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九章 懒龟一只

第七十九章 懒龟一只

  大懒乌龟!

  炼出了厚土的气势,这只大懒乌龟真是了不得,我仔细打量着这只大懒乌龟的龟壳儿,看着看着就不由得笑了,接着就是开怀大笑。

  因为借着灯光,我才发现,这龟壳上竟然不知道被谁歪歪斜斜的写了4个大字,懒龟一只!

  在大妖背壳上刻字,这是何等‘豪情’?是我师祖吗?我想了一下,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既然能制服这只大懒龟刻字,自然也是不慌不忙,平日里写字是什么样儿,刻的字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师祖的字遒劲有力,带着一股豪放不羁的潇洒,这大乌龟背壳上分明就是童体字,如初学写字的幼儿一般。

  不过大妖的历史,我现在肯定是想不明白的,如果非要解谜,等以后出了老林子,解读嫩狐狸洞里留下来的兽皮手卷或有可能。

  这个洞穴里再怎么温暖,也抵不住这北方的寒冬,我到底还是打了个冷颤,当下也就不再犹豫,开始取魂!

  这只大乌龟的残魂藏在哪里我并不知道,只能任由精神力大面积的抚过大乌龟的尸体,只是下一刻我就找到了那残魂散发的气息,面色上露出一丝恍然,怪不得如雪说大面积的搜索总能找到这只大家伙的残魂,原来它的残魂就藏在它的龟壳之中。

  也是,大乌龟身上有什么比龟壳还坚硬的所在?况且乌龟寿长,它若走上妖修之路,这龟壳怕是重点‘炼化’的东西,就如巨蛇的毒牙,老虎的爪子,狐狸的精神之尾!

  这样想着,我一次又一次的用精神力突破着这个龟壳,但是时间过去了五分钟,我竟然对这种突破毫无建树,一点松动都没有!

  那么冷的情况下,我竟然流下了一滴冷汗,看来我是小视了这只懒龟的防御。

  但妖魂不得不取,在这个时候,我只有暂时先停下,变幻手诀,并用特殊的办法‘击打’自己身体的几个穴位,强行的刺激潜在的精神力,如果这一招没用,我怕是取这只懒龟之魂,都得动用请神术,或者茅术,来强行突破它的龟壳了。

  好在我这招到底是有用的,在又‘冲撞’了几次了以后,勉强还是进入了这只懒龟的‘沉睡之地’。

  这个沉睡之地,和嫩狐狸,卖萌蛇的并无不同,一进入,入眼同样是沉沉的黑,不同的只是我进去寻找了半天,我愣是没找到这只懒龟的残魂在哪里,却又感受到它的气息,那种特有的厚重如山的气息!

  是我忽略了什么吗?我暗想,如果是这样,那么用精神之力‘看’显然就落了下乘,只能用精神之力去感受了,想着,我的精神力也关闭了‘视’这一项,纯粹的是去感受。

  几分钟过后,我哭笑不得的重新打开了视,因为我终于发现了这只大懒龟,它就在我的脚下不远处非常缓慢的爬动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我,可我竟然能体会到它的情绪,爬快点儿,看看这个人是谁?

  也难怪我哭笑不得,因为这只大,不,是小懒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这里原本就是黑沉沉的了,它的残魂竟然也是如炭一般的黑,我能发现它才怪!

  更离奇的是,这些大妖都是‘恶趣味’吗?一个个都使劲儿把自己往‘可爱’里弄,嫩狐狸人家天生的,不说了,一条蝮蛇,硬生生的装成黑水晶粉蓝镯,一只乌龟啊,弄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干嘛?你见过双眼皮儿,大圆眼的乌龟吗?我孤陋寡闻,倒真是没见过。

  我已经认定了,这是一只二懒龟,二货加懒货,看见爬得慢悠悠的,我也着急,走过去想一把把它抓过来,同是灵体状态,用精神力抓起它也是正常,可我发现这家伙是真的厚重如山,我竟然动不了它分毫,而它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我又‘尴尬’的体会到了它的情绪,动我干嘛?讨厌!

