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七章 山坳中的小碰撞

第五十七章 山坳中的小碰撞

  可惜的是那边的山头显然是要高于这边,我们不是吴老鬼可以飘在天上,所以到底是谁来了,看不见,也猜不到,索性也就懒得去多想,速度不急也不快,我们朝着目标走着。

  一边走,我一边就在调整呼吸,时不时的握一下拳头,打架的事儿,没话说,就是该我上,我在这个时候调整一下自己的精气神儿!

  走了没多远,吴老鬼飘了回来,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承心哥开口了:“你认识的?”

  “不认识。”不认识的自然就不是自己的仇人,吴老鬼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儿,表现的焉巴巴的。

  “普通人?”承心哥又问。

  “显然不是,有个牵着马的家伙厉害,我还没靠近,就觉着他厉害了,肯定不是普通人。”吴老鬼这个‘斥候’在很多时候还是负责的,我们没有责怪它此时的‘焉巴’,只因为刚才紧张,害怕,兴奋,期待的心情落了一场空,谁都会这个样子。

  我没说话,只要是修者,多半都是冲着大妖墓去的,有那功夫说话,还不如省点儿力气等一下打架,这种事情,尤其还关系到一个极大的秘密仙人墓,显然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相隔的路很近,下坡是个缓坡,短坡,而山坳又是一个小山坳,所以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爬到了山坳顶上,望一下那边没人来,索性就继续往下走,他们那边的山头高,下坡怕就比我们远了不少,而且就那个高度,有马也得牵着,慢点儿也是正常。

  我们的速度也不快,朝着山坳底部的那一小片儿平地走去,走着走着,承心哥忽然笑着对我说:“等一下下去,别傻乎乎就开始挖洞口啊,有那功夫,不如打打坐,调整一下体力。”

  “我还能不明白?有那力气,不如省着来打架,我还巴不得他们先到呢。”我也笑着对承心哥回应到。

  “废话,他们先到,等他们挖坑儿去,给咱们省事儿了。”承心哥笑得更如沐春风了。

  老张从始到终的听着我们的对话,忽然闷声接了一句:“承一小子就不老实,没想到承心小子看着老实,焉儿坏!”

  这话引得小喜一阵儿笑,说到:“就是,论起实诚,谁能和咱们东北人比啊?”

  得,还东北人呢,东北黄鼠狼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可实际上却是在感慨另外一件事儿,我和承心哥到底是多没个正形?小喜和小毛才和我们接触多久,就变得和我们一个德行?要打架了,还能调笑,这伙人真是不靠谱啊!

  说说笑笑,我们很快就到了山坳的底部,这里倒也真奇怪,一颗树也没有,就光秃秃的一片儿白雪覆盖的平地,我也不客气,到了这儿以后,就坐下来开始打坐调息,至于承心哥他笑得更加的温和了,手上却在摆弄他的金针,时不时的又摸出一两包包好的小纸包,也不知道笑着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嫩狐狸出来了,脆生生的叫唤了一声,蹲承心哥肩头了。

  我才坐下,刚好就看见这小家伙一副出来透透风的模样,冲它做了个鬼脸,说到:“您敢情早,别人睡一觉,顶天了10个小时,您老人家一睡就是两天,真本事。”

  小狐狸一听,那表情得意啊,那模样敢情还真以为我在夸它呢,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很无聊,谁不逗来逗这白嫩狐狸,嗯,白痴嫩狐狸的简称。

  承心哥不满了,赶紧跳出来维护他的小可爱,然后我也不打坐了,和承心哥有一句,没一句的吵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我听见了小毛焦急的叫声,接着就听见小喜解释:“算了,贼船已经上了,咱们还能嘎哈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只能随他们去了,就算我也觉着不靠谱。”

  “八个咪咪,你说啥呢?”承心哥‘愤怒’的转头骂到,小毛立刻做出了一副炸毛的真怒状,要咬承心哥了。

  “小喜,我看错你了!”我也‘愤怒’的转头骂到,小喜马上装无辜,装可怜,见装不下去了,干脆就装和老张亲热的聊天状。

  老张茫然!

