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五章 最后的挣扎

第六十五章 最后的挣扎

  “师父,我已经能用下茅之术了,很厉害吧?”

  “哼哼...”

  “臭老头儿,你笑什么啊,你没看见我用下茅之术的时候,那伙人的老家伙都坐不住了,出来阻止我,你是不是怕我比你厉害了,所以冷笑?”

  “比我厉害?你可知道下茅之术请的是阴魂之力,然后借助二力合一,强大灵魂力,让自身用出更高级的术法。”

  “我知道这个啊,你别转移话题,你夸我一句厉害要死吗?”

  “不会死,但是违心的夸你厉害,我会吐!你既然知道是请阴魂之力,那么阴魂都是一样的吗?你觉得普通的灵体能和厉鬼相比吗?就如请来的地下之魂,也有普通之魂,鬼卒,鬼将,鬼王,甚至鬼帝!你现在请的是什么杂鱼?”

  “我...鬼还分那么多等级?师父,它们在哪儿啊?”

  “在哪儿?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别瞧不起下茅之术,虽然它为下,但如果它请来了鬼帝,对上只是请来天兵的上茅,你说谁厉害?”

  “师父,我知道了。那你用下茅之术,一般请来的是什么啊?”

  “我,不是特别用心的情况下,那就是鬼将,如果有心,是百分之百能请来鬼王的。只不过我不会轻易动用...”

  “为什么啊?那多厉害啊?”

  “第一,是鬼王的力量破坏力太大。第二,是因为压制困难。对了,我得提醒你,茅术有很多未解之谜,我们可以摸清楚的规律是,灵觉越强大,灵魂越强大,能够请来的鬼物也就越厉害,但是也不排除误打误撞就请来自己现在不能驾驭的存在,那个时候必须快速的恭送它离去,哪怕许下代价,否则灵魂会受到损伤,轻则变成白痴,重则魂飞魄散。”

  “那么厉害啊,师父,有一天我能请来鬼王,并控制它的力量吗?”

  “嗯,会的,我姜立淳的徒弟岂会差劲?等到你有一天,下茅之术能运用鬼王的力量,师父就一定会夸你一句厉害!”

  在迷蒙中,混沌中,我看见那样一幕画面,在荒村即将大战之前,师父在布阵法,我拿着阵旗,亦步亦趋的跟在师父的身后,那一天,天色将晚,荒屋野地,可是有师父存在的画面却是那么的温暖。

  我想起了我和师父在那个时候的对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晰。

  鬼王的力量在那个时候几乎就快冲破我的灵魂力,我要压下去的小指生生的被弹回了一截,僵在那里,我听见如雪担心的叫我,承心哥,肖承乾还有很多人在担心我,我听见了傻虎愤怒,担心却又吃力的嚎叫,可是我通通的听不进去了,我心中只剩下了一句话,到那个时候,我会夸你厉害!

  这句话在心中爆开,仿佛是形成一股坚定的执念,带着无穷的意志,师父,今天你要夸我一句厉害!

  我仰天,大喊了一声,就在那个忽然间,压下了那根小指!

  ‘轰’的一声,反抗的力量退去,那股绝大的力量一下子变得乖顺起来,柔和的布满了我的全身,我睁开了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请来了鬼王,并且成功的动用了它的力量,师父,你看见了吗?漫天的白雪中,我忽然就有一些心伤。

  连肖承乾惊呼之声都没有在意,是的,只要是请到了能称王的家伙,背后都会浮现所请之虚影,这是常识,在我的身后,立着一个威风凛凛的披甲虚影,只是它是青面,懂得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鬼王。

  我抬头看了一眼傻虎的情况,此刻的傻虎很是狼狈,就如同在黑岩苗寨拖住婴灵鬼母那一次一般,身上布满了伤口,这个鬼头不见得比得上婴灵鬼母,何况傻虎有成长。

  关键的情况是,我望着何龙大吼了一声:“你用献祭之法,刺激鬼头,然后用你的灵魂意志来操纵鬼头,二打一来打我的老虎,很爽是不是?”

