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三章 逆天邪术

第九十三章 逆天邪术

  翁立吐出的那一口‘灵血’被他用特殊的法器盛起,然后他点燃了一支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蜡烛,放入了法器之中,然后把那个法器放入了场中。

  随着那个法器在场中发出诡异的暗红色轻烟,场中所有的鬼头都聚了过去,有些贪婪的围绕在那红烟的周围,只过了不到几秒,那些鬼头就如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可是这还不是结束,翁立看了我一眼,忽然开口对化身为虎的我开口说到:“一个小辈炫技,真是张狂,在圈子里讲究辈分不是没道理的,你给我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着。”

  小辈炫技?是在说我吗?我感觉到莫名其妙,你们要杀我,我拿出咱们老李一脉压箱底的绝技,怎么就叫炫技了?

  可是仔细一想,也不难理解,这就是邪修一直信奉的‘我’之道的偏激,一切都是我,一切皆是我,怎容‘我’的世界里有别人大出风头,屡次压过自己?何况还是一个小辈。

  我自然不会去与翁立计较这一句话,根本就懒得争辩,只是我知道他接下来的大术一定非同一般就对了!

  承心哥行吗?竟然让我退下去!

  我不是不相信承心哥,只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医字脉的出手,他们绝少打斗,斗法,我只是担心承心哥判断不了战局的准确形势和对手的实力,从而导致偏差发生,那就危险了。

  这样想着,我担心的望向承心哥,在他身边,小喜小毛已经收了秘术,在休息,精神萎顿,而吴老鬼全身黑气翻涌,那犹豫的表情更加的明显,让我疑惑,老吴这个样子绝对隐瞒了什么,它到底又在犹豫什么?

  但这些都不是关心的重点,重点是承心哥!

  此时,承心哥身前的药丸颤动的更加厉害,药丸上都密布了层层的裂纹,就像有什么东西要破药丸而出一眼,这简直是颠覆了我的思维。

  可是承心哥脸色苍白的跪在药丸之后,却喃喃的而又平静的说到:“这还不够。”

  什么不够?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就看见承心哥取出了一根特殊的金针,又刺向了自己,还需要精血?!

  精血是可以这样乱用的吗?我着急且担心,曾经在黑岩苗寨我就有过这种遭遇,知道精血流逝过多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却不想承心哥忽然对我说到:“承一,你要做什么,就趁现在快点做,我一个医字脉的难道在事后还没有办法调理吗?”

  承心哥的当头棒喝,唤醒了我,现在的确不是计较一时得失的时候,我快速的朝着我身体的方向退去,在这之前我看了一眼翁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此刻翁立已经再次吹响了他的哨子,全身颤抖,想必就算有灵魂力的补充,以他一人之力,控制这些鬼头也是一件比较吃力的事情,只因为他是在集结一个大术,而不是简单的智慧。

  翁立掐着复杂的手诀,在努力的完成这个大术,在他的行法之间,那些鬼头竟然开始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这就是翁立要完成的大术,传说中的邪修大术——集合所有鬼头的力量,重新组合。

  这个大术在传言中,一直是理论上存在的术法,只因为要完成它耗费的灵魂力量惊人,中间也有着很多施术的难点,一般的邪修高深之人,能融合三个鬼头就已经非常的厉害了,除非是鬼头互相吞噬,然后剩下一个厉害的鬼头。

  但那一种根本称不上是术,吞噬的过程中,浪费掉的比消化掉的还多,翁立此刻施展的才是真正的大术!

  在两脉的人马共同努力下完成的大术!他们竟然要用这个来速战速决的对付我们,而翁立也打得一手好算盘,这样做既解决了我们,也没有耗费他们多少实力,反而对方要用更多的灵魂力来支持他们。

  我没有想那么多了,就算担心承心哥,我也该给他绝对的信任,此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中茅之术!

