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八章 绝望的深渊

第九十八章 绝望的深渊

  可惜师祖身上有太多的谜题,而且更是一个不爱解释前因后果的人,他只是那么对我和如雪吩咐了两句,半点没有想要解释什么的意思,所以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师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存活’在这里。

  所以,我和如雪只有拼尽全力的战!

  而师祖却到了如雪所在的位置,吩咐如雪退开去,然后倒背双手,竟然开始踏动起步罡来,但并不是完全的步罡,在踏动的同时,他也一边从我随身的黄布包里摸出一些法器,就如灵玉,铜钱什么的布阵法器,他竟然要以阵破阵!

  我内心惊奇,这种做法说白了也是一种强破之法,可是以一人之力,那布出来的阵法该有多大的威力?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布置阵法,竟然需要踏动步罡,来引动天地之力!

  不过,虽然惊奇,我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观察师祖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因为阻击这个鬼头王的重任全部落在了我和如雪的身上!

  这种阻挡于现在的我,几乎是‘终极’合魂状态都异常的艰难,主要是我的傻虎还属于‘起步’阶段,合魂这种高深的秘术如果分等级,我和傻虎还在初级等级之中!

  所以我是万万阻挡不住鬼头王的,而且那一边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这些‘讨厌’的虫子是来自于如雪的指挥,与其与虫子纠缠,不如一鼓作气杀了我们,就算做些牺牲也无所谓了。

  我猜测翁立的心里在滴血吧,竟让放弃了防御,任由虫子啃噬,也要全力的进攻我们,这与他们这一脉是极大的损失了。

  面对这样的鬼头王,我已经记不清楚,我是有多少次被拍飞,多少次合魂都差点被震散,还是一次次的站起来,扑向鬼头王,生死也要拦住它的脚步....

  而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勉强支撑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如雪,也不知道如雪是用了什么秘术,重新又指挥了大半的虫子,参与了拦截鬼头王!

  想想也真是可怜,我们这一脉被逼到了如此的地步,却还是要不停的战斗,连承心哥这个医字脉的人也加入了,一次次的让吴老鬼帮着投毒,虽然效果甚微。

  更让人憋屈的是,就算努力到了如此的地步,我们也根本不敢奢望能够消灭鬼头王,只能尽量做到拖住它的脚步,如果我们这一脉也是人丁兴旺的话...我摇摇头,不敢想,只知道自己要战斗!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十分钟?或者是二十分钟?只知道就算做为灵体,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慢,灵魂力流逝的也越来越快,鬼头王身上有几道煞气造成的伤口,因为煞气压制的原因,久久不能用灵魂力来将它愈合,这就是我努力的‘成果’了,于鬼头王来说,实在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

  师祖那边依然没有动静,可是我却看见,邪修们早已完成了秘术,迟迟不爆发的原因,是因为邪修那一边另外一个长者,又在开启一门心的秘术,他竟然是要融合这些心头血的精华力量!

  不用想,我也知道这门秘术有多么逆天,形成整体的鬼头王,注入整体的提升力量,一丝一毫都不浪费,那个时候我还可以挡住鬼头王吗?

  如雪身前,一道紫色的血迹亮起了微微的豪光,可如雪支撑的脸色却是那么苍白,我估计她和我一样,快撑不住了。

  承心哥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我分明看见他已经无药可用了,医字脉还有颇多神奇的法门,就比如师叔施展过的灵医术(转移之术)等等,比它还神奇的法门,但承心哥现在是施展不出来的,更何况,他刚才连失两滴精血。

  小喜小毛是确实没有战斗力了,再战功力全失就是最好的结果。

  吴老鬼就算此刻抛开一切化身厉鬼,也简直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我们这一边的情况简直糟糕到了一个临界点。

  反观那一边,终极的大招还在成形中,根本还没有最终的完成!完成之后,不知道这个逆天的鬼头王实力会攀升到一个什么境界,如果说小鬼没有怨气不消,就可以无限次存在的特点,那么我可以保证说,就算如今的鬼头王都比小鬼还要厉害,更遑论等一下,接受了那一股力量的鬼头王。

  可就算如此,我们还是在支撑,我的虎躯在这时,除了那一条条伤口(灵魂力不足,没办法再愈合伤口),连身躯都变得若隐若现。

  如雪紧紧咬着下嘴唇,一张脸已经苍白如纸,显然指挥这种逆天的虫子,是极度耗费心神的。

  其他的人更没有办法了,可是依然站着不肯后退,就连小喜小毛也是勉强的站着,躬起身子低吟着,随时准备在最关键的时刻不要命的扑上前去。

  吴老鬼也不曾后退,脸上竟然有一种老子随时准备豁出去的决然。

  挡不住,也是要挡的,我咬紧了虎牙,再一次的扑了过去,如此拼命,并不是没有结果,至少在我们的阻挡之下,那个鬼头王才前进了不到5米的距离,这就是我们的坚持!

  但是在这一次扑过去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我看见那个施展秘术的老者,已经完成了秘术,一股黑色的力量冲天而起,朝着鬼头王席卷而去。

  鬼头王长嚎了一声,身体的灵魂力猛然的一震,把我震开了去,然后全身僵立不动的站在了那里,任由那股黑色的力量将它包裹!

  我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个圈才勉强的停住身体,可是这一次站起来,我发现我已经快要不能维持身体的稳定了,我几乎可以预测,我要是敢再剧烈的去攻击一次,哪怕就是一次,我的魂魄都会散掉,和傻虎一起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要怎么办?在这一刻我的心乱了,如果实在要我阻挡,我是一定会去的,如雪这么一个弱女子,都肯为了心中的守护,孤身入龙墓,我一个堂堂男儿,为什么不敢牺牲,就如师父常常告诉我,死不可怕,遗憾更加可怕,能做到的底线没有做到,那是生生世世的不安。

  但拖着傻虎,我却犹豫了!从来这就是我的逆鳞,情愿一切自己来承受,不想再失去身边重要的人。

  我要怎么选择?我心乱如麻!

  傻虎毕竟和我共生,更何况是在合魂的状态下,我的心思它当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它那边传来了模糊的意识给我:“一起,一起,积德,抵孽债!”

  傻虎的意识就那么简单,它曾经失去的力量太多,常常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表达出来,只能表现心中的意识,我的心里却有一种悲哀的感动。

  傻虎跟我那么多年,难道也在师父的耳濡目染之下,对人间的道有了认知?知道要还以前所造的孽?

  既然如此,那就同生共死吧,如果侥幸彼此能够有残魂存在,下辈子就做兄弟,我在心中给傻虎传达着这个意念!坚定而坚决!

  可就算如此,我也忍不住朝着师祖那边望了一眼,那边竟然升起了极大的淡灰色雾气,那是阴气所化的雾气,看不清楚里面的一切。

  时间在流逝,静默着!黑色力量包裹之下的鬼头王,在身边形成了一个绝强的气场,根本无法靠近,一切只能静待着,它吸收完毕那股力量!

  这时,那边的一个肖承乾一脉的老者故意叹息的说到:“这几位后生还是相当不错的,可以和我们两脉精英集结之力战斗成这个样子,是真的人才,不如改投在我门下吧,或者还有一条生路。”

  改投你门下?你垂涎的是合魂的秘密吧?就算惜才,你们也不会惜我老李一脉的人才,因为不是一直有着宿怨吗?

  好笑!

  而肖承乾却忍不住对我们这边大喊了一句:“承一,你们快答应吧,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是的,你还是活着吧。”我没想到的是林辰竟然也说话了。

  答应吗?战斗已经到了绝望的深渊,根本没有路给我们前行了!