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七章 持续的巅峰战斗

第九十七章 持续的巅峰战斗

  我没想到这个虫子竟然可怕到了如此的地步,鬼头王这种集结了两派之力的存在,竟然在虫子啃噬了不到一分钟,就已经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缩小了一点点。

  但是,如雪曾经说过的,她指挥这些虫子并不能‘圆融’,只能依靠虫王进行一些压制,和浅显的指挥的弊端也暴露了出来,一些虫子在啃噬了一阵子以后,竟然不肯再‘扎堆’啃噬,而是在这个山谷乱飞了起来,不然就是围绕在虫王身边不肯离去。

  可就算如此,鬼头王还是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急,它没有办法摆脱这些东西,只能依靠灵魂的力量去‘震碎’这些虫子的精神,然后达到虫子死亡的目的。

  不过,效果却异常的不好,这些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鬼头王愤怒的,狂躁的去消灭虫子,但到现在过去了几分钟,不过才死了十几只虫子。

  这是何等的可怜?

  而那边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虫子的逆天之处,翁立更是大喊:“请神术,还没有好吗?还没有吗?”

  在这个时候,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绝对的提升鬼头王的实力,不顾一切的提升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算现在有小半的虫子不停如雪的指挥乱飞,可就是这些剩下的虫子给予一定的时间,也能把鬼头王啃噬干净。

  到时候,这个集结了两派之力的鬼头王一旦倒下,剩下的人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面对翁立的着急,肖承乾那一脉的长辈显然更加的镇定一些,其中一个长辈没有理会翁立的气急败坏,只是开口说到:“请神术就快完成了,这是急不得的,到时候我们这些老家伙出手也就是了,你们怕也要拿出你们的最强秘术了吧。”

  那老者轻描淡写,可是目光死死的盯着的却是我的本体,可能我的本体忽然掐起了一套复杂之极的手诀,竟然引起了空间的震荡,他感觉到不可思议,如临大敌。

  而我最是可怜,以往留有残魂在身体里,也可和师祖交流,可此时我的残魂好像被师祖禁锢在了灵台,根本不能得知任何情况,连师祖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啊..”一声长啸在那边的人群中响起,终于有人请神术成功了。

  而通过请神术狂涨的灵魂力自然是通过秘术毫不迟疑的倾斜到了鬼头王的身上,随着第一个人请神术的完成,接二连三的人都开始完成请神术....

  原本虫子啃噬的鬼头王在不断的缩小,甚至有些虚弱,此刻得到了新的力量的注入,身体又膨胀了起来,而且攻击也显得凌厉了起来,如雪的虫子瞬间就死了七八只。

  当然这七八只相对于虫子的数量,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这些虫子并不完全受如雪的指挥,当年连仁花也不能完全的控制它们,在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时,更多的虫子凭借那强大的生存本能离开了鬼头王,这根本就是如雪没办法阻止的。

  如果可以阻止,仁花当年也不用想出那么一个办法来压制虫子了。

  “哈哈哈,有用,有用!!听我的,大家用最后的秘术。”翁立狂笑了几声,因为鬼头王力量的膨胀,虫子立刻就飞走了一半还多,啃噬的速度明显变慢,他觉得只要再努一把力,这些虫子就会离开,虽然原因他也不知道。

  翁立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施展了和何龙当时和我决斗时一样的秘术,心头血!

  因为鬼头王可能是他这一生最巅峰的‘术’,一生可能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凝聚成鬼头王,他当然最上心,他当然太迫切的想取得胜利!

  那么多力量的注入,鬼头王的力量越发的强悍,而如雪的虫子是真飞走的越来越多。

  ‘轰’,在我身后,一声惊雷之声响起,我猛的一回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里不是禁止五行术法的吗?怎么还有天雷?难道是师祖掐那么复杂的手诀只是为了引雷?

  可是回头的瞬间我就错了,那一声轰鸣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雷,而是这片山谷的天空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师祖的手诀掐动的越发的快,可是双眼已经睁开,我看见他额头密布着汗珠,显然刚才是一个我不知道的了不起的术法,在此时师祖双眼睁开,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术法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我愣愣的看着师祖,又看看在一片柔美夕阳的晚景天空中,不和谐的开着那么大一条一人大的口子,在口子的周围荡漾着层层的波纹,感觉是那么的怪异,师祖是要做什么?

  “承一,把你的灵魂全部融入虎魂,仅留一魂守住灵台即可。”师祖看我看着他,忽然开口这样说到。

  如果是一个别的什么修者对我这样说,我一定会怒火冲天的和他打一架也不一定,这完全就是‘夺舍’的节奏,不然就是毁灭我灵魂的节奏,但是师祖这样说,我却异常放心。

  当下,我就开始召唤自己的灵魂,心中也隐隐有一些兴奋,这是从来没有试过的,最强合魂啊!!

  我自己的魂魄不断的和傻虎的魂魄融合,我感觉到一股股澎湃的灵魂力一波一波的冲击着虎躯,我感觉到利爪又锋锐了几分,感觉到身旁围绕着的是呼啸的带着切割搅灭的煞气气场!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什么叫做‘强大’的气势!

  师祖此刻已经盘坐在了地上,双手直指心口和灵台,口中大喝了一声:“承一,你去帮助那个丫头,战斗去!”

  而如此同时,一道金色的波光出现在了那个黑沉沉的口子里,似乎是在奋力的挣扎,然后终于‘破壳而出’,朝着师祖飞奔而去。

  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这道金色的波光应该是师祖的灵魂,或者是真正的师祖遗留,可是师祖不是去昆仑了吗?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的灵觉怎么会给我这样的提示?

  那道金光冲入了我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我唯一遗留的一魂根本感觉不到,此刻鬼头王已经扳回了胜利的天平,遗留在它身上的虫子不足虫子整数的三分之一了,而且每一分钟都还有5,6只的死亡。

  在那边邪修的秘术依然在进行着,显然我们的争斗根本没有达到一决生死的最后地步,双方都还没有拿出最强的实力!

  不能再等待了,如果说鬼头王彻底摆脱了虫子的节制,我们会输的,输了就是死,也许比死更可怕,灵魂都得不到超脱,我不能依赖师祖,因为这并不是完全的师祖,何况,师祖说了必须要先开墓!

  我虎吼一声,再次投身于战斗,随着身旁的风,猛的一扑,就跃到了鬼头王的身边,几乎是不加思考的,爪子扬起,一抓就抓下.....

  ‘轰’我是灵体,但也感到了大脑仿佛是被震荡了一下,我极力的和鬼头王战斗,凭着本身的速度优势,撕咬了鬼头王好几下,可是对比起我小小的身躯,鬼头王是如此的巨大,我这几下,根本给它带不来决定性的伤害,反倒是随着它身体融合的越来越好,摆脱的虫子越来越多,终于抓住机会,狠狠的给我来了这么一下,一下子就把我扇开了老远,如果说这股力量再大一些,我的灵魂力都会被震散一些。

  我重新站起来,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却听见师祖的声音传来:“承一,继续战斗,只需要再支撑一会儿。”

  接着,又听见师祖对如雪说到:“小姑娘,尽你的全力指挥这些虫子,消耗一些对你也是好事,只需要再支撑一会儿。”

  师祖他完成术法了?就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身体还是我的,可是这时,我却发现师祖是那么的不一样,气质,气场都不一样,有一种让人高山仰止的强大。

  师祖,他是活过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