  我X!我实在受不了一只乌龟跟我说什么讨厌二字!

  可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傻虎又在这个时候咆哮了,同样是那种迷茫的,亲切的,带有一丝命令性质的咆哮,我手上还捏着二懒龟,忽然就感觉到这货变轻了,非常‘急切’的在表达——带我走。

  这家伙,魂魄的完整度很高啊,我真有这种感觉,可是在退出它的沉睡之地时,我想和它交流一下,证明我的想法,却发现这货趴在我的肩膀上竟然再次睡着了。

  这可怎么办?一般都要有一个对应的‘魂器’才好养魂,就如虎爪,横骨,毒牙,这二懒龟睡着了,是要我怎么办?抗一个乌龟壳上去吗?我看着那巨大的龟壳,吞了吞口水,我发现我绝对办不到这个!

  很是无奈,但我又不想放弃这最好的,天然的魂器,只得走过去,看能不能想到办法?却发现,二懒龟的龟壳并不是完整的,是碎裂了几小块,掉在了地上的,这是老天爷也在帮助我吗?

  我很是开心的赶紧把这些龟壳收了,同样的,这也是最好的魂器。

  这时,我也才发现,出来以后,二懒龟的身体就很显眼了,我非常意料不到的看见,这货残魂的背壳上,同样也保留着那四个歪歪斜斜的大字——懒龟一只。

  它是对这四个字多有感情?还刻意保留在残魂之中?

  这三只大妖,一只比一只怪异,对比起来,傻虎绝对是正常儿童了,虽然傻了一点儿。

  这样想着,我沿着原路退了回去,再次入水,那感觉就刺骨了,好在也不用在水中坚持多久,否则我绝对会被冻得抽筋!

  ‘哗啦’一声,我终于从水中出来了,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我第一下下意识的反应就大口大口的呼吸,可下一刻我就僵住了,才从水中出来,那冷风一吹,我没马上成冰棍儿已经得感谢老天了。

  也就在这时,一张被火烤的暖暖的毯子披在了我的身上,是如雪给我批上的,接着老张就把他的酒袋递了过来,对我说到:“整点儿,暖一下子身子。”

  沁淮则拉着僵硬的我,去到火堆面前,承心哥拿出了衣服....

  就这样,折腾了好半天,我才彻底的缓过来,喝着老张给熬的,防止我感冒的姜汤,我忽然觉得在这注定要面临绝大的危机的老林子,有这么温暖的感情,这一趟也算来得值了。

  如果如雪她...想到这里,我的神情又有些黯然了,可也就在这时,承心哥问到:“顺利吗?是个啥?”

  “自己看吧。”我不停的精神骚扰着二懒龟,它终于懒洋洋的睁开了湿漉漉的眼睛,颇为不耐烦的显形给大家看了。

  也不知道卖萌蛇凑什么热闹,赶紧也得意的显出了它的身形,黑水晶粉蓝镯,骄傲的扬着头!

  弄得沁淮和如月一愣,然后跟着就大笑了起来,特别是沁淮边笑还边挤兑我,说到:“承一,我咋还不知道你有这爱好呢?”

  弄得我冲着卖萌蛇猛瞪眼,它根本不甩我,依然骄傲的展示着自己!

  笑闹了好一阵儿,大家才一起打量着二懒龟,二懒龟却在这些目光下,再次安然的睡着了,接着我就听见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念到:“懒龟一只。”

  显然,这家伙背壳上的字被发现了,二懒龟再次醒来了,望着大家的目光,它很无辜,显然,它不知道懒龟一只是在说谁!

  这次老林子的行程,倒也有趣,四大妖魂齐聚,加上元懿大哥那边祖传的蛟魂,如果顺利的话,老李一脉真正的传承,竟然隔着一代在我们的手里完成了。

  江河湖海,在那里,我们最终会寻得蓬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