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六章 肖承乾的情义

第六十六章 肖承乾的情义

  击灵之力的威力跟本身的灵魂力有关系,本身的灵魂力越是强大,对目标灵体的打击度也就越强悍,不过这种术法是激进的,比起困灵之力的消耗也大得多且不说,你要攻击也就意味着放弃了‘防御’!

  因为你已经调动了所有的灵魂力化作了攻击力!

  没有防御也就意味着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灵体此刻要对我做什么‘小动作’,就比如影响我的精神,或者上身什么的,我毫无抵御,一定会中招。

  不过,这种痛快的打法,一往无前的打法我却特别的喜欢,对待邪修那种‘阴险’的家伙,要的就是这种火爆的打法,才觉得够痛快。

  我爽快的呼喊着,随着那一声击灵之力,一拳狠狠的打向了那个鬼头,那种从自己的拳头上仿佛都能体会到的痛快触感,让我心情大好!

  从后面扔符,施法有什么意思,这样痛痛快快的战斗才是我小时候想当红军时渴望的梦想吧。

  何龙以心头之血献祭这个青面鬼头,当然这个鬼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竟然生生挨住了我这样沉重的一拳,而且还能恶狠狠的反咬于我的‘拳头’之上!

  灵魂力与我本人相连,它咬在那个‘拳头’之上的疼痛说实话是深入骨髓,不,是深入灵魂的疼痛,根本没办法形容,而且那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爆炸般的负面情绪如同潮水一样的朝我袭来。

  我是完全没有防御,但不代表我没有任何的办法,高深的术法没有,土办法咱还没有吗?修者有一个规矩,不练舌尖软肉,就算有能力让全身身体得到很好的锻炼,也不会练那一块软肉,只因为在关键的时候,可以使劲的咬住舌尖,让那剧痛使自己清醒。

  感受到那爆炸般的负面情绪,我一边感慨鬼头的威力,果然不是好相与的家伙,既可以‘撕咬’别人,还能用本身的负面情绪影响别人,而一边,我却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舌尖软肉咬了下去。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不过那种痛苦却有效的刺激了我,在负面情绪涌来的一刹那,精神始终是清明的!

  但这接二连三的疼痛,终于把那个骨子里一直压抑着冲动和暴躁的我给激发了出来,我‘呸’的一声吐掉了因为咬舌尖而满嘴的鲜血,然后狂笑了两声,这一下就举起了拳头,开始不要命般的疯狂的出拳。

  受我的影响,傻虎的情绪也陷入了疯狂,我的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鬼头的身上,它也是全然不顾的冲上去撕咬!

  鬼头的速度很快,快到几乎和傻虎持平,我每一拳都是闭着眼睛出的,因为我的肉眼捕捉不到鬼头,能够凭借的只能灵觉,傻虎每‘困’住鬼头一次,我就能狠狠的打它一拳。

  这是一个凶狠的鬼头,我的每一拳伴随的绝对是它疯狂的反抗,那一阵阵的剧痛,简直是一种酷刑的折磨,而那负面情绪我也不能完全抵挡了,可能是我骨子里就有暴力因子,这些情绪勾起的完全是暴躁而暴力的我。

  我简直是不要命的进攻,傻虎亦是,渐渐的,何龙的脸色变了,或者他可以面对那种有本事却矜持的高手,不能面对的却是我这中疯子,他一开始献祭出心头血是有信心的,但是现在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因为鬼头的反抗渐渐无力,鬼头渐渐萎靡,何龙是看见眼里的。

  终于,在又一次鬼头哀嚎以后,何龙大喊到:“不,陈承一,我认输,你住手,你不能打散这个鬼头,我师叔会和你不死不休的。”

  我此刻的情绪也不是完全的清醒,只因为他自己放出的鬼头,那种暴戾的负面情绪带动了我,我只是望着他狂笑不已,嘴角还流着频繁咬舌尖而流淌下来的鲜血,而手上的动作却不停,简直是疯狂发泄般的打着那个鬼头!

  什么疼痛,什么负面情绪,都不重要,重要是此刻我只想痛快的,狠狠的砸死这个鬼头。

  因果,种一因,得一果,你放出这样的鬼头来影响我,自然也要承受被影响的我带给你的结果!

