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九章 愤怒的开始

第八十九章 愤怒的开始

  我不看来人是谁,甚至什么也不问,闭上眼睛,我就掐动起了手诀,我心中有一股沉痛的悲凉需要发泄,原谅我却无法去找一个‘冤有头,债有主’的地方狠狠的质问。

  只能这样,用无尽的战斗掩埋掉一切的悲凉。

  这个奇异的空间同样是禁止五行法术的,我心中清楚,我也清楚这一场战斗,一开始我就不能就一丝一毫的放松,否则我只是一道‘脆弱’的墙,根本无法护的如雪周全。

  所以,我没有提前做任何的准备,我只是掐准了时间动用了合魂之术,这一次我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极致。

  浓雾翻滚,走在前方的是一个老者,我不认识他,而紧紧跟随那个老者的人,我却认得,不就是那个阴沉的老者吗?

  我双眼冰冷的看着他们,再一次的,灵魂力调动到了极限,手诀掐动到了极致,心神凝结到了极限,照样看见的只能是一片纷乱的指影。

  在这个时候,小喜和小毛也同时咆哮了一声,在这个地方既然不能动用五行法术,它们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强悍的肉体,还有多年苦修,灵智未全开,灵魂力却异常澎湃的灵魂来帮着我抵挡。

  承心哥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的站在我身后,医字脉的人不大规模的对敌,前方没有保护,轻易出手显然不是一种智慧的行为。

  而吴老鬼在我身后,我看不到它的举动,可是它那来自灵魂深处,颤动的愤怒情绪,和一种莫名的挣扎之情我也能体会到。

  当然,这一切只是看见并且体会,我却没有任何的想法,是不能产生任何的想法,在全情投入术法之中的时候,人只能做出机械的回应,根本没有多余的思维,这就是施展术法的状态。

  “这个小子竟然真的敢动手,原来是要占据地利的优势啊,翁立,他碍事,踢开他,既然两个门派摆出合作的心态,你们拿出一点儿诚意吧。”那个走在前方的老者忽然开口说话了,语气对我甚是不为在意,可是他盯着我那纷繁的指影,眼神中却满是忌惮。

  那个好像知道一些内幕的阴沉老者原来叫翁立?我看了他一眼,在施术的同时也不能抑制脑中的一个想法,等一下要留下他,如雪我不想放弃,我总想听听这个知情人会有什么看法。

  这样的心思不静,让我的术法不由自主的就被中断了一下,掐动的手诀差点因为灵魂里不继而停滞。

  我赶紧的在心中默念静心口诀,务求心思赶紧的沉淀,好在挽回的及时。

  那个叫翁立的老者看我明显没有那么忌讳,甚至有一些不屑,邪修行事原本就偏激,极端,更有一种不喜把众生放在眼里的狂傲,他没有理由会看得起我这一个小辈。

  在那个老者发话以后,那个翁立神情都不带变化的小心的挤到了那个老者的前方,口中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也好,冤有头,债有主,你这个小子,也能祭奠我被你毁掉的鬼头,以你的灵魂做基础重新炼制一个鬼头。”

  废话真多,我看着他无悲无喜,这种无视他明显也知道不是我刻意,却还是忍不住怒火冲上来的感觉,邪修可不像正道一般,讲究一个心性的克制。

  所以他连连冷笑,一挥手五个青面鬼头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全部是何龙上次与我对敌到最后使用的那个级别的鬼头。

  傻虎开始在我的身体内愤怒的咆哮,在踏上小路之前,傻虎就不知道为什么缩回了我的身体,像是昏沉沉一般,却不料此刻在我的术法之下醒来,却有一种平常不曾有的威势,仿佛恢复了它巅峰时期的五分力量。

  我懒得去思考那么多,闭上眼睛,自己的魂魄开始和傻虎融合...