  何龙警惕的望着我,脸色难看,同是修者,他不可能没看见我身后的虚影,那虚影意味着什么,少用茅术的邪修可能并不知道,可是鬼王的威压,他哪能感受不到。

  “傻虎,再撑一下。”我大吼了一声,傻虎用虎啸来回应我。

  接着,我快速的掐动起手诀,然后陷入了存思,那无尽的思,念,进入了这苍茫的老林子,山神来见,山神来见!

  借助鬼王的力量,这一次的术法分外的顺利,随着我声声的呼唤,一股新的力量一下子融合了鬼王。

  “唔...”在我身后发出了一声震撼灵魂之声,不用想我也知道我身后和刚才的肖承乾一眼,浮现出了山神虚影。

  只不过同时肖承乾也在惊呼:“出声,接近实质,你小子竟然请来了这片山之神五成以上的力量。”

  我看了肖承乾一眼,然后同肖承乾一样,以脚踏地,双臂环圈,大喊了一声:“困灵之力!”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能够实际性的接触到了那个青色的鬼头,我能感觉到它那澎湃,磅礴的力量,我一下子就知道了,这等威力的鬼头,不是简单的吞噬了两个妖物之魂就能形成的,如果不是培育了很长的岁月,根本不可能有这等威力,怪不得傻虎会狼狈,对上这等威力的鬼头,原本就是实力和只是一缕残魂的傻虎半斤八两,加上有何龙的帮助,可想而知。

  在下茅之术的借力下,困灵之术起到了绝大的威力,那个鬼头一下子是死死的困在了一定的氛围内。

  “傻虎,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抽它丫的!”我大吼了一声!

  而傻虎回应了的是一股汹涌而兴奋的战意,外带一点点我终于可以出手帮它了的委屈,不再是二打一的痛快冲了过去!

  面对那个被困的鬼头,傻虎自然是毫不客气,爪子,牙齿,尾巴,冲撞,无所不用其极,终于,它一口咬下了那个青色鬼头的一大块能量,摇头摆尾却并不吞下,而是虚空一甩,直接扔到了嫩狐狸的面前。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这只傻虎还能知道分吃的,这和嫩狐狸的感情倒是挺好啊!

  嫩狐狸也不客气,从承心哥的肩膀上一跃而下,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噬那一团能量,傻虎也不客气,又再次咬下了一大团能量,这一次是自己吞噬。

  “不,你不能,你竟然敢毁坏我师叔的鬼头。”何龙尖细惊恐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显然他是恐慌了,原来这是他门派长辈的鬼头,而不是他自己的所有之物。

  鬼头在剧烈的挣扎,显然不能接受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却又不能挣脱,开玩笑,在鬼王之力加持下的困灵之力,不是一个连真正主人都未亲至而来的鬼头能挣脱的。

  何龙的脸上出现了痛苦难以决定的神色,可是望着挣扎嚎叫,身体变得越来越小的鬼头,终于使何龙痛下了决心,他拿出了一只黑色的尖锐的钩子,忽然朝着自己的心口扎去,望着这一幕,老张惊呼了一声,毕竟斗法的残酷老张感觉不到,或许在他看来,还没有拿刀砍人来的血腥。

  见到何龙的举动,他终于忍不住了,接着就喊了一声:“这孩子咋自杀了呢?”

  但何龙哪里是自杀,修者朝自己心口扎去,其实多半只是想取一滴心头之血,精血中精华最多的血液,而不是为了刺伤自己。

  曾经在黑岩苗寨,有一个女人的指甲就扎进了我的胸口!

  果然,我的猜测没错,何龙的确是取出了一滴鲜红的心头之血,然后手掐献祭之诀,开始念念有词。

  这是要做最后的挣扎了吗?我大喝了一声,继续把鬼头困死,并且沟通傻虎让它抓紧时间打击那个鬼头,傻虎自然也是不会客气。

  但是随着何龙的献祭,那个鬼头开始膨胀,渐渐的,就由青色的面容转化了为了一种更深的青色,它狂吼了一声,马上就要挣开了束缚。

  我知道,困灵之力是困不住青色的鬼头了,我大喊了一声:“傻虎,就让我和你联手,狠狠的揍起他们!”

  “击灵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