  我不能和傻虎完全的解开合魂的状态,因为合魂并不是无限制的,一个月以内,最好只进行一次,并且不能超过三次,而且每次的间隔时间至少都是两天。

  这样的规矩并不是说合魂之术,是因为力量支撑不了它,而是怕引发一个可怕的后果,就是灵魂同化,一旦同化,那种可怕已经不是人能想象的了,那个时候会发展成我不是我,傻虎不是傻虎的一种灵魂混乱体,这于天道不符,一旦成型,面临的结局也是魂飞魄散。

  所以,现在还在战斗中,一旦合魂,是不能轻易解除这种状态的。

  我只能保留能够维持合魂状态的魂魄力量,剩下的全部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体,在那个时候,我那个留有残魂的身体,正在艰难的踏动步罡,由于魂魄残缺,每一步都踏动的异常艰难,这还是我灵觉出色的原因,否则这一设想根本不可能完成,合魂与中茅之术同时进行。

  如今,合魂状态只是勉强维持,战斗力下降了不止六层,可是大半魂魄的回归,让我的中茅之术总算可以半正常的进行,速度是比正常状态下慢了很多。

  这时,难得我有片刻的安宁,正在施法的自己不谈,而另外一部分我却可以通过傻虎观察周围,这种体验很奇妙,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敏感的发现,那原本跟着我战斗,在后面吞噬能量的三个小家伙嫩狐狸,卖萌蛇和二懒龟早已经不在战斗的最前线,而是跑到了在山谷深处的如雪旁边。

  它们静静的或蹲着,或趴着,根本没有朝这边激烈的战斗看一眼。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我疑惑着不太清楚,可此刻的思绪却被一声惊天的嚎叫所打断,那声嚎叫是如此的声嘶力竭,就像是在炫耀力量一般的回荡在整个山谷,我想忽略都不行。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抬头一看,发现鬼头的合并已经全部的完成,一个看起来比鬼王还厉害的存在此刻就伫立在山谷的入口处,在那个仰天长嚎的家伙面前一米不到的地方,是依然跪着的承心哥。

  在这巨大的灵体面前,承心哥的身影显得很小,可是却并不渺小,因为他的脊梁挺直,并没有半分的退缩之意!

  翁立终于完成了它的大术,门派精英的鬼头集合,造就了一个比鬼王还厉害的存在,不同的是,真正的鬼王和这个家伙比起来,远远没那么暴戾和邪气,而且那带着嫉妒,痛苦,焦虑,悲伤,紧张等等负面情绪也集合在了一起,那种扩散的影响,只怕会让一个心性不坚的人发疯!

  翁立望着我们得意的大笑,他又何尝不是在笑给肖承乾一脉的人看?他也的确是有得意的资本,只因为他的确完成了了不起的大术,造就了面前这个存在,这的确是值得他得意大笑的事情。

  可是,翁立也不是一个光顾得意的傻子,下一刻他就吹响了哨子,那个原本正在疯狂长嚎的家伙,忽然就停止了它那发泄般的长嚎,一双残忍冰冷的眸子就盯住了承心哥,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蚂蚁。

  承心哥怎么还没动静啊?我收紧了虎爪,一步一步的开始慢慢朝前,我对我的速度是自信的,如果真的承心哥就危险,在那一刻我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前,同时召唤自己的魂魄回来合魂,就算强行终止中茅之术的代价惊人!

  我的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盯着那个家伙,脚步不停的在朝着它靠近,可是那个家伙在此时根本不会注意我这样的存在,它扬起了一条腿,然后飞快的踩向承心哥。

  而在那一刻,我也飞奔了起来,是的,承心哥的身体是不会有痛苦,那个存在是灵体的形态,可是我毫不怀疑这一脚,承心哥的灵魂就算不被绝对的力量碾压的破碎,也会被生生的逼出身体,然后被吞噬!

  可是承心哥仿佛已经沉溺于了他那三颗药丸,根本岿然不动,我就要到了,我要用身体挡住!

  在那一刻,我就要召回自己的魂魄,却不想那一只大脚却被阻挡了,是小喜全身燃烧着蓝色的光芒,如同一颗流星一般的撞向了那只大脚!

  那个存在晃动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就带着残忍的表情继续往下踩,接着又是一颗蓝色的流星飞扑上前,狠狠的撞向了那只大脚——小毛!

  我愤怒了,想呼喊它们的名字,可是到了嘴边,却是一生咆哮的虎吼,小喜小毛!我的心一下子被揪的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