  只是在闭眼之前的一刻,我看见了那翁立‘轻巧’的一挥手,那五个鬼头就朝着我呼啸而来,若被缠身,我的术法不仅会被打断,我整个人也无法抵挡五个鬼头的纠缠。

  老一辈的人物绝对不容轻视,他一上手,没采用任何压迫性的大术,就是单纯的鬼头,可见他们也洞悉了这里的一切,在这里不能使用五行术法。

  可是我的内心也是一片安宁,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小喜小毛忽然咆哮着就冲了过去,它们自然不能与翁立拼术法,妖物与灵气十足的人类拼术法本就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它们是想直接攻击翁立,如果翁立不立刻召回鬼头‘防守’,他的肉身在两只妖物的攻击下能坚持多久?

  谢谢你们,小喜小毛,这一次仙人墓的机缘一定许给你们!

  我在心中默默的感谢着小喜小毛,果然也听见了翁立愤怒的冷哼声,小喜小毛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抓紧着时间与傻虎的灵魂融合,我发现了两件事情,在这纯净阴气十足的地方,一切关于灵魂的活动都是如此顺利,我与傻虎的合魂异常的顺利。

  第二件事情就是,傻虎的残魂恢复了一些,所以我能停留在身体里魂魄就更多了一些,这是原本既定的事情,对于我接下来的打斗是大大的有利!更让我惊喜的是,我和傻虎的灵魂力在这个莫名的地方竟然增长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在合魂的过程中,我看见傻虎的掩藏在肉掌之内的利爪忽然起了奇异的变化,这种变化我暂时还说不出来!

  “吼...”我在睁眼的瞬间,是想发出愤怒的咆哮,发出来的却是一声虎吼,这样忽然的转变,是我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的。

  可是这根本不影响我愤怒的心情,因为我看见了守在路边的小喜和小毛,分别有三个和两个鬼头缠绕在它们的身侧,在强行的要钻入它们的身体,甚至还有一个鬼头在用它那张狰狞的大嘴,拼命在拉扯小毛的灵魂,想要撕咬和吞噬。

  小毛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种泪汪汪的可怜情绪,却在小喜那坚韧而鼓励的眼神下,也做到了丝毫的不退缩,死死的守在我的身体前五米处。

  那翁立目光阴冷贪婪的看着,那个修行了这么多年的妖物灵魂,对于他的鬼头可是大补啊,我看见他双手聚在胸前,摆明是想进一步的施术,可惜被我的一声虎吼打断。

  而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先是不屑,但后来好像看出了什么门道,眼中分明有了一种叫震撼的情绪。

  比他更失控的是他身后那个老者,他此时脸在颤抖,嘴唇也在颤抖,看着我的目光是疯狂的妒忌,极大的忌讳,还有不甘等种种负面的情绪。

  可是,我哪里会理会他们?疯狂的咆哮了一声之后,我冲向了小喜和小毛,我在意的是小喜和小毛!

  那些鬼头出于一丝丝本能望向了忽然出现在它们眼前的我,而翁立则立刻反应了过来,赶紧指挥着它们攻击我。

  攻击我吗?我扬起了虎爪,终于看见,傻虎之爪是真的变了,上面竟然莫名的聚集了一层煞气,无物不破的金之煞气,狠狠的拍向了其中一个鬼头......

  异常让我惊喜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傻虎撕咬,靠的是本身的灵魂力,用力量去撕咬,从而让灵体受伤,我从来没想到,傻虎的天生属性竟然能在这里苏醒,而属金的煞气,带着无往不利的锐利,一抓之下,根本没有耗费多少灵魂力,直接就在那个鬼头巨大的脸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抓痕,触目惊心。

  只是一击,就让那个鬼头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这种伤害也直接传导在了翁立的身上,他闷哼着倒退了一步,望向我的眼神更加的怨毒!

  可是,我哪里会在意这个,我此刻太需要力量,这只会是让我惊喜的事情!

  而且,我岂会给翁立翻身的机会,当下,就迎向了五个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