  可是,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吴老鬼那变得‘尖细’的声音大吼到:“承一,救命!”

  救命?听吴老鬼这声音绝对不是开玩笑,我和承心哥几乎是同时猛地一转头,却见吴老鬼惊恐的飘在天空,天空却是空荡荡的一片。

  目光一转,我却看见在山坳的顶端出现了一群人,其中几个人骑在马上,另外一个人牵着马,隔得太远,穿得太厚,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倒是看见其中一个骑在马上的人递了一个望远镜给那牵着马的人。

  下一刻我就反应过来了,天眼立刻洞开,这下就看得清清楚楚了,天空中几个充满了怨气的厉鬼,正朝着吴老鬼扑去。

  吴老鬼吊儿郎当的当了几百年的老鬼,论本事他真没有多大,遇见不死不休的怨鬼,它还真敌不过。

  可是,这于我却真的只是雕虫小技,当下气沉丹田,屏住一个带着纯净阳气的气息,按照老李一脉特有的运转方式,运转了一下气息,然后朝着天空,大吼了一声:“滚!”

  老李一脉的吼功可是厉害的,这吼声中含了一口阳气,又包含了可以引起气息震荡的功力,外加上强大的瞬间爆发的个人意志,吼开几个怨鬼完全没有问题。

  我是功力尚浅,毕竟有时间上的限制,换成我师父来,一声‘滚’字,生生的震散一个这种初级的怨鬼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这一手功夫表现形式虽然简单,可实际上没个苦练多年的功夫,是使不出来的。

  那边放出来的怨鬼被我一声滚字,立刻被震得四散飘去,仿佛身体都不受控制,连灵魂的气息都弱了几分,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毕竟这只是一些低级怨气鬼,哪能和真正厉害的家伙比?就如小鬼!

  也就趁这个功夫,吴老鬼赶紧的飘回了我的身边,一到我跟前,这家伙就得瑟起来了。

  我懒得理他,此时我的目光正和那个牵着马的家伙对上了,因为他的举动很怪异,竟然手一招,收回了几个怨鬼。

  这是示弱吗?我还没弄明白!

  吴老鬼更加得瑟了,在我旁边飘来荡去的大吼到:“承一,你要帮我报仇,你看见的,就是那个无马的家伙放出的那些怨鬼来吞噬我,打那个无马的家伙。”

  我总觉着吴老鬼的话有些什么不对,却不想已经收了怨鬼的那个家伙,忽然间就愤怒了,什么都不顾的往下冲,冲着吴老鬼大骂:“看老子不抽死你丫的,你才是无马的,你全家都是无马!”

  承心在旁边笑得焉坏,对我小声说到:“有马的其实比较有意思,架不住人家有剧情啊?承一,这可是咱们修心的必经之路啊。”

  我望了一眼承心哥,忽然就望着那个冲下来的家伙乐了,就这家伙那骄傲的脾气,被吴老鬼说成无马的,不愤怒才奇怪了。

  谁来了?也许隔着那距离,加上厚实的衣服,我人不出来是谁,可是我一听声音就知道了,来的那无马的家伙是肖承乾。

  也顾不得解释什么了,我冲着往山坳里奔的肖承乾大喊到:“肖承乾,你咋来了?”

  估计那家伙正在火头上,对我嚷了一句:“你来的,我就来不的?”然后只顾往下冲,即便在这山坡上摔了几个跟斗也在所不惜。

  短短几分钟,肖承乾就冲到了我们面前,他后面的人也赶紧跟了上来。

  可是肖承乾一冲过来,根本顾不得跟我说什么,就冲着吴老鬼要用道术了,我拦着他,让他冷静,肖承乾对我吼到:“陈承一,你今天就算是大爷中战斗爷,我也不会给你面子了,我非得抽丫的。”

  吴老鬼一脸无辜,眨巴着眼睛望着我,对我说到:“承一,是你熟人啊,我说错什么,得罪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