  何龙完全绝望了,因为他已经看出鬼头撑不住几个回合了,他都已经懒得控制鬼头了,只是对我大喊:“陈承一,你会后悔的,我师叔这个鬼头他培育了35年,如今才吞噬两个妖物之魂魄大补,如果你这么给灭了,你想想后果吧!你想想!如果不是这次我的行动,他也是不会借给我的。”

  何龙几乎是把自己的老底都掀了,只求我手下留情,可是我会听吗?

  肖承乾却很爽,他大声喊道:“与其你担心你师叔和承一不死不休,你不如担心你自己吧?”

  哈哈,是啊,担心你自己,估计首先承受你口中所谓师叔怒火的是你吧!我望着何龙大笑了一声,然后就这样直面着何龙绝望的眼神,在傻虎的一扑之下,鬼头再次顿住的瞬间,‘澎’的一声,一拳打爆了这个鬼头。

  ‘嘭嘭嘭’鬼头碎裂的很是激烈,毕竟是经过了那么多培育的鬼头,那蕴含的灵魂能量是极其恐怖的,才能此刻碎裂的如烟花一般。

  我只是定定的看着,烟火,很多年不敢看的东西了,就怕那繁华过后,带给我是无尽的冷清和孤寂,经历过了一次,就已经从心底抵触。

  真是矫情的我承受不来吧,我自嘲的笑到。

  情之一字,师父的当头棒喝,总归是没有把我喝醒的,沉沦下去,我也总会有个自己的结果,就如师父所说,谁告诉你什么都没用,总归是要自己体验的,没有拿起,又哪有放下。

  我自己的心,应该能体会!

  当收回了击灵之力,灵魂力涌回的时候,默运起静心口诀,心境再次平静的时候,我竟然看着鬼头的爆炸想起了这些,然后就笑了,傻虎真是忙碌,忙着吞噬那些散落的灵魂力,还不忘分给嫩狐狸一大半。

  这是绅士风度,在照顾女性吗?可是嫩狐狸到底是男的,是女的?我忽然发觉我还真不清楚,毕竟狐仙一般都是女的,这个想法已经深入人心了,我暗想有空的时候,我要忽悠嫩狐狸让我看看,它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仿佛是感应到了我这个想法,嫩狐狸竟然朝着我这边不满的大叫,都说狐狸能读人心,有这么厉害吗?我看了一眼嫩狐狸,它竟然用看流氓的眼神看着我!

  我正想开怀大笑,却听见何龙的声音,那绝望的,嘶喊的声音在大叫:“陈承一,你完了!”

  “陈承一,我保证你完了。”

  我看着他,应该给他解释我不会完吗?我觉得没有必要,想想邪修之间那抛除了情意,基本是靠利益维持的关系,我看他的眼神有些怜悯。

  “我呸,你完100次了,陈承一都不会完,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你师叔交代吧!灭了又怎么样?难道留着这些东西,来继续残害无辜之人的魂魄吗?滚开吧,你再叫一次,我不保证我不会痛打落水狗。”我没有说话,帮我说话的是肖承乾,说实在的,做为大少爷的他倒是嚣张惯了。

  听肖承乾那么一喊,何龙果然是不说话了,竟然飞快的带着他的人马撤了,那动作快的,让我都目瞪口呆,这是人的潜力爆发了吗?

  不说一句话,默默的,5分钟之内消失就已经快到那边的山头了!

  肖承乾望着何龙的身影,忽然开口对我说到:“承一,你不会怪我放他们走吧?”

  我一把抹去嘴角的鲜血,再次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然后说到:“原本就是要放他们走的。”

  “你做事太过仁慈了,如果是我,只要有机会,不说杀了他们,但是废了他们是肯定的,反正都已经是敌人了,我没道理留着他们以后再来害我。你们老李一脉从来都是这样,心慈手软,当断不断,只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解释,也不管不顾什么后果,真是你们师祖留给你们的好习惯。”肖承乾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嘲讽的意思。

  颇有些道不同,你不用和争辩的坚定。

  我也不争辩,只是笑着说:“到底还是放他们离开了?你这是在学我们这一脉的做事风格吗?”

  肖承乾叹息了一声,说到:“我肖承乾不是好人,但只有一点,那就是敌友分得很清楚的人,是我朋友的,我不坑他,我废了他,后面有我组织为依仗,你呢?何龙的师父其实是何龙的叔叔,在他们那个门派影响力颇大,一个鬼头,最多让他师叔和你不死不休,你杀了他,整个门派你都得罪了,我没动手,是因为不坑你,给你留下回旋的余地,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