八个咪咪!

  想着有些讪讪的,如雪却是望着我和承心哥,眼中有一些笑意,老张擦拭着猎枪,看了一眼周围,大喊了一声:“都整好了,咱们走着吧。”

  于是,老张走在了最前面,我们跟在老张的身后,在我们的身后,白灰儿也跟着,只是不知道那几只狼崽子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样的早晨,这样的出发,让我产生了和昨天晚上一样的感觉,挺好,挺温暖,充满了希望的样子。

  有了小喜小毛的陪伴,白灰儿的警戒,我们的行程无比的顺利,感觉走在这深林子里都没有什么危险了,老张在和承心哥感慨:“没想到我有一天进入深林子里,都还能有那么放松的时候,你们找到了小喜小毛,我这个‘导游’看来是没用了。”

  “哪里,人毕竟和它们的生存需求不同,要在这老林子活下来,还得靠您呐。”承心哥的确是比我会说话,一席话说的老张咧着嘴就笑了。

  我走在中间,吴老鬼飘在我旁边,而小毛俨然成了吴老鬼的跟班,一路上听它口沫横飞的神吹鬼吹!

  小喜和如雪走在最后,我听见如雪在和小喜说黑虫的事:“我这个虫子可能是黑虫里面进化而来的‘王者’吧,要说起来,我是不能控制它们的,但我可以安抚它们。你也别担心老林子的事,老林子不会因为这虫子出事的。”

  “为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上天是会庇护这片老林子,不会让它消失的。”如雪安慰着小喜。

  我走在前面淡淡的笑,这就是如雪,外冷心热,只不过现在比以前进步多了,还知道安抚别人了。

  由于大妖的传闻,我们一路上的行程稍微有了一些改变,原本的路线肯定是不行了,在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我们研究了一下地图,如果按照原来的路线走,会错过一处大妖埋身之处,我们必须饶一点儿路才行。

  “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毕竟我们误打误撞走了正确的路,先把嫩狐狸收了,另外俩拨儿人走近路,反而如今要绕路了,我们得赶。至于第二个优势是如雪,她能安抚这些虫子,省去了我不少麻烦。”我指着地图定好的路线分析着。

  “这路线和以前那路线差不多,总之要经过的险地儿也就是那么多,只不过险地儿从这处换成了大妖墓,小喜你有啥见解没有?”说话的是老张,自从和小喜认了老乡以后,他对小喜的态度可就亲热多了,老张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他自认为是老林子里的活地图,也是好猎手,如今肯请教小喜,就是一种极大的肯定了。

  “其实,你们别看我知道那么多消息,毕竟是老林子里有灵的存在在互相的传播着的,我们活动的范围还是有限定的,不然就得打起来。你们说的这些深处有啥危险我不了解,充其量也就知道大妖墓在哪儿,不过老张你问这一处,我倒是知道的,我们过去没啥危险,因为这里原本是有只狼妖的,我昨天告诉了他们,被咬死了。”小喜认真的说着。

  这情况倒是说的我心中一喜,尽管再后来的事不可预料,但小喜说这个情况,意味着我们至少可以过三五天的清净日子,毕竟走完地图上标示的这两个区域,三五天总是要的。

  在老林子的日子过得虽然简单,辛苦了一点儿,但看看风景,听听奇闻异事倒也算是充实。

  何况在当地‘棍儿’陪伴下的我们一路是那么的安全。

  日子很快过去了四天,在抢着时间一般的赶路下,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个山坳附近,比预计来这里的时间快了整整两天。

  眼前这个白雪覆盖像盆儿一般的山坳就是传说中第二个大妖的埋骨之地了。

  “那入口就在那山坳的底部,我们只要翻过这片山岭,爬上那个山坳再下去,就到地方了。”小喜的语气略微有一些兴奋。

  这话听得可绕口,我随意的开口问到:“这雪盖着,还真看不出来哪里有入口啊。”

  “我可是记得的,到时候只能挖...”

  我们说话的时候,吴老鬼就在上空飘着,可是还不待小雪的话说完,吴老鬼的声音就从我们的上方传来:“不对劲儿,不对劲儿。”

  “是啥不对劲儿啊?不能够让老娘把话说完吗?”小喜东北‘虎妞’的性格又流露了出来。

  按平时,吴老鬼少不得要和它‘贫’两句,可这时吴老鬼罕有的严肃,它开口问老张:“老张啊,这个节气,可有人会到这片林子里来?”

  老张不明白吴老鬼突头突脑的是在指什么,随口就答到:“这可是深林子了,莫说这天寒地冻的时节,就是物产丰富的时节,没有三五十个人敢上这里来?嫌命长了?”

  “那几个人骑着马呢?”吴老鬼忽然这么一问。

  我心底莫名的紧张了起来,我有点儿明白过来吴老鬼是在说什么了,老张还没弄清楚重点:“这片儿只是林子深,路不难行,马自然是上得来的,可一般都用来驮货啥的,谁家马不宝贝,舍得在这雪地里骑啊?”

  吴老鬼没理搞不清楚重点,还在说着马的老张,直接对我说到:“承一,在那山坳的另外一边,来了一队人,大概五六个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仇人,太远了,瞅不清楚,我先过去看看,我速度快。”

  说话间,吴老鬼就朝着那边快速的飘了过去,这吴老鬼提起它仇恨的人,就会少有的有个正形。

  承心哥一听说到:“快走吧,既然有人来了,我们赶在前面。”

  我望着承心哥,吐出了一口长长的白气儿,然后说到:“承心哥,不用急了,毕竟到了地方还得把洞口挖开,早一分钟晚一分钟都是没有用的,这必须得打一架了。”

  承心哥点头,可嘴上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遇见的真快,优势没了!”

  可到底是谁来了?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